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大华恩仇引 > 第三五七章 武校场风云际会(四)
    “父母丧,不嫁娶”乃是沿袭千年的古制。

    夏承炫成年而无子嗣,依着本朝礼制,他登基后一月便迎娶了芮筱灵,并立为后。

    此时,芮筱灵已有了身孕。

    颌王府、大将军都历经惨事,好不容易才刚走出阴影,就传来了夏承漪中毒的消息,实在是波未平浪又起。

    为能离妹妹近一些,夏承炫次日便住进了长公主府,起居、理政皆在此间。

    一起住进去的,还是芮筱灵。

    芮如闵出事后,夏承漪也经常陪刚刚去大将军府看她,二人早已成了知心的好姐妹。

    “皇上,国事为重,漪漪这里臣妾看着呢,你去忙罢!”已过了巳时,内侍大太监也来报过四次,夏承炫却仍守在妹妹床边,芮筱灵忍不住提醒道。

    他是大华皇帝,除她这个皇后外,没几人敢劝他。

    “唉... ...”夏承炫重重呼了一口气,甚么话也不说,站起身便快步行了出去。

    他当然知道国事为重的道理,但看着往日活蹦乱跳的妹妹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做甚么也没了兴致。

    饶是如此,他还是强行振作了起来,他还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去办。

    夏牧舟一早就来了长公主府,让大太监通报过没有得到回音后,便老实候在了外院,夏承炫一出来就看见了他。

    “厥国人那边有消息了?”

    ... ...

    下面的人各个如临大敌,端木玉却自顾在房里写着字。

    “端木敬,找到祝孝臣和佟高格那两队人了么?”这是穆桒第三次来问了。

    谢天邀已经亲自领人出去找了,此间,他只能问端木敬。

    “还没有。徐家那边也派人去查了,想来很快会有消息传来。”端木敬嘴里虽是这般说道,手上却早已攥成了拳,显是也已有些坐不住了。

    能跟在皇帝身边的人绝不会是庸人,祝孝臣、佟高格这么久一直没有回来,在他看来必定是已经出事了。

    且绝不会是小事!

    “少主怎么说?”

    穆桒瓮声瓮气答道:“少主只说,‘先沉住气,等一等!’这都甚么时候了,我们怎能这么等着?少主那儿我也不敢多问,端木敬,你向来足智多谋,跟我说一下当前局势罢。”

    二人正准备坐到凉亭里细说,却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音,忙跑了出去。

    院子里站了一人,浑身浴血,两个青衣男子搀扶着他。

    端木敬认出此人是今一早随佟高格一起出去探路那队人中的一个,急问道:“你们究竟遇上甚么事了?佟高格呢?”

    他好像突然意识到甚么,忙又谓跟过来的护卫道:“传令下去,盯紧外围,看没有人跟过来。”

    浴血男子喘着粗气回道:“大人,不用担心,我是徐家的人护送回来了,他们已沿途抹去了痕迹,绝查不到此处。”

    他顿了顿,回答起了端木敬的问题:“我们探路到城关后,发现那里的守将、守兵皆换了人,便准备回来报讯。可刚走没多久,便发现身后有一队黑衣人跟踪。佟先生故意领我们行到偏僻处,把他们引了出来。对方知道行踪败露就和我们厮杀了起来,他们人虽不多,却各个武功高强,我们不是对手。佟先生担心贻误了报讯的时机,便令属下和另外一人先行回去报讯,他则带着余下八人截住了那群黑衣人。”

    言至此,他的脸上有些悸动,似是觉得他们已凶多吉少了。

    “回来路上,属下和另一人是分开绕道走的。属下担心暗里还有人跟踪,便走了人多的大路却还是接连遭遇了三波袭杀,好在徐家的人及时赶到把我救了下来。”

    说完,指了指身边的两人。

    他们是从雷州一路跟着厥国这行人到了若州的,端木敬、穆桒和随行的护卫都认识。

    “两位大人,我们沿途都有人,他们混不进来的。簌延公子已经回府了,想来二老爷得了这个消息也马上要来了。”其中一人正色谓端木敬和穆桒道,“徐九带人潜在附近几条街,贼人找不到此间的。”

    端木敬点了点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穆桒得了准信,也回了屋,显是奏报端木玉去了。

    ... ...

    四方台的武校圈中,江小白开始了他的第五战,对手是一个毫不出名的游侠。

    他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打满补丁的袍子,脸色有些苍白。

    “这位英雄,请报上姓名、出处。”武校执事笑谓他道。

    汉子摇了摇头,正色答道:“待我赢了眼前的小兄弟,再自报姓名不迟。”

    他说话的调子很慢,似乎要将每一个字咬得清清楚楚,有股子浓厚的书生气。

    执事笑了笑,点头应道:“也可。”

    江小白虽已连赢了四场,脸上却并无半分得色,“此人是个高手!”

    他细细观察了这个穷汉子,隐隐感觉到此人或许是今日初赛以来武功最强的一个,不禁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与高手过招切磋的机会并不常有,每一次都弥足珍贵。见对方手上并无兵刃,他便也把佩剑给了一旁的执事:“我可不能占了你的便宜,你既无兵刃,那我们便比一比拳脚罢。”

    那汉子眼睛快眨几下,点了点头,轻声谓江小白道:“既如此,我先让你十招。”

    ... ...

    二人对答间,徐啸石已悄悄行到了徐啸钰身旁,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徐啸钰脸色大变,当即跟他下了四方台。

    今日十三大门派无人出场,徐啸钰也并非徐家掌门,是以本就不必到场,他半途而退倒也并不惹人注意。

    “甚么时候的事?”回了小院,他便着急问了出来,“我们安插在郡府、州府的人没有一个传讯过来么?”

    他一直认为,若州已被徐家经营得铁桶一块,甚么事都不可能逃开徐家的眼线。没想到,守城兵和巡防兵撤换了的事,他竟事先没有得到一点讯息。

    “皇上那边怎样了?”

    徐啸石沉声回道:“刚查到,人都是昨半夜换的,他们被连夜带到了若州驻地军营,替换他们的是都城来的神哨营和执金卫。皇上的人一早去探路,发现异常赶回去报讯的途中遭人追踪被徐九他们救了下来。簌延一路派人掩护,他们找不到居合院的。”

    “都城来了多少人?”徐啸钰又问。

    他心里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了。

    “确数尚不得而知,但我们的人远远看见,若州驻地军营被人围住,粗算最少有两万人。”

    徐啸钰闭眼沉思,好半晌乃道:“我们要做两手准备,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皇上的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