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科幻小说 > 星临诸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顺
    随着进入十二月底,洛京城的天气愈发寒冷起来。

    昨夜一场大雪纷纷洒洒,到了天明时分,庭院里已是一片银装素裹,过道上的积雪厚达半尺有余,廊檐下挂满了漂亮的冰棱。

    府邸中的管事立即令仆役们全体动员,拿上各色工具出来扫雪,将主要通道都尽快清理妥当,以免主人起来后见了不喜。

    “……夫君,还没睡醒么?”

    明黄帐幔外面,赵欣玥的声音隐约传来。

    锦被里的秦烽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虽然以人仙的体魄无惧寒冷,不过这样的天气,他实在没有早起的兴致。

    赵欣玥又唤了几声,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微微有些不高兴了,掀开帐幔钻了进去。

    肩膀上传来隐隐的痛楚,秦烽无奈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一身雪白锦裘装、娇媚可爱的小luoli正压在自己身上,贝齿在肩上留下了一排细密整齐的齿痕。雪腻精致的脸蛋正对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娇嗔之意。

    “就不能让人多睡会吗?”

    秦烽略有些无奈地睁开眼,翻身坐了起来,小luoli的早安咬,对于驱散睡意还是有些帮助的。

    “昨晚睡得舒服吧?”赵欣玥凑过来咬着他的耳垂低声问道。

    “唔……”

    秦烽笑笑,这丫头年纪不大,却已成长为相当磨人的妖精了。

    赵欣玥白了他一眼,道:“早膳后陪人家去赏雪吧,秋韵姐那边已经快准备好了,不过天气太冷,母后今天可能不会来啦。”

    “好吧。”

    秦烽答应着。一队美丽的侍女捧着洗漱用具进来,服侍着这位年轻的国师起床,收拾完毕后再去前厅用膳。

    等他抵达时,热气腾腾的膳食已经摆好,整整十八道主菜,三十六道时菜,摆上了满满一大桌。

    旁边还有二十四位艳若桃李、雪肤柔腻的丫鬟小心地侍候着,清一色身着性感的黑丝女仆装。反正房间里有地龙暖气,一点都不显冷。

    世袭罔替的铁帽子亲王,加上地位更高的国师封号,秦烽现在的身份较之赵元谨都要尊贵,因而这日常起居的规格用度,自然不会比皇帝逊色多少。

    待他坐下后,赵欣玥和张秋韵才跟着入席,稍后云绮君也到了,手中还捧着一只小巧精致的玉葫芦。

    “已经配制成功了吗?”秦烽笑问道。

    云绮君点点头,将那玉葫芦拧开,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口,然后才递过来,解释道:“不算完全成功,可以达到古方中八成多些的效果,或许还要再多尝试几回,才可以臻至完美层次吧。”

    秦烽接过来看看,玉葫芦中是白如凝脂的灵酒酒液,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气息,闻之令人食指大动。

    他微微抿了一口,只觉得冷冽甘甜、带着丝丝难以描述的暖香,感觉矛盾却又无比和谐自然。

    这种灵酒是巅峰人仙突破到真仙所需的珍稀资源之一,以往由于药材原料匮乏,兼之天地法则变化,真仙已是可望不可及的境界,因此这种灵酒基本已失传。

    不过秦烽现在位高权重、身家丰厚,因此很容易地就收集齐了云绮君所要求的材料,让她出手炼制那些高端资源。

    “辛苦你了,”

    秦烽颔首道:“我再给你三十万两银子,至于药材原料之类,你需要什么就去库房里支取,跟卫明远说一声就行。”

    云绮君满意地答应下来,这混蛋总算还有点良心,知道自己对他的好。

    秦烽想了一下,又对赵欣玥说着:“等下你也去库房里支取三十万两银子,再挑选一批礼物,让人给母后送去吧,就用你自己的名义。”

    “嗯,好的。”

    小公主笑得眉眼弯弯,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皇后卢清瑶家世出身平凡,在宫里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对上那些出身世家大族的嫔妃确实很艰难。如今储君已成为自己的学生,关系更进一步,自然不可能再让她受委屈。以赵欣玥的名义给她送些财物和可以信赖的人手,藉此表明自己的态度,以后自然就没什么人敢再对她不敬了。

    说起来也怪她性格软了些,如果她能有萧皇后、武则天那样的手腕魄力,或许秦烽会考虑把她扶上去,如今只能选她的孩子了。

    云绮君瞥了小公主一眼,心道这红尘俗世中的事情当真是滑稽,皇后受了委屈,自家的正牌夫君不管不问,到头来还得靠外面的男人想办法给她撑场面,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用过早膳之后,梅雪儿进来禀告说朱云泰已在书房等候,秦烽答应一声,起身向着书房而去。

    “……主公,青州的卫国公黎文聪已经带人进京了。”

    书房里,朱云泰的汇报让秦烽略有些意外。

    “居然这么快吗?”

    他沉吟着道。由于拿下洛京不久,加之新朝初立,又是隆冬之际,从各方面来看都不适合继续用兵,因此现在的楚朝大军都在休整,巩固已经到手的地盘。下一步的征战计划,得等到明年三月份以后才会付诸行动了。

    只是面对已经成了气候的楚国朝廷,北方诸侯们的心思可就复杂多了,天下气数大半都已有主,他们现在的机会是越来越渺茫,如果不想将来身死族灭,就应该开始为自己以及家人部属考虑后路了。

    最终,占据半个青州、自封为卫国公的黎文聪首先做出了选择,遣散亲信、交出兵权和地盘,率先归顺楚朝。

    前些天黎文聪的密使就已进京拜见皇帝,商议投诚事宜,赵元谨当即给出了正面回应。

    由于这是自己登基称帝后,率先投效的第一家大诸侯,因此赵元谨很是看重,当即许诺既往不咎,可以封黎文聪为卫国公,让他名副其实,不仅赏赐相当丰厚,对其旧部臣属也多有优待。

    这当然是做给天下人看的,而且收到了近乎立竿见影的效果,青州境内剩下的数家中小诸侯随后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因此可以预见,年关之前,整个青州都会归入朝廷治下,意味着距离统一天下又近了一步。

    “看来幽州的叶明策很快就要有所表态了吧?至于并州的魏阗早已投降胡人王廷,暂且不去说他。关中的那个凉王李昀松离得还远,怕是不会轻易低头服软,所以来年还得好好打上几场才行。”秦烽笑道。

    “主公所言不差,”

    朱云泰说着:“另一个消息,是胡人王子哈尔卜突然领兵回了草原,听说是和自己的父汗起了冲突,所以回去争权了。”

    “哦?这可是个好消息。”

    秦烽眸光一闪,心里瞬间翻腾起许多念头。

    有了部分世界权柄,加上星舰的感应能力,他现在已经有相当的把握断定,这位胡人王子的状态有些奇怪,说不准又是一个降临的世界意志化身。

    如果可以真正确认的话,自己就很有必要立即采取行动了。

    ……

    黎家家主的府邸中。

    “嘭!”

    一只精美的玉盘重重地砸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该死!真是该死!”

    蔡星隆咬牙切齿地咆哮着,额头上青筋暴起,狠狠飞起一脚将旁边的博物架踹翻,稀里哗啦声中,上面摆放陈列的各种古董珍玩碎了一地。

    “这个不识好歹、见利忘义的妖人,枉我们费心费力地拉拢取悦他,没想他丝毫不顾情面,转头就去支持那个破落户的血脉登上储君之位,真是岂有此理!”

    书房里已经站了不少人,几位家主连同相熟的一些文官大臣都已到齐,个个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气氛说不出地压抑沉重。

    多日的谨慎策划、周密布局,一步步运作经营,眼看着胜利在望,洪贵妃诞下的小皇子即将成为储君。

    却不曾想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秦烽出人意料地表态,并且立刻获得了赵元谨的认可,立自己的嫡长子为储君,使得他们的一切希望化为泡影,这让蔡星隆如何不怒?

    “那个该死的秦烽,就是个妖人异类,”

    吏部侍郎周禹礼咬牙切齿地道:“皇上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让这种人担任太子之师,还有那三个粗俗武夫、商贾贱户、微末小吏,让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人教导未来的天子,朝中那么多博学鸿儒却一个都不选,这……这怎么可以?”

    皇帝的意外决定,可以说是深深地刺痛了这些崇尚儒家之道的文官们,以往的历朝历代,为了拉拢天下士子的人心,皇帝都会挑选儒家饱学之士来教导皇子们,让他们接受儒家的价值观体系与治国理念,这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惯例,不因朝代的更迭而改变。

    而且在秦烽的蛊惑下,皇帝赵元谨所推行的那些国策,几乎都是针对士绅阶层的,完全颠覆了前朝的传统,这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惊世骇俗、大逆不道。

    如果不是顾及到国师无可匹敌的力量,他们早就群起而攻之,将其当成祸国妖孽打倒了。

    “父亲大人,事已至此,或许我们只有另作打算。”

    良久,他的儿子蔡煜阴沉沉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