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嫦娥
    第六百六十七章嫦娥

    迎了黄帝回瑶池,说来也怪,无当圣母此时却又再次起身,迎接黄帝。黄帝声望极高,西方教与南瞻帝君有仇自然不同三教一同迎接,如今却是同了三教共同迎接黄帝。

    四教共迎黄帝,这回不仅帝俊嫉妒的要命,就连玉帝与王母也是妒火中烧,心中对黄帝忌惮得不得了。

    很快蟠桃盛宴便开始了。

    席间众人品桃饮酒,高谈阔论。瑶池之上,仙女轻纱飞舞,美不胜收。

    突然间,瑶池上的仙女纷纷散去,万千花瓣从高空上散落,霞烟缥缈。

    一张绝美的脸从花瓣霞烟中渐渐露了出来,这张脸似乎不属这个世界,似乎来自一个遥远的世界。

    整个天地突然变得静悄悄,只有瑶池边的那棵玉树在发出悦耳的声音。

    “嫦娥!”有人轻声叫了出来。

    天蓬手中的酒杯从他手中滑落,洒了一地,他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只有飞凌在瑶池之上的嫦娥。

    嫦娥翩翩起舞,她的舞姿是那么的美。但张湖畔从她的舞里看到了凄美,看到了无奈。

    玉帝的双目流露出深深的眷恋和惋惜。

    多么美的人,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王母眼中闪过妒恨。

    帝俊的双目也紧紧地盯着嫦娥,忘了手中的酒,忘了桌上的仙桃,忘了一切。这是个让他心动的女人,自从有一次盛宴上看到她时,他就深深喜欢了这个女人,可惜玉帝也看上了她。

    嫦娥飞舞着,她看到了天蓬,看到了让她日夜思念的天蓬。她在舞,舞给天蓬看。

    嫦娥笑了,她看到天蓬那傻傻的样子,笑了。

    微微的笑,顿时天地便失去了一切颜色,万古不化的冰雪似乎突然间消融了。

    真美!颜诗芸轻声感叹道。

    不知道她是在感叹嫦娥的舞,还是笑。

    玉帝和帝俊的双眸几乎同时闪过一丝杀机,那杀机是对天蓬而发,因为嫦娥独独对他笑了。

    一支舞毕,众人久久陶醉。

    “嫦娥,过来给各位上仙敬上一杯。”王母目中的妒恨不见了,满脸喜爱地向嫦娥招招手,道。

    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天蓬心中升起。

    嫦娥领了命,从玄都大法师开始,一一敬过酒。

    帝俊失态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嫦娥这张毫无瑕疵的脸,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地闻到嫦娥身上的幽香,接过嫦娥敬过来的酒,却迟迟未饮,双目未眨地注视着嫦娥。

    实际上不止帝俊一人有些失态,南极仙翁、燃灯、弥勒等人都微微有些失态。但这个时候,王母的声音却响起了。

    “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帝君何等英雄,仍然难过嫦娥这关。本宫素喜成人之美,既然帝君真的喜欢,本宫便让嫦娥”王母娘娘说到这里故意放慢了语速。

    张湖畔的脸色微变,他终于明白王母娘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天蓬脸色大变,虽与嫦娥只能隔广寒宫遥望,但他心中有嫦娥,嫦娥心中有他,虽恋得凄苦,却总有盼头,却总有凄美的幸福在心头荡漾。但嫦娥若跟了帝俊,那么从此以后,他们便再也无缘相见,他便永远失去了嫦娥。

    嫦娥闻言,心神猛地一颤,手中的酒瓶竟然失手掉在地上。

    天蓬心狠狠地被酒瓶落地的声音给撞击了一下,猛地站了起来,道:“不行!”

    王母脸色陡变,满脸怒气,却未发作。

    帝俊脸色也陡变,他心高气傲,得西方教相助,如今又恢复全盛时期的功力,早已暗中以玉帝自居,刚才嫦娥独独对天蓬露出笑容,他就已经对天蓬动了杀心。如今王母明明准备将嫦娥赠送与他,天蓬竟然敢当着仙界众仙之面,当面阻拦,与他争风吃醋,帝俊威严何在?

    “大胆天蓬,捣乱盛宴,目无尊长,来人将他给轰出去!”帝俊满脸怒气地喝道。

    帝俊此举虽然有些越权之嫌,但天蓬明显触犯了帝俊,他要轰个元帅却一点也不算过分。

    早有天兵天将从旁边出来准备轰走天蓬,但如今嫦娥要被赐帝俊,天蓬岂肯离去,一拳便将来兵来将放倒。

    张湖畔还在思考解决办法,没想到天蓬却已经放倒了好几个人,暗道了声,糟糕!

    果然,帝俊见状,暗自嘿嘿一笑,这回却是谁也救不了你了。

    “犯上作乱,不尊法令,蛟魔王何在?”帝俊冷声道,杀气凛凛。

    “属下在!”复海大圣出列应声道。

    “将天蓬元帅擒了,押斩仙台砍了。”帝俊道。

    玉帝与王母虽怒帝俊毫不将他们两放在眼里,心里却暗暗开心,冷眼旁观。

    杀吧!只要杀了天蓬,就让孙猴子去找你算账,然后再拉上云明小儿,扯上西方教,统统都上。可惜了,今日孙猴子怎么不来,否则可以马上开打了。不过这样也好,等砍了天蓬这仇也就结死!

    玉帝与王母对视一眼,暗暗冷笑,所思竟是一模一样。

    嫦娥花容失色,凄美地回头看了天蓬一眼,膝盖一曲,就准备向帝俊跪下,求他饶了天蓬元帅一命。

    张湖畔暗暗叹了一声,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天蓬和嫦娥。天蓬虽然在别人眼里不过只是一元帅,但在张湖畔眼里却是兄弟。兄弟有难,他却不好不出面,哪怕这一出面影响了大局。

    张湖畔微微发出一道法力阻止了嫦娥的下跪,起身道:“慢着!”

    黄帝见张湖畔终于出面,心里微微一叹,此次明显天蓬理亏,身为帝君,牵一发而动全身,此子终究还是太重感情。黄帝虽然暗叹张湖畔出面有些孟浪,但心中反倒更喜欢张湖畔。

    蛟魔王却理都不理张湖畔的命令,仍然径直往天蓬而去。

    长眉真人和张海天脸色一变,飞身拦住了蛟魔王,怒喝道:“大胆,无视帝君之命。”

    长眉真人与张海天的气势牢牢锁定蛟魔王,蛟魔王脸色微微一变,终于立在了原地,因为蛟魔王知道眼前两人不是他一人可敌。

    帝俊目中杀机一闪,两道寒光从他的目中射了出来,直逼张湖畔,冷声道:“南瞻帝君这是何意,莫非要袒护这犯上作乱的贼子不成?”

    张湖畔毫不示弱地看着帝俊,冷声道:“帝俊犯上作乱的是你吧,有陛下在此,此事自然有陛下秉公处理。”

    接着张湖畔微微向玉帝和王母躬了下身,道:“还请陛下发落天蓬。”

    说完张湖畔的目光直视玉帝和王母。

    玉帝与王母脸色微变,他们没算到张湖畔会跳出来,在他们的设想中,以孙悟空的性子,他若来,肯定是一棍子向帝俊砸去,自己两人就等着看热闹。但张湖畔却给他们踢皮球,这个皮球不好接啊,玉帝和王母的如意算盘乃是让帝俊杀天蓬,好让他与花果山,南瞻帝君府结下深仇。如果玉帝自己杀,那岂不是要重演大闹天宫,而且这次估计还要加上个南瞻帝君,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玉帝也是了不得的人物,闻言,立刻道:“天蓬贬为凡仙,永不录用。”

    张湖畔松了口气,知道玉帝终究还是不敢往死里得罪自己与孙悟空。

    “不过,王母既已经言……”玉帝的话刚说到一半,张湖畔却打断了玉帝的话,道:“陛下,这成人之美之事,还需你情我愿,男欢女爱。天蓬深恋嫦娥,故刚才才会失态,可见他对嫦娥之深情。若嫦娥也喜爱天蓬,何不将嫦娥下嫁给天蓬呢?”

    说完,张湖畔还未待玉帝回答,就回头问嫦娥,“你可喜欢天蓬?”

    嫦娥深情地遥望着天蓬,坚定地道:“喜欢!”

    玉帝心里那个气啊,酸溜,酸溜的,帝俊更是连脸都气得煞紫了,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张湖畔。

    “南瞻帝君此言差矣,王母贵为仙界母后,一言九鼎,岂可说改就改!”一个声音阴森森地响起。

    张湖畔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一转,冰冷地盯着燃灯,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意。

    好,好连西方教也开始扯进来了,王母暗自开心。面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娇声道:“南瞻帝君与燃灯副教主所言皆有道理,让本宫好生为难!”

    “娘娘却也没什么好为难的,自古以来英雄争美之事层出不穷,何不让天蓬与帝俊决斗一番,胜者便娶了嫦娥,也好在仙界留下一段佳话。”燃灯继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