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三丰下南瞻
    第六百五十二章三丰下南瞻

    众人脸色蓦然黯淡了下来,通天去前,便有预言,并且只设金灵副教主,未立教主,众人都已知道张三丰非通天,但通天如今却只能在张三丰身上找回。

    “弟子明白,愿尊您为掌教老爷。”众人俯伏与地道。

    张三丰欠通天人情,来上清天本就有意持掌截教,以求振兴截教,闻言,点头,与众人说了几句话,便遣散众人,独独留下金灵圣母四人。

    “老爷持掌截教一事,是否需知会大老爷和二老爷?”金灵圣母问道。

    张三丰道:“通天道兄既去,以往恩怨皆了,再无大老爷,二老爷之说,不知会也罢。”

    通天之痛,如今便是三丰之痛,通天既殁,他与老子和元始的是非恩怨,张三丰不想再多纠缠,就当一死百了。

    金灵圣母四人本就对人教、阐教当年引狼入室心有不满,闻言心里反倒痛快,只是那西方教她们却不想就此作罢,所以金灵圣母问道:“莫非连西方教之事也了了?”

    张三丰闻言,目中寒光一闪,道:“老子、元始与通天道兄有同门兄弟之谊,故恩怨相抵,西方教却与通天道兄有杀身之仇,岂可就此算了?”

    金灵圣母四人闻言,颇感欣慰,只是她们俱都是厉害之人,知道如今的张三丰仍未证至圣之位,估计只与镇元子相当,认为要想报仇却有些痴人梦想,却不知道张三丰由武入道,非同寻常,所以金灵圣母继续道:“西方教如今势大,不借助人、阐两教之力,恐截教独木难支。”

    张三丰身上猛然散发出一股傲气,这股傲气却是比通天当年的傲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通天道兄当年一人独战四大教主,何等壮哉,我如今不过独挑西方两教主而已,虽现在不是对手,却未必就一直不是对手。”

    金灵圣母四人顿时两眼朦胧,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眼前之人到底是张三丰还是通天。

    “弟子愿与掌教老爷共生死!”金灵圣母四人同声道。

    张三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问道:“本尊想打听一事。”

    四人皆竖耳恭听,不知道何事值得张三丰打听。

    “如今仙界可有武当派?”

    四人齐摇头。

    张湖畔既然能感应到张三丰的存在,张三丰自然也能感应到张湖畔的存在,所以张三丰闻言并不死心,继续问道:“可有听过云明道长?”

    张湖畔如今乃仙界帝君,四人自然晓得,金灵圣母还在人参果会上见过一面,闻言急忙道:“弟子倒见过一位名为云明的道长,乃一厉害人物,如今已是南瞻帝君。”

    张三丰与张湖畔情同父子,闻言,两眼顿时一亮,竟一时忍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急问道:“他长相如何?如今又身在何处?”

    金灵圣母将张湖畔长相做了一番描述,张三丰听得不停点头,嘴里喃喃道:“没错,是他,就是他,没想到这小子如今竟然当了帝君,哈哈!”

    金灵圣母四人闻言好奇无比,她们只知张三丰融合了通天,乃通天预言的教主,却一点都不知道张三丰的过去未来,更没听说仙界有玄一这号人。

    “莫非掌教老爷认识南瞻帝君不成?说起来,这南瞻帝君如今与西方教结怨颇深,如今西方教势大,我等三教都有意拉拢他,借他之手暂挟制西方教的发展,以免三教正面与西方教起冲突。”金灵圣母言道。

    何止认识,就连他的屁股,小时候都是张三丰给他擦的。

    张三丰闻言,目中杀机一闪,看来就算没有通天一事,自己与西方教也迟早得战上一回。

    “哈哈,本尊岂能不认识他?”张三丰仰天一笑,不过毕竟还未见到其人,张三丰也不想过早言他与张湖畔的关系。

    “你既然与云明有一面之缘,今日便带我去会会他。”张三丰道,语气中难掩兴奋之情。

    “我等也想与老爷一同前去。”云霄娘娘道。

    原来她们见张三丰来上清天,屁股还未坐热,便急着去拜访张湖畔,难里还按耐得住好奇之心。

    如今金灵圣母四人说起来也算是他张三丰的弟子,张三丰想想让她们与张湖畔见上一面也好,于是便笑着道:“同去,同去。”

    教主出行非同小可,那元始天尊每次出行,都有南极仙翁持玉符先行开路,他方才坐九龙沉香辇后至而到。老子最不讲究排场了,每出行却也有玄都大法师牵板角青牛而行。通天教主昔日出行也有群仙随从,仙乐盈空,佩环之声不绝。如今截教虽然落寞,却怎么说仍是三教之一,就算玉帝见截教教主也得率众仙卿神将,明香引道。

    “掌教老爷且稍候,弟子这便遣人先行南瞻部洲一趟,让南瞻帝君恭候老爷大驾,然后再起众仙随驾。”金灵圣母躬身道。

    张三丰乃有名的邋遢道士,风尘世俗,神龙见首不见尾,哪里将这些繁文缛节放在眼里,闻言,摆手道:“免了,免了,命童子去将奎牛牵来即可。”

    张三丰之意,四人不敢忤逆,便让人牵了奎牛来。

    这奎牛独眼独脚,身长七丈,铜筋铁骨,那独脚犹如大柱,站立地上巍然不动。这奎牛乃上古神兽,通天之坐骑。

    奎牛似乎认得张三丰,见到张三丰,独眼里竟然滚落数滴斗大的泪滴,单膝缓缓屈地。

    张三丰上了奎牛,金灵圣母四人临时充当起了仙女之职,两边护着张三丰直奔南瞻天城而去。

    “帝君,如今西方教似乎越来越猖狂了。本是我方收服之地,他们如今也开始染指了。”长眉真人两眼凶光毕露,言道。虽已归服武当派,很显然长眉真人懂得在不同场合用不同的称呼。

    “那帝俊仗着有西方教的支撑,手似乎也伸得太长了,竟然举着上古妖帝之旗到我南瞻部洲来招抚妖族。依我看,是时候给他们点教训了。”牛魔王同样凶光毕露,言道。

    “依我之见,牛兄和长眉的话也并不无道理。如今我方实力不停上涨,就帝君一人便能独挡燃灯,再加上云中子上仙、九天娘娘、大圣和我们等人,不是教主亲临断讨不得好去。就算教主亲临,那老子、元始天尊能看着我们被西方教教主给灭了吗?依我看来,这险也得冒一下,否则此消彼长,与我不利。”玄天狐王不愧为老奸巨猾之辈,闻言,并立刻分析起风险。

    张湖畔目中寒光闪烁不定,若不是考虑到西方教两大教主犹如两座巨山压在头顶,以张湖畔如今的实力,早就闹它个天翻地覆了,哪肯让人家在自己家门口闹事,却仍然憋着口气。

    “他们若敢主动惹事,便让他们有来无回,至于其它之举,等本座拜访过老师和大圣再做打算。”张湖畔道。

    玄天狐王、张道陵之辈闻言,点了点头,道:“本该如此。”

    长眉真人、牛魔王等好凶杀之辈,知道张湖畔终于动了杀机,则个个浑身杀气凛凛。

    “居说王母娘娘数百万年未开蟠桃盛宴,况这十多万年玉帝也一直安于本分,不知王母为何突开蟠桃盛宴,不知道各位有没有什么高见。”张湖畔问道。

    “玉帝能威震仙界,可以说有一半王母娘娘的功劳。自从大圣闹了蟠桃盛宴之后,王母娘娘便不再开蟠桃盛宴,今次突然要开,恐怕总有玄机在内,只是是何玄机,却很难猜测,只有等帝君去了方才能揭晓。”玄天狐王言道。

    张湖畔本也没寄希望能问出个所以然来,见玄天狐王都这般说了,便点了点头道:“如此便也只能走着瞧了。”

    且说张三丰带着金灵圣母四人,出了上清天,一路奔到了南海上空。突然间远远看到一道金光拥着璎珞华盖,毫光大放,仙音缥缈,向五人飞飘而来。

    只是那道金光突然便掉头了,张三丰定睛一看,却是一女子骑着一头金毛犼,在璎珞华盖之下,两旁各有一童男童女站定,下方是一座祥云结成的莲台。

    金灵圣母四人脸色微微变了变,目中寒光闪烁。

    张三丰虽然融合了通天生命精华,却也不是将通天的所有记忆收为己有,只感觉那金毛犼有些熟悉,却也想不起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