莲花书屋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712章 剑魔来了
    “寒霜剑宗来了!”

    “是韩宗主!”

    “嘘!韩宗主不喜喧闹!”

    剑狱外陡然一静,可剑修们的眼神,纷纷变得明亮起来。有人已经开始传信,将榜单上的变化,赶紧通知各自宗门。

    韩正阳目光微闪,转身吩咐,“去查一下这件事。”关于剑狱探索榜单的事情,他距离很远,就已经收入眼中。

    说实话,开天剑宗如何,韩正阳已经不再关心。重开山门又如何?护道人神秘强大又如何?只要这一次,顺利拿到封印物,他便是世间剑修第一!

    以剑修杀力之强,哪怕在半皇层次,也能与真皇一战。到时,放眼天下,根本无所畏惧!

    可剑狱事件终归需要,一个完美的替罪羊,才能将寒霜剑宗从中摘干净,不然始终都是一个污点。

    而眼前一幕,让韩正阳看到了,一个更好的选择方向。

    很快,寒霜剑宗长老去而复返,面露惊奇、不解,在耳边低语几句。

    韩正阳眉头微皱,“确定没有?”

    长老沉声道:“我也觉得奇怪,反复让人确认过,的确如此。”

    韩正阳眼底,闪过一丝寒意,直觉告诉他,这次剑狱变故超出预料,与这件事有关。

    开天剑宗……莫非……

    不知想到了什么,韩正阳眼眸更冷,他一步迈出,出现在岩壁榜单旁,眼神直视卫珩,缓缓道:“卫宗主,你能否为本宗解释一下,为何南海剑宗至今,只折损了五名弟子,长老徐静也安然无恙?”

    冰冷声音传开,剑狱外各方剑修,略微一怔旋即品出味道,看向南海剑宗一行眼神,露出惊讶之意。

    剑狱之中各大剑宗剑修,近乎死灭殆尽,这已经是事实,南海剑宗居然,保全了大半弟子。

    这显然并不正常。

    倒不是剑修们心理真的阴暗到,见不得别人活着的地步,实在是这件事情,根本讲不通。

    各大剑宗都进了剑狱深层,所处环境相同,难道真是你运气好,躲过了这场杀劫?

    现如今,几乎所有剑修都已死去,只南海剑宗没有,绝非一句“运气好”便能解释。

    更何况,就在刚才,通过剑狱探索榜单,众人还确定了一件事——南海剑宗仍在,继续探索剑狱深处!

    与这件事情放到一起,根本不需要考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卫珩皱眉,“韩宗主什么意思?”

    韩正阳面无表情,不答反问,“为何南海剑宗会和开天剑宗走到一起,如今正联手探查剑狱,不断继续深入?又为何,在剑狱失控的浩劫中,直至这一刻,开天剑宗一行十三人,包括宗主秦宇在内,所有人依旧完好无损,没有半点死伤!”

    接连两个问题,好似巨石砸入众人心湖,顿时掀起惊涛骇浪,无数剑修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

    什么意思?

    开天剑宗至今,还人员全在,一个没死?开什么玩笑!

    就那个鱼腩小队,他们进入剑狱之前,不少剑修亲眼所见。甚至,这个小队中的成员,还被认出了许多,都是最弱小的普通散修。

    队伍整体实力,别说各大剑宗,就是比一些小剑宗,也远远不如。可是现在,开天剑宗的排名,在探索榜上第五,绝对已经进入到了剑狱深层。

    至今一人没死……这是在公然,嘲笑燕然山各大剑宗的智商吗?

    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

    而南海剑宗的人,现在居然,跟开天剑宗走到了一起。浓重的阴谋味道,将众人笼罩,一个个剑修脸上,浮现阴沉之意。

    咻——

    咻——

    一道道剑影,呼啸而来,降临到剑狱入口。

    燕然山中,排名靠前的各大剑宗,此刻几乎全部到场。

    “韩宗主,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东山剑主沉声开口,眼眸森然。

    他有一弟子,就在东山剑宗大考队伍中,如今已确认殒落。

    韩正阳眼神平静,扫过到来众人,“本宗已经命人,去调取了通缉令牌的记录,诸位如果有所怀疑,可自行验证。”

    空间陷入死寂。

    没有人认为,寒霜剑宗会拿出这种,一戳就破的拙劣谎言。

    但验证,依旧要进行。

    东山剑主转身就走。

    “本宗跟你一起去。”

    “我也去。”

    数位燕然山中剑道强者,同时转身离去。

    很快,他们回来了,不需要多说,看脸色众人就知道,事实的确如寒霜剑宗所说。

    空间越发死寂!

    东山剑主眼眸冰寒,“卫珩宗主,关于这件事情,你要如何解释?”

    唰——

    所有眼神汇聚而来。

    卫珩神色平静,“外界与剑狱的联系,早就已经断绝,本宗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如何跟诸位解释。”

    寒霜剑宗说的事,他知道的更早,心中已有准备。

    开天剑宗……

    很明显,南海剑宗众人,如今还能活着,肯定是因为他们。

    这让卫珩心绪有些复杂,毕竟不久之前,双方还站在对立面。

    原以为是盟友的寒霜剑宗,在背后狠狠捅了一刀,视为敌人的开天剑宗,反而出手救人。

    这世道,实在是难以捉摸!

    至于此刻,来自各大剑宗的追究,的确很麻烦,但卫珩并不害怕。

    一来,恐惧这种东西,实在毫无用处。

    二来,寒霜剑宗真以为,能这么简单,就推南海剑宗出去顶雷?

    小辫子这种东西,我可以不用,但手里必须有。

    真惹急了,大不了公开掐架,你寒霜剑宗也休想安稳!

    东山剑主深吸口气,抬手指向剑狱,“我一位好友的独子,拜入本座门下,今日死在其中,如果这件事情,与南海剑宗及开天剑宗有关,本座绝不会善罢甘休。”

    “东山剑主慎言!”

    剑鸣蓦地响起,胡志明飞入半空,先对众人拱手,“胡某如今是开天剑宗的护法,自要维护剑宗的声誉。”

    第一句,先把大义占住,这绝对没错,而且师出有名。

    挺直腰背,胡志明道:“东山剑主,各位剑宗前辈,有件事情诸位应该清楚,此番剑宗大考,来的很突然,我开天剑宗对此毫不知情,甚至因刚刚复宗,门下弟子都不足以凑够参考人数。试问,这种情况下,剑狱发生意外,与我开天剑宗何干?”

    “第二。如卫宗主所言,剑狱与外界联系断绝,我们都不知道,剑狱内发生了什么,现如今的推断毫无意义,与其在此浪费时间,不如想办法尽快打开剑狱,救出被困其中的同道,或许就能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卫珩心头赞了一声,能够以散修身份拥有如此修为,果然有点东西,这些话说的对极了。

    救人第一,这是现今所有剑宗的共识!

    他点头,沉声道:“本宗认为,胡护法所言极是,南海剑宗愿意为救人,贡献一份力量。”

    东山剑主脸上,露出思索之意,深吸口气点头,“好,那就等剑狱重开后,再来调查此事,但本座还是那句话,无论此事牵扯到谁,只要被本座查明,便绝不姑息!”

    韩正阳面无表情,心头冷笑一声,既然封印物要出来,开天剑宗就绝无幸免之理,南海剑宗与他们绑到一起,便是自取死路!

    ……

    剑狱深层。

    地底更加黑暗,哪怕岩壁之上,遍布发光的苔藓,也根本无法照亮周边区域。就好像这黑暗中,存在着某种无形力量,将所有光明吞噬,只剩余无尽黑暗。

    秦宇走在最前,身后鱼腩小队散开,将南海剑宗众人围在中间。

    一开始的时候,金华等南海剑宗弟子,心中对此很是不满。凭什么?就开天剑宗这支队伍的实力,莫非还想着保护他们?

    可很快,他们就熄灭了念头,眼神看过开天剑宗众人,露出复杂之意。也终于明白,为何徐静长老只因为秦宇一句话,就决定带领他们,一起继续深入探索剑狱。

    太安静了!

    如今的剑狱深层,就像深夜里的一片沉静池水,没半点波澜涌动。那些实力恐怖,杀戮、暴戾的剑魔,一个个不知所踪,自从两宗剑修汇聚一起,一直来到这里,始终不曾遇到一个。

    只有两个可能,一来剑魔已经消失,但这显然不可能……第二,剑魔们不敢靠近!

    别管为了什么,局势非常明朗,它们畏惧开天剑宗的剑修。肯定不是修为,那就是他们身上,带着让剑魔恐惧的东西!

    南海剑宗弟子中,有人松一口气,脸上露出喜意。有人则觉得,眼前的安静非常嘲讽,就像一块石头横隔在胸口,喘息都格外艰难。

    金华深吸口气,突然道:“秦宗主!”

    安静的剑狱中,声音非常突兀。

    秦宇微微皱眉,扭头看过来。

    金华沉声道:“晚辈想不清楚,开天剑宗既然有,能够克制剑魔的宝物,为何之前不出手救人?如今剑狱之中,足有剑修数千人,他们本不该全部死去!”

    “闭嘴!”徐静怒喝一声,“金华,马上向秦宗主道歉!”

    金华深吸口气,“长老,弟子此问不吐不快,还请您见谅,若秦宗主愿意回答,金华可主动离开队伍自生自灭,以此向宗主赔罪。”

    “放肆!”

    徐静抬手,瀚海剑息刹那爆发。

    “长老不要!”一名女弟子,拼命护在金华面前,“橙杉师姐死了,她与金华师兄签订了连心契约,金华师兄一时悲痛过度,才会冒犯秦宗主。”

    她面露哀求,“秦宗主,求您大人大量,不要跟金华师兄一般见识,他是伤心糊涂了。”

    秦宇转过身去,继续前行。

    金华还想再说什么,被女修死死抱住,红着眼对他用力摇头。

    徐静走过来,“金华,人死不能复生,本座理解你的心情,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否则不需要秦宗主动手,本座亲手杀了你,免得牵连其他人。”

    “……是,长老。”

    就在这时,秦宇突然停下脚步,他静静看着前方黑暗。耳边,似乎可以听到,那一声声压抑至极的喘息,躁动、不安、惶恐……以及其中,遮掩不住的炙热!

    果然,哪怕是肉肉的手段,也不可能一直吓住它们,否则这趟剑狱之行,未免就太简单了。

    深吸口气,接着缓缓吐出,秦宇道:“做好准备,剑魔要来了!”

    没半点犹豫,他一步迈出,对面深沉黑暗中,骤然响起低沉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