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十章 决然
    顺顺利利将叶云轩诱入监院舍,赵然、赵云楼、杜腾会等人都松了口气,接下来就将在此处突审叶云轩,将证据链进一步延伸下去,直到上三宫!

    叶云轩愣了愣,脸色瞬间有些苍白,双袖微微颤抖,咽了口唾沫,嗓音嘶哑:“云楼监院,这是何意?”

    赵云楼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冲赵然示意。

    赵然上前一步,将三清阁和东极阁联名签发的拘捕文书取出,在叶云轩眼前展开:“叶云轩,奉三清阁和东极阁之令,现将你捕拿归案。你的事情发了!”

    叶云轩凝目看去,短短几行字,却看了半天,看完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躯,定了定神,道:“究竟什么事情?”

    赵然冷笑:“什么事情还用我说么?你自己心里没数?”

    叶云轩木然的一一扫过眼前几人,缓缓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赵然向禹方主道:“请禹方主将他带入左厢房,咱们立刻审讯。”

    禹方主应了声“是”,四个巡查走过来,取出绳索要绑叶云轩。

    叶云轩挣扎道:“我自己会走!”又回头向赵云楼道:“赵监院,就不能给老朽我存些体面么?”

    赵云楼叹了口气:“不要绑了。”

    四名巡查将绳索收了,夹着叶云轩出屋。

    赵然向赵云楼躬身:“实属无奈,只得借用监院宝地了。”

    赵云楼点头:“事关重大,致然无须多言。”

    杜腾会向赵云楼和赵然辞行:“监院、致然,此间事了,我就不耽搁了,还需回转天鹤宫。”

    赵然道:“行,我让灵雁南归道人送监院回去。”

    杜腾会一笑:“多谢致然。”

    叶云轩被四名巡查夹在中间,下了正房台阶,向左厢房行去。行至一半时,忽然拼死一挣,七十多的老头竟然爆发出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力量,顿时从四名巡查中间挣了出来。

    叶云轩大步流星,三步跑到石栏处,俯身翻越过去,毫不犹豫向着百丈悬崖纵身跃下!

    赵然听得外面惊呼声,扭头看时,叶云轩已经越过围栏,他脚尖一点,纵身过去,人在空中,五指成爪,向回猛拉……却已经来不及了,法力落空,人已经坠了下去。

    等他赶到围栏边时,只见到一个黑影急速落地,“嘭”的一声闷响,摔落在崖底。

    初秋时节,天虽未冷,但青城山中微风吹过时,已经有了寒意,这寒意也拂在了监院舍中每一个人的心头。

    叶云轩就这样死了……

    一个省观高道,堂堂都讲,眨眼之间,显赫的人生就这么到了尽头,如同脆玉般化作碎片。走得如此决绝,毫不犹豫,如此轻率,毫不顾惜,只留下栏杆边趴满了的观者。

    这一刻,他的死,竟然充满了悲壮之意。

    赵云楼目瞪口呆的俯望着百丈悬崖之下那具缩成一团的躯体,神情中似乎瞬间苍老了好多,看得赵然很是不忍,亲自将他搀扶回去。

    东方礼、东方敬闻讯后立刻赶到玄元观,在两人认识将近十年以来,第一次向赵然发了火。

    “你是怎么回事儿?堂堂金丹修士,又不是不通庶务的愣头青,居然能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在你面前跳崖?你的修为都修到狗身上去了!你知不知道叶云轩有多重要?他是目前唯一能够指证上三宫的关键!现在好了,人死了,就凭一封绝笔书,留书的婉娘还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怎么办?你告诉我怎么办?”

    赵然能说什么?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低头接受批评。

    “你知不知道这会让我们很被动!不仅是指证的问题,对方甚至可以倒打一耙,说我们逼死了叶云轩,逼死了一省都讲!”

    赵然很真诚的向东方礼做了检讨,一个劲的悔过,终于让东方礼怒火渐渐消散了。他能够理解对方的暴怒,知道对方承受的压力,明白如今的形势多么险峻,因此以极低的姿态选择了背锅。

    东方敬在旁相劝:“师兄息怒,这种事情谁都没有想到,叶云轩竟然那么决然……面对一心求死之人,看得住一时,看不住一世啊。”

    事已至此,埋怨谁也毫无意义,再说这本就是赵然得来的线索,由赵然推动的进展,没有赵然,这些线索也拿不到,将来什么时候能拿到也在两可之间。

    东方礼过了那股着急的劲儿,自己也想得很明白,于是主动向赵然躬身赔礼:“适才是我着急,说话有欠考虑,还请致然莫怪。”

    赵然道:“礼师兄不必如此,的确犯错在我,只被批评已经是轻的了。”问向东方敬:“敬师兄,你们去阳山书院如何?孟言真……”

    东方敬阴沉着脸道:“书院已经破败,荒芜久了……没有找到孟道友的尸骨,除非抓到王守愚……今日方才醒悟,为何一年没有他的消息,我应该早些察觉的……唉……孟道友在天之灵,我必为你报仇雪恨!”

    赵然叹了口气:“如此说来,孟言真那边也找不到可供利用的证据了?”

    东方敬道:“所以我师兄着急,叶云轩……了不起啊!”

    就见东方礼在一旁开始与人飞符往来,赵然知道,对方不是三清阁的长老卓云峰,就是武天师,或许两人都在,甚至包括东极阁李钧阳也说不定。三清阁与东极阁已经在这起案子中越绑越紧,密不可分了。

    想到这里,赵然心里恢复了不少底气,两阁都在身后为盾,天大的事情也有人顶着了!

    一阵白光闪烁之后,东方礼向赵然和东方敬道:“为今之计不能打草惊蛇了,绝笔书信、婉娘的丫鬟先控制起来不要声张……现在的方向是把叶云轩的死压在他本人身上,不往上三宫牵扯。孟言真的案子,也隐匿起来,今后再寻良机。”

    这应该是两阁高层,武天师、李天师和赵真人作出的决策了。

    在这项决策指导下,东方礼、东方敬都要不着痕迹的抽身而退,将案件交由玄元观来办,赵然也要往后面退半步,只以联络人的身份出现,为两阁提供最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