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杜鹃啼血
    第六百六十三章杜鹃啼血

    这世界上的事,还真是好事不灵,坏事却特别之灵,两人正说笑之间,那八太子果然领着一帮手下,大摇大摆地朝蟠桃园而来。

    守园仙吏一见太子到来,个个暗自叫糟。这蟠桃园的果子颗颗都是登记在册,太子一来,每次都是肆意摘采吃拿,光这样也就罢了,他们最多等他们走后,清点一遍,偏生太子吃了还任意糟蹋。他们却又不好言声,害得每每被训斥未看好蟠桃园。

    如今王母重开蟠桃盛宴,这蟠桃园便越发重要,光今年,王母就游览蟠桃园数次,万一被她看到残枝败叶,哪还有命在。

    公主算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们倒还敢言上一两句,但太子大驾他们却哪里敢拦,急忙跪地迎接。

    “还不开了蟠桃园,殿下要游览桃园。”紧跟太子身后的一位小白脸型的大罗金仙级将军喝道。

    那看管蟠桃园的为首仙吏,乖乖命人开了桃园,磕头道:“这几日有蟠桃盛宴,说不准王母娘娘会引人来桃园观赏,还请殿下采摘之时轻手轻脚些。

    太子闻言,脸色顿时一寒,那小白脸将军立刻怒喝一声,阴森森地看了那仙吏一眼,冷冰冰道:“狗奴才,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这蟠桃园是谁的?”

    那仙吏立刻惊若寒蝉,不敢再言语。

    太子领着众人入了蟠桃园,连看都不看前园的桃子,直奔后园而去。

    桃子还未摘,却已经闻到阵阵别样幽香,两眼看到片片桃花之中,竟有靓影浮动,顿时两眼一亮。

    彩萱仙子与颜诗芸此时也已经看到了太子等人过来,她们只耳闻过太子,却未见过太子,不知道那人就是太子,只是心中有些奇怪,这些人怎么可以来蟠桃园。

    太子定睛一看,发现自己那后宫佳丽三千跟眼前这两位女子比起来,却都成了庸姿俗粉,顿时心花怒放,淫欲大动,暗道什么时候昆仑山有这么动人的仙女,自己怎么却一点都不知道?

    太子向身后众人手一摆,那些人都是太子身边的护从,哪里不知道太子动什么心思,那小白脸将军立刻喝道:“你们是何人,竟敢到蟠桃园采摘仙桃?”

    彩萱仙子与颜诗芸闻言,虽是初次来昆仑山这等显贵之地,但她们乃龙吉公主门下,又是奉命采摘蟠桃,倒也丝毫不惧。若不是此乃非常之地,又见对方人多势众,实力强悍,她们早就杏目圆瞪,怒斥回去了。

    “我们乃龙吉公主门下,奉王母娘娘之命摘桃设宴,你们却又是何人,来过问我们?”彩萱仙子娇声道。

    “哦,原来是大姐门下的仙子,倒是我们惊动你们了。”

    太子闻言终于开口,心里却又活络了开来。若是寻常仙女,他此时早就让人擒了来,回太子殿中寻欢,但龙吉公主却是个性格有些刚烈的女子,又是大姐,太子倒有些惧她。

    颜诗芸两人闻言,芳心顿慌,因为整个仙界称公主为大姐的男子也就太子一人。

    “彩萱、诗芸拜见太子。”

    两人心里虽慌,但礼数却不敢少,急忙向太子行礼。

    太子听到两人犹如黄鹂般的动听声音,又见她们行礼时楚楚动人的诱人模样,几乎魂都要丢掉了,不过表面上却表现得彬彬有礼,可惜他的真面目,彩萱仙子两人却早就看了个透。

    既然知道眼前之人便是太子,两人自然唯避恐不及,行过礼后,便立刻告退去别处摘桃。

    那太子寻得这般美人儿,岂肯放过,如蜜蜂沾上了蜂蜜,亦步亦趋地紧随两人身后,找各种话题与两人搭讪。而其他之人,则个个知趣地远远散开。

    彩萱与颜诗芸只想快快采完仙桃,也好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偏生那太子越说却越是露骨,彩萱与颜诗芸本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岂容太子在旁说这等污秽耳目之言,脸色越听越是冰寒,最终彩萱仙子先忍不住,冷声道:“太子请勿打搅我们姐妹采摘仙桃。”

    那八太子虽然说风流,却也是贵为太子,在昆仑山,不,在整个仙界谁敢不给他面子。彩萱仙子与颜诗芸虽美丽无比,但终究不过是龙吉公主的门下仙女,若不是太子有些顾忌龙吉公主,早就下手了,哪里还会在这里耗着。如今放低身段,好言相与,却换来了美人冷冰冰的面孔,加冷冰冰的话语,顿时满脸阴沉,怒道:“不知好歹的贱婢!”

    说完便拂袖往那小白脸将军走去。

    那小白脸将军表面上似乎举目他望,但两耳却竖着关注太子那边事态,见太子满脸阴沉往他这边而来,立刻大喝一声道:“大胆,竟敢偷食仙桃,来人,将那两个偷桃贼给抓了。”

    那跟随而来的人个个至少都是金仙人物,闻言立刻如狼似虎地往彩萱仙子与颜诗芸而去。

    彩萱仙子与颜诗芸闻言,俏脸顿变,心中既是气愤,又是惊慌。

    两人都是聪明人,知道人家是存心嫁祸,互相招呼一声,立刻飞身往蟠桃园外而逃。

    这蟠桃园乃王母珍爱之园,太子虽然恃宠却也不敢在这里打斗,见两人逃窜,正合他的意。

    两个金仙,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他的手掌心呢。

    太子满脸得意,不慌不忙带着一群人朝两人飞逃的方向追去。

    众人闹出这番动静,蟠桃园的其他仙女自然知道了,只是却没人敢吭声。等众人一离开,她们便派了皂衣仙女快快去寻龙吉公主。

    龙吉公主虽然性格刚烈,但太子怎么说都是她的亲弟弟,彩萱仙子两人也不敢去寻龙吉公主主持公道。飞离了昆仑山,慌不择路之下,一路往南飞去。

    太子等人见她们飞离了昆仑山,一路往南而去,都流露出狰狞的笑容。

    强抢仙女又不是什么光荣之事,当然还是离昆仑山越远越好。

    “给我慢慢追,等远离了昆仑山,嘿嘿!”太子淫笑连连。

    众人会意,在两人后面远远吊着,否则太子身后有两位大罗金仙,他自己也是大罗金仙,还有十多个金仙,哪里轮得到彩萱仙子与颜诗芸逃离这么远。

    两人渐渐远离了昆仑山,但身后的人却犹如鬼魂不离,两人暗暗叫苦,心里明亮如雪,知道太子安的是什么心。

    “妹妹,你且快快离去,不要再回天庭,不要再回凤凰山,找个掩蔽地方藏起来吧!”彩萱仙子目露坚定,说道。

    颜诗芸闻言花容失色,斩钉截铁地回道:“不行,要走姐姐走,妹妹挡他们片刻。”

    彩萱仙子闻言,边飞,泪水边飞落,不知该如何劝颜诗芸,可又不想两人一同白白送命。

    “妹妹,你天赋比姐姐好,你若躲起来,修得高强的本事,或许有一天还有为姐姐报仇的希望!”彩萱仙子说道。

    要想杀太子报仇,哪怕她们天赋再高却也是枉然,彩萱仙子无非找个借口劝颜诗芸而已。

    彩萱仙子说完,竟然猛地转身往太子等人迎去。

    颜诗芸没想到彩萱仙子话语间便转了个身,正准备转身,便听到彩萱仙子的声音在她耳边充满怒意地响起:“妹妹,你若非想让姐姐白白牺牲吗?你若现在掉头,姐姐这便了解了自己性命!”

    颜诗芸那双犹如精灵少女般梦幻的眼睛,顿时落下串串珍珠般的泪珠,止也止不住。

    凄厉地叫了一声姐姐,化为一道白光往远处而去,空中洒下点点鲜血。

    杜鹃啼血,血映空!

    “放过我妹妹,我随你便是了。”彩萱仙子拦住太子,冷声道。

    太子更喜欢的却是颜诗芸那对充满灵动的眸子,见状,哈哈一笑道:“我却是两个都要。”

    说着手一扬,便准备先抓了彩萱仙子,再去追颜诗芸。

    彩萱仙子见状,脸上闪过凄美的笑,身上猛地金光暴涨。

    太子等人见状,顿时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空中亮起无比绚丽的光芒,将天空辉映得犹如梦幻般的凄美。

    “疯了,疯了!”太子气急败坏地叫嚷道,然后带着众人往刚才白光消失的方向追去。

    颜诗芸身子猛地在空中颤抖,鲜红鲜红的血犹如泉水般从她嘴中喷涌而出,整个人抽搐地弓着身,跌落云端,一头往下栽了下去,直直往下跌落。竟是姐妹连心,她感觉到了彩萱仙子的逝去,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哀恸,心神失守,经脉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