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最强山贼系统 > 第987章 不败之将
    第989章

    现在,李行哉大概也意识到此战的难度。

    戎族虽然大势已去,但仍不可轻视。李行哉此刻声势如日中天,但仍不到小视天下英雄的地步。

    现在想来,程大雷托花木兰带回来的话,堪称字字珠玑,何尝不是给李行哉敲响警钟。

    只可惜忠言逆耳,李行哉那时候听不进去。就算到现在,他也未必听得进去。

    这反倒激起他的好战之心,经过此战的失利,他没有畏战,反倒加强了攻势。

    一次又一次的攻城,时间如此一日又一日的消磨。在整个过程中,双方互有损伤,但都没讨到太大便宜。李行哉并未有机会攻下长安城,戎族虽然取得小小的胜利,但也没让李行哉伤筋动骨。

    这场战斗,一举一动都关乎未来天下大势走向。可此战的主要参与者程大雷,仿佛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做了一个局外人。

    在李行哉不开口的时候,程大雷没打算出手。李行哉要这声望,程大雷送给他。

    只不过,这份得天独厚的声望不是那么好吞下。

    不参战不代表程大雷不关注这场战争,源源不断的战报送到程大雷面前。程大雷与崔白玉一帮智囊分析汇总,判断两军的优劣。

    崔白玉整理着面前的战报,道:“久战不下,虽然李行哉目前奈何不得长安城,但局势对李行哉还是有利的。目前看来,攻破长安城也只是时间问题。”

    “我看未必。”程大雷道:“形势看似对李行哉有利,但时间拖下去,李行哉的优势会一点一点丢掉。”

    崔白玉皱起眉头:“此话何解?”

    程大雷道:“江南野原火一场大败,戎族一蹶不振,但戎族野外作战能力依旧强悍。李行哉之所以能连战连胜,只是因为戎族失去了领袖。而现在红尘了与吕奉先联手,只要稳住局势,戎族丢掉的士气未必不能回来。到时候,那个战无不胜的戎族还有机会回来。”

    “红尘了担得起领袖的位置么?”崔白玉问。

    “红尘了够呛。”程大雷叹了口气:“但吕奉先一定担得起呀。”

    “大当家为何如此看重此人?”

    崔白玉带着疑惑问,自从吕奉先冒出来后,程大雷便执意要击杀对方。为此,堪称不惜代价。现在大家都知道,吕奉先是个难缠的对手,可程大雷好像一开始都知道。

    程大雷白了崔白玉一眼,开口缓缓道:“因为他有被看重的资格。”

    真实原因,程大雷自然不好对崔白玉讲。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呐。现在赤兔马已提前落在关鱼手中,可吕奉先依旧强得过分。

    程大雷隐隐有种感觉,自己搞出来的祸害,最后也将由自己来解决。

    现在,程大雷一面做足准备,一面等李行哉的消息。当李行哉自觉撑不下去,向他开口的时候,他必须保证一击得手。

    但老实说,面对吕奉先这样的敌人,程大雷也没有任何把握。

    李行哉的处境的确艰难,但他并未放松攻势,反而愈战愈勇,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攻城战,手下也损失了不少人手。

    到这一日,双方开城亮战,两军列阵完毕,在城门前摆开架势。

    吕奉先一马当先,出现在队伍的最前方。他手持方天画戟,在阵前游弋,直指江南大军,口中喝道:“可敢放马一战?”

    在远处观战的程大雷看着这一幕,心道:吕奉先这是要单挑的架势呐。

    这吕奉先武力值高得吓人,李行哉千万不要中他的圈套。以他手下那几员将,在吕奉先面前来一个倒一个,来两个倒一双。

    程大雷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李行哉被吕奉先激怒是肯定的。

    他还没说什么,手下将官已经怒不可遏,纷纷请战,要与吕奉先拼个雌雄。

    “徐问天,你去会会他。”

    “是!”

    徐问天答应一声,迫不及待驰马出战。他一直寻找一个天下扬名的机会,眼前岂不是最好的机会。

    长安城已是最后机会,现在不知有多少双眼睛都看着这里。若自己在两军阵前击败吕奉先,何愁天下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眨眼间,二人便厮杀在一起。

    徐问天是江湖上的老油条,一身武艺早已到登堂入室的地步。可同吕奉先刚刚交手,他便觉得茬子硬点,不好收拾。

    论招式繁复,吕奉先比徐问天不如,但若论武道天赋,徐问天同吕奉先还有很大差距。

    吕奉先直接跳过化简为繁,进入返璞归真,大道至简的境界。

    十个回合后,徐问天已经渐渐不支,拨转马头,打算败回本阵。

    可吕奉先那里容得他走,一杆方天画戟拦住去路,招招不离徐问天要害。

    再打下去,徐问天必死无疑。不得已,他使出看家绝技,手中的大斧脱手而出,砸向吕奉先。

    也就趁着这光景,他方才瞅得空隙,立刻奔向本阵。

    吕奉先也不追赶,抽弓撘箭,羽箭离弦而去。

    李行哉实在没想到,自己引为臂助的徐问天,在吕奉先面前竟如此不堪。

    他紧盯着这一幕,忽地高喝:“低头。”

    徐问天也察觉到背后的杀敌,也是福至心灵,慌张将头低下。总算逃了一名,头顶银魁却被吕奉先击落。

    先丢兵器,再丢头盔,这场战斗可以说败得落花流水。

    马孟起早已按捺不住,不等李行哉吩咐,便驰马向前挑战。

    “来得好。”

    刚刚击败一人,吕奉先气势正盛,哪里会怕这曾经的手下败将。

    二人厮杀在一起。

    马孟起最近都算挺顺利的,只是在吕奉先手中吃了一场败仗。十个回合都没能撑住,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堪称奇耻大辱。

    今天就想着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曾经有些轻敌,这次自然不会犯曾经的错误。吕奉先也打起精神:咦,他进步不小么。

    可凭这本事,想要奈何吕奉先明显还有些差距。在三十个回合后,马孟起已经渐露败相,处境越发艰难。

    他手中的银枪,敌不过吕奉先的方天画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