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蟠桃盛宴
    第六百六十六章蟠桃盛宴

    太子冷汗顿时止不住地往下流,南瞻帝君一伸手,连七杀星君都要灰溜溜逃跑,要杀自己还不跟杀蚂蚁一样。

    “当年南瞻帝君不过才是一小人物时,就敢与普贤真人决战,后更是杀长耳定光仙弟子,杀南海龙王,杀大鹏明王,合云中子、齐天大圣战燃灯,从未退怯过。如今他手下群雄汇集,连九天玄女、牛魔王、玄天狐王、狮驼王都归了他,可见其厉害。”七杀星君继续道。

    清罗岛美轮美奂,岛上零星地坐落着几座宫殿。

    此岛虽然归张湖畔名下,但张湖畔如今却已经贵为南瞻帝君,整个南瞻部洲有三分之二尽归他手,况九天玄女在九天山附近也有不少仙岛,清罗岛对于如今的张湖畔而言已经算不得什么了。而且这岛临近昆仑山,有些不便,故张湖畔只命人在此岛上造了几座宫殿,却没派人驻守。

    张湖畔带着颜诗芸飞落清罗岛,入了一座宫殿,长眉真人和张海天自动当起守卫宫门的职责。

    “多谢帝君仗义相救,诗芸粉身碎骨也报答不了。”入了宫,颜诗芸突然跪地向张湖畔磕头。

    张湖畔看着颜诗芸双臂尽失,凄凄惨惨,虽说乃是因为扯清与龙吉公主关系的缘故,自己不好阻止,但心里仍然忍不住深深地自责,认为自己未尽到保护之责。

    张湖畔轻轻扶起颜诗芸,深深叹了口气道:“莫非你不认得我了吗?”

    颜诗芸闻言,娇躯剧烈地颤抖起来,泪水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哇的一声,扑在张湖畔身上放声哭了起来。

    这一刻张湖畔再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帝君,是她唯一的亲人,是那位狠心的初恋情人。

    张湖畔轻轻抚摸着颜诗芸的后背,任她放声痛哭。

    良久良久,颜诗芸才停止了哭泣,通红的美眸盯着张湖畔,突然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张湖畔一惊,急忙将她扶了起来,道:“诗芸你这又是为什么?”

    “湖…….帝君求求你一定要为我姐姐报仇!”颜诗芸哭着哀求道。

    张湖畔目中寒光一闪,道:“你且不要急,这仇我是一定会帮你报的,只是此贼乃玉帝与王母唯一的儿子,我若在此时杀了他,必然立刻引得玉帝与我为敌。如今我与西方教结怨,不宜过早与玉帝结下此等深仇。”

    颜诗芸乃聪明之人,知道要杀太子不是一时一刻的事情,闻张湖畔答应帮她报仇,心已足矣,连连谢恩。

    张湖畔暗自轻轻叹了口气,知道颜诗芸心里虽然还有自己,但地位的天壤悬殊,让清醒过来的她再不敢有丝毫逾越之举。

    “你且坐下,我帮你理下伤势。”张湖畔轻声道。

    颜诗芸闻言乖乖盘坐,张湖畔见状将手轻轻按在她都上,顿时浩瀚无比的法力犹如洪水奔涌而下。

    颜诗芸断臂处开始重新长出粉嫩晶莹的手臂,一身功力也尽复,甚至比以前长进了不少,离大罗金仙愈加接近。

    “没用的东西,整天拈花惹草,今日要不是在昆仑山附近,估计你连命都要丢了!”玉帝满脸阴沉地怒斥道。

    瑶池宫中,太子猛地抬起头来,不服道:“孩儿不过要两个仙女,又不关他之事,况他不过一帝君,难道父皇与母后就看着孩儿受欺?”

    “就一帝君?”太子不说还好,一说,玉帝越发恼火,骂道:“天庭有几位帝君啊?又有哪位帝君敢明着跟西方教对着干的?屁点大的本事都没有,口气倒是大得很!”

    “够了,够了,穷嚷嚷什么?”王母终于开口了,“这次云明这样做,确实有些过了。姑且不论他为何为了一位仙女大动干戈,但他既然放了皇儿一马,说明他还是不想跟我们结下不可开解的仇恨。既然如此,我们就当不知道这件事,还是安心坐山观虎斗。”

    说完王母瞪了太子一眼,道:“这段时间乖乖给我呆在昆仑山,什么地方也别去。”

    太子灰溜溜地走了后,玉帝满脸阴沉道:“没想到云明竟然已经厉害如斯,连七杀星君一招都不敢抵。”

    王母冷哼一声,道:“听说帝俊如今已经恢复了当年全盛时的功力,甚至尤胜过去。云明不厉害一些怎么能收拾了他,不厉害又怎么能引得西方教忌惮?”

    玉帝闻言,点了点头,道:“言之有理,只是这云明确实是个人物,以前还是大大低估了。”

    瑶池仍然碧绿如染,清澈见底,万顷碧波沉静得如同一块巨大的翡翠。

    只是空中不时响起的仙音,地上不时的人来人往,打破了这片幽静的美丽。

    身着宫装的仙女,犹如翩翩起舞的彩蝶在瑶池上穿梭着,手中有托着仙桃的,也有托着琼浆玉液的。

    昆仑岛闻名仙界,不过张湖畔却是第一次来。

    远远见到昆仑山层层叠叠,直插云霄,暗暗感叹昆仑山之雄伟时。早有天兵天将飞过来盘问,当那些天兵天将知悉眼前一袭青衣的男子便是南瞻帝君时,立刻跪地参拜。

    因张湖畔由南而来,故参拜完毕,为首将领陪同张湖畔由南门入昆仑山。

    入了南门,踏云直上九重山。还在半空时就遥见第九层高山上飘下仙乐,亮起万道瑞光,空中散落五彩花瓣,纷纷扬扬,乃是众仙卿神将得报南瞻帝君到了,纷纷离瑶池来迎接。

    来迎接人有相识的,也有不相识的。为首两人却是两好兄弟,一位是雷震子,一位是天蓬元帅。

    张湖畔向众人微笑点头表示谢意,然后对携手而来的雷震子和天蓬元帅道:“两位哥哥也来了。”

    雷震子笑了笑,两眼却看向随张湖畔而来的颜诗芸,道:“一段时日未见,我却又多了位弟妹。”

    天蓬元帅也笑道:“众兄弟中也就你最厉害了。”却也不知道他是指张湖畔的功力而言,还是指张湖畔泡妞本事。

    颜诗芸闻言,羞得连脖子都红了,心中既恼雷震子与天蓬元帅的口不遮言,却又很是喜欢,同时又怕张湖畔听了不高兴,毕竟以前张湖畔在世俗中的时候就曾拒绝过她,如今贵为南瞻帝君,如此威风,自己更是配不上他了。

    张湖畔却丝毫不以为然,笑了笑对颜诗芸,道:“这两位都是我的好兄弟,这位是雷震子仙君,这位是天蓬元帅,你称他们为雷大哥,朱大哥便是。”

    颜诗芸闻眼前两位便是威震仙界的雷震子和天蓬元帅,心里微微一惊,见张湖畔叫她称他们为大哥,心里感觉甜滋滋。细声细语叫了声雷大哥、朱大哥。

    众人说说笑笑,上了九重山。

    张湖畔贵为帝君不与雷震子等人同席,他的席位在瑶池之南,雷震子等人是在瑶池之北。故上了九重山,他们便分了开来,张湖畔领着长眉真人三人往南而去。

    张湖畔由于受颜诗芸之事拖延,故来得有些迟。他到之时,南席已经来了不少厉害人物。

    玄都大法师、南极仙翁、无当圣母、弥勒、燃灯五人乃代表五位教主而来,故与玉帝王母并排而坐。

    六大帝君,四大神君等天庭高位者席位在左边。其他三教九流,如太乙真人、玉鼎真人、石矶娘娘、西方教中已经暗中荣升为三教主的多宝也称释迦牟尼、慈航道人、普贤真人、张果老、吕洞宾等人在右边。

    张湖畔在常人眼里乃南瞻帝君,但在无当圣母、八仙等人而言却是同门,而且还是一派之尊。

    虽说张湖畔与截教、与五庄观的关系目前还不宜公开,但表现得稍微热情却并不碍事。故无当圣母、张果老等人见南瞻帝君到来,纷纷微笑着离席上前迎接张湖畔。

    无当圣母乃代表截教教主而来,玄都大法师和南极仙翁见她竟离席迎接,心里微微一惊,也立刻离席迎接,以示三教一家,共进退。

    三人既离席,三教之人无不离席迎接。

    玉帝与王母见状无奈离席迎接,唯有西方教与帝俊未上前迎接。

    帝俊双目不时闪烁着嫉妒的目光,燃灯更是气得几乎连脸都绿了。

    张湖畔微笑着与众人一一行过礼,然后找了一个席位坐下。

    就坐后,张湖畔微微打量四周,六位帝君如今来了三位,黄帝、颛顼、帝尧三位还未到。

    过了一会,颛顼、帝尧也分别陆续到来,只是无当圣母却再未起身相迎,不过这两人乃中华先祖,张湖畔都一一起身迎接。

    很快又有人称黄帝到了,颛顼、帝尧、帝舜三人乃是黄帝子孙,故立刻起身,张湖畔也立刻起身,四人同离了瑶池,领仙卿神将同往而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