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七百零三章 巅峰对决
    第七百零三章巅峰对决

    此时玉帝正在心烦西方教突然从南瞻部洲撤军,如此一来他便再也不能坐山观虎斗,更担心的是武当派和截教弃西方教而先天庭。况武当派中如今多了位至圣者镇元子,如此一来天庭合阐教之力,也略显不足了,他却还不知武当派中张湖畔也是至圣者。

    正心烦间,太白金星报南极仙翁来访。玉帝闻言急忙有请南极仙翁,甚至亲自起身迎了出去。如今武当派和截教势大,玉帝再不捧牢阐教,恐怕天庭立马就要易主了。

    南极仙翁入了殿,与玉帝见过礼。

    “上仙此来有何赐教?”玉帝问道。

    南极仙翁连连仰天感叹了一番,道:“陛下,天庭形势恐怕不妙了。如今阐教已经由云中子持掌。陛下还是早做准备吧!”

    云中子乃武当派掌教云明的老师,他若持掌阐教意味着什么,根本不用南极仙翁讲明,玉帝心里便一片雪亮。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劈得玉帝半天无法回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就算元始天尊要让位,也该让给上仙才是?”玉帝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满脸惊讶地问道。

    玉帝也确实厉害,虽然被震惊得有些六神无主,但仍然不忘刺激一下南极仙翁。

    南极仙翁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不过立刻便恢复了正常,仍然是一副为玉帝担忧叹惜的表情,道:“此乃师尊的决定,为弟子者自当尊师尊之命。只是陛下掌管天庭功德无限,本仙不忍心见陛下蒙在鼓里,特急急来告知陛下,陛下也好提前做好准备。”

    玉帝何等精明,哪里不知道南极仙翁嫉妒云中子,心里暗暗冷笑,不过表面上却连连感激不尽。

    “话既已带到,本仙这就告辞!”南极仙翁起身告辞。

    玉帝此时心急如焚,得急寻对策,也不挽留南极仙翁。

    南极仙翁走出几步,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犹豫什么,然后猛地回头,道:“截教还有位太上教主,可以说乃是另外一个通天,听说他才是云明的真正师父!”

    说完南极仙翁头也不回就走了,再也没做停顿。

    玉帝彻底地被震住了,他终于明白了为何截教和武当派亲如一家,为何阐教元始天尊突然改变主意,为何云中子坐上阐教掌教位置了。

    南极仙翁出了南天门,回头望了一眼霞光万道的南天门,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凭这两个消息,我就不信你玉帝还不立刻去寻求西方教帮忙。”南极仙翁暗暗道。

    南极仙翁终究不是傻子,虽然恼怒云中子坐了掌教之位,虽然感觉自己被云中子羞辱了。但他知道如今大局已定了,他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投靠西方教或者跟玉帝共存亡。他要做的无非挑拨些是非,出出心中这口恶气而已。

    南极仙翁离了天庭,想了想又回玉清天去了。

    南极仙翁前脚刚刚离开天庭,玉帝后脚也离开了天庭,直奔昆仑山而去。

    瑶池仙宫中,王母和玉帝两人脸色都很差。

    王母清秀的双目中闪过狠毒的决然目光,冷声道:“为今之计,唯有求助西方教了。以你我的实力,再加上西方教未尝就斗不过云明等人。”

    玉帝脸色一沉,森冷道:“既然他元始不义,也就不能怪朕不仁了。”

    说着一个道人从他的头顶冲了出来,正是陆压道君。陆压一出来,便化为一道长虹直奔西天而去。

    三十三天之外,无边无垠的空间,一片混乱昏暗。

    三个道士凌空卓立,正是老子、元始天尊、张三丰三人。

    只见老子微微一笑,祭起了太极图。太极图无边无垠,瞬间将这片天地与外界隔了开来。

    元始天尊手持盘古幡,张三丰手持诛仙剑。

    “贤弟请了。”元始天尊道。

    “二兄请了。”张三丰道。

    几乎在同时,盘古幡起,诛仙剑出。

    只见盘古幡一出,整个空间开始动荡,然后开始肆虐。空间变得混混沌沌,似乎重新归回了天地未开时的混沌天地。地水炎风,雷鸣闪电,呼号奔涌。

    张三丰感觉到自己所在的空间崩塌了,甚至周身护体的元气似乎也被盘古幡这么一卷给打得支离破碎。巨大的压力,疯狂的撕裂无穷无尽地朝张三丰奔涌而来。张三丰似乎又回到了混沌之地,而且这次比那次更加糟糕,威力更加猛烈,因为那混沌之地是无意识地在攻击张三丰,而这次却是元始天尊在操控。

    幸好张三丰如今已经非昔日可比,否则就刚才盘古幡一动,张三丰就灰飞烟灭了。

    张三丰知道再不能由元始天尊攻击下去,猛喝一声,头顶现出一太极祥云。那祥云上有阴阳两眼,两眼射出黑白亮光。光芒越来越盛,盛到混沌也拿它们无奈。

    诛仙剑穿过混沌空间,发出刺耳的撕裂重重空间的声音,终破空而出。

    光芒万丈,锐光不可挡。

    诛仙剑如毒蛇般紧紧盯上了盘古幡,盘古幡疯狂的来回扫动,每次扫动,就将周围的空间打得粉碎,将诛仙剑的光芒打得支离破碎,化为点点星芒。

    盘古幡铺天盖地,幡面就像大海怒涛,掀起万丈巨浪,而诛仙剑就像一叶轻舟在怒涛中险象环生,顷刻间似乎就会被怒涛给吞没。

    张三丰的脸色很凝重,他就是那叶轻舟的掌舵人,若稍不小心,就将舟毁人亡。

    至圣者的实力无疑是恐怖到了极点,元始天尊每一次挥动盘古幡就相当于破碎虚空,还成混沌,再从混沌之中演化出地水风火。如此反复,每次进攻,就像一个天地爆炸,一个天地重生。而张三丰所做的就是要在天地劫难中生存下来,再寻机阻止天地的灭亡和重生。

    只是元始天尊何等本事,张三丰想破他盘古幡又谈何容易?张三丰知道这样斗下去,元始天尊已立不败之地,而自己却每时每刻有舟毁人亡的危险。

    张三丰再喝一声,声如雷声,震得天地摇晃。三道锐光从他头顶冲出,乃是戳仙剑,陷仙剑,绝仙剑。

    此三剑一出,天地便黯然失色,凶煞之气笼罩整个天地。

    三剑化为三道光,破空向元始天尊攻击而去。

    元始天尊见状不慌不忙,也喝了声,顶上现了庆云,庆云上有千朵金花,璎珞垂珠,络绎不绝。

    叮当!叮当!叮当!

    三剑落在上面,发出清脆动听的声音,却落不下去,近不得元始天尊之身。

    元始天尊用庆云护身,那边却加紧了对诛仙剑的攻击,他知道只要落了诛仙剑,张三丰便算是输了。

    张三丰一边指挥着诛仙剑在盘古幡下险中求生,一边仍然不知疲倦地指挥着三剑向元始天尊身上招呼着。

    只是张三丰如今主力在诛仙剑上,否则一旦盘古幡走脱,攻向他本体,他便要受伤了,其余三剑威力自然弱得很,否则元始天尊又如何能挡得这么轻松。

    不过元始天尊看似轻松,其实也是压力很大,那诛仙剑就像长了眼睛,他的盘古幡只要稍微露出点破绽,元始天尊知道就要被诛仙剑扳回局面。

    两人如此一来一往,似乎要战到天荒地老,永不停止。

    南瞻天城,凝翠宫后花园,莺莺燕燕,满园芬芳。

    张湖畔一脸惬意地躺在藤椅上,看着夕阳西下。

    朱妍和莘蒂两人一左一右帮张湖畔拿捏着,每一次拿捏都舒服得张湖畔毛孔舒张。

    九天玄女、柳熙珍、宋玉琳、赵雅丽、姬清舞、胡馨、熊丽薇、姬雪曼、颜诗芸、雅典娜还有一帮媚狐精等人三三两两在花园中或聊天,或采花觅果,或溪中濯足,说不出千娇百媚,说不出的养眼。

    张湖畔发现自己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放松,因为阐教一由云中子持掌,西方教和天庭就已经注定要落败了。

    莘蒂丰满的胸部冷不丁压在了张湖畔的身上,性感的嘴唇贴近张湖畔的耳朵,热气吹得张湖畔耳朵直发痒。

    “亲爱的畔,你究竟准备什么时候吃了胡馨妹妹她们?”莘蒂在张湖畔耳边娇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