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七百零二章 一笑泯恩仇
    第七百零二章一笑泯恩仇

    云中子冷冷一笑,手中多了个水火花篮。

    他将水火花篮往天空一祭,那花篮便无限放大,覆盖住了五火七翎扇。

    南极仙翁冷冷一笑,他这五火七翎扇乃先天法宝,此扇有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五火合成,那七翎也都是先天古禽翅膀上的羽毛炼化而成,端得厉害。这五火七翎扇破不得定海神珠,难道还烧不了,扇不动一个水火花篮不成?

    南极仙翁脸色一沉,顿时凭地狂风大起,火龙肆虐!

    云中子却是不慌不忙,这水火花篮自是奈何不得五火七翎扇,但配上云中子神出鬼没的阵法,却也不是五火七翎扇可以破得了的。

    也不见云中子有什么动作,他只是向那水火花篮一指,便有五彩花瓣从花篮中纷纷飘飞而下,犹如天女散花。

    众人无不笑云中子轻敌无知,若凭花瓣可破五火七翎扇,那天下有何物破不得五火七翎扇。就连稳重的玉鼎真人也开始怀疑云中子的脑子是不是锈逗了。唯有元始天尊等四人知道南极仙翁必败无疑。

    那花瓣却也不是凡物,否则云中子也不会将它们放在水火花篮之中。

    花瓣纷纷扬扬,毫无飞行轨迹而言,眼看不是被火给烧了,就是被狂风给刮走时,就见那花瓣似乎突然间变成了天空闪闪发光的日月星辰,高高地挂在天空,越来越多,越来越亮。最后大家似乎看到那风吹进了无边无垠的宇宙,火没入了广袤的星空,然后消失,消失!

    一把如山的巨扇,在空阔不边的星空无力徒然的扇动着,无论它产生多少风火,却再也无法摇撼整个宇宙。

    这便是云中子从张湖畔周天星辰大阵中悟出来的真谛,可将手中之物演化日月星辰,当然威力跟张湖畔借三百六十五位大罗金仙布置的周天星辰大阵逊色不少。但好歹是仙界第一阵法高手亲自控阵,虽杀不得副教主级的人物,但要用来困住南极仙翁的法宝却还是显得绰绰有余。

    南极仙翁见自己的五火七翎扇陷入了水火花篮天地,大吃一惊,无奈下祭了鸠头玉杖。

    云中子见状,也祭了巨阙剑。

    两法宝在空中你来我往,火星四射,不过很显然云中子稳占上风。

    如此一来众人便都明白了,就算云中子不借助任何阵法,与南极仙翁直接厮杀,也是南极仙翁不敌。

    像玉鼎真人等二代弟子,心里更是一片雪亮,云中子的修为高了南极仙翁一截。恐怕连当初将云中子打的吐血的燃灯,如今直接厮杀也不是云中子的对手,更何况云中子还有定海神珠。

    看来只有到了释迦牟尼这样级别的高手,方能败云中子,或者自己与广成子四人结诛仙阵也应该能败云中子,不过截教太上教主亲自上门,诛仙四剑还能留得住吗?玉鼎真人暗暗思量道。

    南极仙翁暗暗叫苦,他如今当然知道云中子本事比他高了一截,但要他认输却又不甘心,故苦苦支撑着。

    “还不将南极给击败了!”元始天尊的声音在云中子耳边威严地响起。

    云中子暗暗叹了一声,知道元始天尊要自己下狠手立威。

    无威不立,云中子这样聪明的人岂会不知道,只是心中敬南极仙翁乃大师兄,想让他知难而退而已。

    云中子脸色一沉,那巨阙剑猛地放出万丈光芒。

    锵!一声巨响,鸠头玉杖被巨阙剑给狠狠击了回去。

    南极仙翁顿时感觉到心神一阵,血气翻腾。刚想调整一番,云中子却是得势不让,八根通天神火柱凭空出现在天空。南极仙翁刚想逃,那巨阙剑又攻到了,南极仙翁无奈迎招。

    一迎招,他便立刻陷入了通天神火阵之中,眼前都是刺眼的红色,无边无际的火海,不知道何处才是尽头。那火海中有数百条的火龙在呼啸,在肆虐!

    云中子如今早已到了阵人合一之境界,虽人在阵外,却可指挥巨阙剑在阵中与南极仙翁相斗。

    可怜的南极仙翁本就不是云中子的对手,又陷入了阵中,一时间便险象环生。

    阐教门人看得目瞪口呆,个个心神震荡。这才回想起,云中子乃武当派掌教云明的老师,徒弟这么厉害,就算老师再差劲,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云中子毕竟还未登掌教之位,南极仙翁与他斗算不得不尊他,相反此时他还得尊他是师兄,故云中子见好就收,也不敢伤了南极仙翁。

    云中子虽然手下留了情,南极仙翁还是有些狼狈。

    南极仙翁甚感丢人,出了通天神火阵后,默默地向元始天尊行了一礼,竟离了玉清天,往天庭而去了。

    元始天尊任由南极仙翁离去,转身同张三丰等人又回到了玉虚宫中。

    回到了玉虚宫,元始天尊赐了云中子杏黄旗,三宝玉如意,算是敲定了云中子掌教之位。

    经云中子与南极仙翁一战,众人心中都已经服了云中子的本事,再加上云中子以前为人谦和,再无人有意见,当然经历南极仙翁一事就算有意见也不敢再提了。

    此事之后,元始天尊又让玉鼎真人等人将诛仙四剑还给了张三丰。

    元始天尊既然做到了这个份,如今阐教又是云中子持掌,张三丰便不好再提为无当圣母讨公道之事。无当圣母也是识大体之人,如今阐教已经做到这个份上,她也算是已经出了口气,未出声追究,看赤精子的目光也不再那么凶狠。

    “贤弟如今该到我们兄弟俩了结的时候了。”元始天尊暗叹一声,对张三丰说道。

    张三丰突闻元始天尊称他贤弟,身子微微一颤,稍微迟疑了一下,道:“听二兄安排。”

    元始天尊闻言,哈哈一笑。张三丰也仰天一笑。

    从此,兄弟一笑泯恩仇,三教复归一家。

    元始天尊携了张三丰的手,两人出了玉虚宫,元始天尊不乘九龙香辇,张三丰不骑奎牛,竟架祥云直奔玄都天而去。

    张湖畔想跟了去,镇元子却拉住了他,道:“他们兄弟相聚,莫非你还要去凑下热闹不成?”

    张湖畔微微一笑,知道自己担忧过头了,如今兄弟一笑泯恩仇,两人就算相战,也不会是不死不休,说不定师父还可因此战晋级至圣。因为这世界上最了解通天的人除了不知去向的鸿钧老祖,便是元始天尊和老子,他们若帮忙,张三丰晋级至圣的机会确实很大。

    “恭喜老师了。”张湖畔这时才想起向云中子道贺,因如今三教重归一家,云中子再也无需夹在当中,故张湖畔便重新称云中子老师。

    云中子闻言,微微一笑道:“你我师徒缘分既尽,又何必重提。如今你师与吾师兄弟相称,你我便也兄弟相称吧。今后阐教、武当派便是一家。”

    张湖畔闻言,知道云中子乃为武当派和自己的地位考虑,便不再勉强,微微点了点头。

    如今云中子刚刚持掌阐教,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张湖畔与镇元子便告辞了云中子,约好一年之后,共赴上清天商议重立天庭之事。

    且说南极仙翁自认为受了羞辱,无脸留在玉清天,一路往天庭而去。远远望见南天门,突然一愣,自己跑到这里来做何事呢?

    正在发愣之间,有太白金星从南天门出来,见南极仙翁站在远处遥望南天门,心中甚是好奇,前几日南极仙翁不是刚来天庭,嘱咐天庭要做好防范武当派和截教之事吗,今日怎生又来了?况前几日,玉清天钟罄长鸣,所有三代以上阐教弟子都赶回了玉虚宫,照理而言,他这位元始天尊大弟子应该在玉虚宫待命才对,莫非玉虚宫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想到这里,太白金星急忙上前向南极仙翁行了个礼,道:“上仙有礼了。”

    南极仙翁闻言,目中寒光一闪,终于下了个决心,回了一礼道:“陛下可在宫中?”

    太白金星见南极仙翁果然是来找玉帝的,心中暗暗吃惊,急忙道:“陛下正在披香殿中议事。下官这就去禀告陛下上仙来访。”

    南极仙翁点了点头,跟着太白金星入了南天门,直奔披香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