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七百零一章 云中子发威
    第七百零一章云中子发威

    所有阐教弟子听得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没想到元始天尊竟然会做出退位的决定,更没想到新任的掌教竟然会是云中子。不过阐教中不乏精明之人,如玉鼎真人、广成子等人闻言,震惊过后,便一脸平静,他们知道这是阐教不落没的最好出路。

    当然也有不少阐教弟子对元始天尊此项任命不认同,毕竟云中子在他们心里曾经不过只是记名弟子,而且本事也就跟赤精子等人不相上下,相对于玉鼎真人,太乙真人等还差了一些,自然无法服众。

    只是元始天尊在阐教威望无比,众人不敢出言,唯有南极仙翁,占着自己乃大弟子,平时又战战兢兢,忠心耿耿,故大胆出列,道:“恳请师尊收回成命。”

    南极仙翁乃元始天尊大弟子,虽然鲜未出手,但既然身为元始天尊大弟子,自然本事深不可测,与玉鼎真人不相上下。若元始天尊持掌阐教,他自然无法可说,老老实实,但让本是记名弟子的云中子持掌阐教,南极仙翁心中自然是极不平衡和嫉妒。甚至这种心态让他有意识地忽略了云中子持掌阐教所带来的好处。

    元始天尊早便算到门下有人会不服,故他特意将所有三代弟子以上的门人都召到玉虚宫,当众宣布此事,让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自己将阐教托付给云中子,免得将来有人不服。只是元始天尊却未算到南极仙翁竟然会出列驳自己的旨意,心里微微一叹,知道南极仙翁终究是私心多于忠心,比不得玉鼎真人等,难免有些失望。

    不过元始天尊却未将心中不快和失望显露以表,问道:“你且说说为何?”

    南极仙翁闻言,躬身道:“云中子虽对师门忠心无二,但阐教能人无数,唯有师尊掌教方能震慑得住。”

    南极仙翁却也是颇有心计之人,他此话表面上是狠狠夸了下云中子的忠心和捧了下元始天尊在阐教无人替代的地位。但实际上却是在说,云中子无非忠心而已,这我们也有。况阐教能人无数,哪里轮得到他云中子。

    元始天尊微微一笑道:“你的话却也有些道理,想我阐教威震仙界,若掌教无些本事,却也难服众,也会落得贻笑大方。”

    南极仙翁闻言,脸色一喜,躬身道:“正是。”

    元始天尊闻言,道:“既然如此,你便与云中子相比一下,若云中子能败你,这阐教之内除了本尊便再也无人能敌他了,自然能服众,也不会落了我阐教脸面。”

    由于云中子乃由阵入道,讲究的是借天地之力,与天地合一,故整个人看起来内敛而不张扬,内外皆朴而无华。不是元始天尊这样的厉害人物是根本无法一眼看出云中子的真正实力。故南极仙翁想当然地认为云中子不如自己,否则在玉虚门口遇见云中子,他也不会那般冷嘲热讽了,而事实上,以前云中子确实无法跟他这位元始天尊门下的大弟子相比。只是这南极仙翁也是个精明的人,他一听元始天尊的口气,就知道元始天尊看好的是云中子,顿时脸色微微一变,心里起了丝不安,只是师命如山,不容南极仙翁违抗,况且他内心深处还是不信云中子能败他。

    “弟子领命。”南极仙翁躬身应道。

    元始天尊又将目光投向云中子,道:“你便与南极战上一场,免得他不服。”

    南极仙翁闻言,心里顿时一慌,懊悔不已,方才知道元始天尊是铁定了心要让位给云中子,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惹得元始天尊不快了。

    云中子知这是元始天尊给自己制造立威的机会,虽说云中子不喜张扬,但他知道自己若要持掌阐教,与南极仙翁一战已是在所难免。

    “弟子遵命。”云中子出列躬身道。

    众人出了玉虚宫,南极仙翁便与云中子架祥云飞升上了高空。

    元始天尊手一扬,一道金光便从他手中射出,乃是一金黄色的三角旗,正是杏黄旗。那旗一展开,便有万道金光冲天而起,万朵金莲隐现旗面上。

    杏黄旗无边无垠,似乎与整个玉清天融在了一起。

    “师兄请了!”云中子微微向南极仙翁躬身道。

    南极仙翁闻言也不客气,祭起五火七翎扇。此扇乃厉害法宝,当年南极仙翁用此扇曾轻松破过十绝阵中的红沙阵。

    五火七翎扇一入空便大如巨山,七根羽翎燃着五色火光,天地顿时炎热无比。

    呼呼!大如巨山的五火七翎扇狠狠地朝云中子扇去,顿时狂风大作,风中带着浓浓烈火,甚是威猛,稍有不慎不是被烈火烧为灰烬,便是被这飓风刮得无影无踪。

    底下观望之人,看得心旌摇曳,人人以为云中子难敌此等厉害进攻。只有元始天尊、张三丰等四人面带微笑,一点也不着急。

    云中子见风猛火旺,却丝毫不惊慌,微微一笑,便有二十四道光柱冲天而起,那光柱五色毫光绽放,将云中子围了起来。

    顿时众人便只见一团五彩虹光在狂风烈火中,纹丝不动,却再也看不到云中子的身影。

    定海神珠!南极仙翁脸色一变,他一直以为定海神珠落入了张湖畔之手,却未想到竟是在云中子手中。

    南极仙翁知道定海神珠厉害,猛一咬牙,目中闪过一道寒光,一鸠头玉杖从他头顶猛地冲了出来。

    那鸠头玉杖一出来,便狠狠地朝五彩光团砸去。

    轰!得一声巨响,五彩光团阵阵涟漪,煞是好看,而鸠头玉杖飞回了南极仙翁手中。

    隐身二十四诸天大阵中的云中子脸色微微一变,以他如今的修为和阵法造诣,施展起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威力早比当年的燃灯施展起来厉害了不少。他不反攻南极仙翁乃给他些面子,想让他知难而退,却未想到南极仙翁竟不知好歹。

    云中子心意一动,那光团中便分化出十二道光,十二道光如流星般向南极仙翁划去。

    南极仙翁见状,大急,使劲地煽动五火七翎扇,却丝毫阻挡不了那十二道光。

    他又急忙祭起鸠头玉杖,在空中布下杖影重重,密不透风。

    叮当!叮当!十二颗定海神珠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发出清脆的声音。

    南极仙翁心神连连受震,再也控制不住鸠头玉杖,鸠头玉杖灰溜溜地往下跌落,而定海神珠仍然向南极仙翁落下。

    南极仙翁躲闪不及,被定海神珠给打了跟头,狼狈至极。

    而此时云中子也现了身了,微微向南极仙翁躬身道:“师兄得罪了。”

    南极仙翁贵为元始天尊门下大弟子,自燃灯走后,便一向以副教主自居,没想到今日跟云中子刚刚交手,便跌了个大跟头,顿时恼羞成怒,感觉极是丢脸。这人一急,一怒,便容易失分寸。

    “你不过占了定海神珠之威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南极仙翁脸色难看地讽刺道。

    南极仙翁这句话,竟然也引得不少人点头赞同,而南极仙翁见状,便更想扳回脸面,继续道:“你有本事不用定海神珠与我一战。”

    仙人打斗,一靠的是法力,二靠的是法宝。一个仙人拥有厉害的法宝,乃是他的机缘和本事。打斗之时,祭的自然是越厉害的法宝越好,难道还非要取了跟你相当的法宝才能打斗不成。

    南极仙翁讲这话明显是一种幼稚的行为,元始天尊乃要面子的人,见自己的大徒弟在外人面前竟然讲出这等幼稚的话语,心中很是不高兴。

    云中子虽虚怀若谷,但骨子里却是有股傲气,不容任何人羞辱的傲气。他来玉虚宫,南极仙翁冷嘲热讽,他敬他是大师兄。如今他以定海神珠败他,给了他面子,未下重手,南极仙翁却仍咄咄逼人。云中子终于有些怒意,淡然道:“既然师兄嫌我这定海神珠碍眼,我弃而不用便是。”

    南极仙翁闻言,心里暗暗一喜,暗道,没了定海神珠,看你怎么挡得住我两大法宝的进攻。

    两人又复上了高空。

    南极仙翁仍然祭了五火七翎扇,呼呼地朝云中子扇去,恨不得将云中子给扇出玉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