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玄门真祖 > 第1946章老松未朽雪难摧
    梁振重新将鱼饵挂好,并挥手命军官离开,临去时,淡淡地传下了军令:“既然败了,你替我通知那群丢人现眼的玩意一声,命他们赶紧收队吧。”

    军官暗自松了一口气,敬了个礼,如临大赦般匆匆向亭子外走去,他刚刚来到了湖边,忽有一道金光从头顶掠。

    他心中一惊,急忙仰天看去,便见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和尚捧着一只金色的钵盂出现在了头顶上空,直接向着亭子中飞去。

    军官见状顿时大吃一惊,也不知来人是敌是友,正准备转身护卫梁老将军时,远处突然有数十道身形闪烁,向着这边飞奔而来。

    不知道从何处冒出了这么一群穿着青色军装的汉子。

    军官望见这些人到来,立时放下心来,想想也是,梁振老将军是何等的身份,身边又岂会没有人保护。

    他看得分明,这些青衣军装的汉子乃是国家特勤处的人,百万军中选拔出来的精英,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要是放在前朝,他们统统可以称之为大内高手的存在。

    “好了,你们不用紧张,这老和尚是老头子的老朋友,你们就不要过来了。”梁振的声音从亭中四面八方蔓延开去,声音虽然苍老,却是中气十足,其中更显现了几分深厚的内家修为,沿着平静的湖面传出去很远很远……

    特勤处的那些人闻言,二话不说怎么来的又怎么退了回去。

    军官回望了一眼,发觉那和尚直接在亭子外落下到了身形,很快踩着湖水走入了亭中,毫不客气的于梁振对面坐下,梁振当即冲着和尚笑了起来。

    军官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梁居士,你可害苦了老僧了,要知道那小子这么厉害,打死老僧也不会去跟他斗法啊!”老和尚刚刚坐下,就开始跟梁振倒起了苦水来。

    “哼!云蒙和尚,你平日里不是自诩佛法高深,身具无上降魔神通吗,怎么现在连一个小孩子都收拾不了,把老子事给办砸了,还有脸来我这里叫苦,我没去找你麻烦你就该烧高香了。”梁振促狭的笑道。

    云蒙抹了一把油光光的秃头,摇头苦笑道:“唉,老僧原来是坐井观天小看了天下人了,谁能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居然有如此神通。”

    说到这里,他突然唱了一声佛号,脸上闪现一丝慈悲,“不过,幸亏是我佛保佑,老僧虽然败了,可终究是捡回了一条命来,那青城山的龙虎两位道人可就惨了,竟然被那小子一巴掌给拍成了肉饼。”

    “云蒙,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假慈悲了,别忘了,你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还不了解你。”

    梁振对于老和尚的惺惺作态十分不满,索性直接拆穿了他的心思,“老子早就是知道和尚你跟那两人不对付,之前还背着我跟他们斗了好几场,现在他们死了,你心里指不定有多高兴呢,还敢在老子面前装蒜!”

    云蒙摇摇头,一脸的肃穆,叹息道:“老兄,你这次可真是误会我了,虽然我与他们两人有些过节,那仅仅是因为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我与他们还真算不上什么生死大敌,我也从没有想着对他们除之而后快。

    你现在之所以这么想,恐怕是没有当场见到他们的惨状,要是亲眼所见,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梁振冷笑,他十二岁参军上战场,一生身经百战,可谓是从尸山血海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什么样的惨状没有见过,又怎么会为区区两摊子肉泥而动容。

    不过,现在云蒙老和尚都不自称“老僧”了,而是直接“你你我我”起来,以梁振对云蒙的了解来看,说明云蒙这一次说得全都是真心话。

    云蒙望着梁振脸上的冷笑,不由得拍了拍脑门,做恍然大悟状,“老僧差点忘了,你梁振可是鼎鼎有名的‘战场屠夫”,早已是心如铁石,别说见过的死人了,就是死在你手上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岂会因为龙虎道人而感到伤心难过。”

    梁振沉默不语,老和尚这一次可是猜错了,开始,龙虎道人之所以成为军方的客卿,全然是为了军方从异界弄到的各种资源,一切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修行。

    可是两人也是实在人,只要军方吩咐下来的任务,二人从来都是尽心尽力的完成,曾经为军方立下了汗马功劳,尤其在阻挡异界伪神方面,两人更是为此出过大力气。

    炎囯修道者本来就不多,愿意出世的人更少,别说想龙虎道人这种可以被军方拉拢的高人了。

    两人本就是整个军方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且其中龙道人不仅符法高深,更是精擅炼丹之道,只要从他手指缝中稍稍露出两粒金丹,就可以让人实力大增。

    军中许多人都受过他们的好处,尤其他能够活这么久,活得这么健康,也多亏了道人的丹药襄助。

    此人可谓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全才。

    这样的人才,别说用一个师来换了,就是一个军也没人舍得放弃啊!

    如今两人双双折在了李含玄的手中,等于断去了军方的一条臂膀,又怎能不让他感到心痛……

    “老梁,你这一次恐怕是麻烦大了。”云蒙禅师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梁振似是痛心疾首中醒来,忙追问道:“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云蒙禅师忽然幸灾乐祸的笑道,“别说我不照顾老朋友,先前我已经为你卜算过了,现在你有两大劫数,稍有不慎的话,你这把老骨头就可以直接躺到棺材里去了。”

    “你继续说……”梁振神色平静的道,仿佛老和尚口中说的是别人,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似的。

    他倒不是在强装镇定,而是确实是十分坦然,他这一生经历的风风雨雨多的去了,曾经无数次在战场上险死还生,他能够活这么久,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

    比起那些早早逝去的战友,他这辈子活得够精彩,也够本了,哪怕是今天就蹬腿咽气,他也觉着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生生死死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那么一回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