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南瞻帝君
    第六百四十五章南瞻帝君

    老子点了点头,道:“三弟一去,西方教和天庭坐大已成定局,我俩虽能震慑,却不能左右。此子得传巫门衣钵,身具盘古血脉,与你我有缘,身边又有许多厉害人物相助,必非同小可,可堪将来对抗西方教和天庭的重任,贤弟可下符召册封其为南瞻帝君。”

    元始天尊点了点头,道:“弟正有此意。”

    老子又道:“可再册封孙悟空为齐天大圣,位同帝君,不受天庭辖制,正了其名。”

    元始天尊再点头赞同。

    接着两人又密谈了一些,老子便骑着板角青牛回玄都天去了。

    老子一走,元始天尊便将南极仙翁唤了来,道:“传本尊法旨册封云明为南瞻帝君,册封孙悟空为齐天大圣。”

    南极仙翁乃精明之人,闻言心里明亮如昼。南海一战,亚圣大鹏明王战死,燃灯败走,定海神珠、紫金钵盂尽落南瞻仙君之手,就连九天玄女也成了南瞻仙君的妻子。南瞻仙君一系力量已经初露锋芒,初成雏形。如今通天一去,南瞻仙君一系的力量也终于成了三教与西方教、天庭互相挟制的重要筹码。

    南极仙翁领了法旨出了玉清天,直奔天宫而去。

    玉帝最近心情可以说糟透了,定海神珠这等稀世珍宝,九天玄女这等奇女子竟然都归了南瞻仙君。这次南海之战的最大赢家竟然不是他,而是南瞻仙君。如果不是因为前段时间死掉了个通天,玉帝现在估计连上朝的心情都没了。

    正当玉帝阴沉着脸,听着下面仙卿神将汇报仙界大小事情时,有仙官禀告有南极仙翁捧了元始天尊符诏来见他。

    “南极仙翁?元始天尊符诏?”玉帝包括众仙卿神将个个异常惊讶。

    “奇怪了,元始这家伙都几百万年不过问天庭事情了,怎么突然想到下符诏了?”玉帝心中暗自嘀咕,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

    元始天尊符诏可是非同小可。如今玉帝虽然翅膀硬了,自己的势力已经形成了。但说白了,玉帝仍然只是三教委托统管仙界的代理人而已,除非玉帝现在就想撕破脸皮,否则他就不能有丝毫怠慢。

    玉帝心里嘀咕着,却丝毫不敢怠慢地召集诸天星神,文武仙卿,极其隆重地迎接元始天尊的符诏。

    南极仙翁手捧玉符上得殿来,手中玉符霞光放射,云光缥缈。

    南极仙翁此乃代表元始天尊而来,见到玉帝既不行礼,更不跪拜,径直捧着玉符宣读起来。

    “元始天尊法旨,南瞻仙君云明初掌南瞻部洲,便收复积雷山、千云山,平南海叛乱,功劳巨大,特册封云明为南瞻帝君。花果山妖王孙悟空协助南瞻仙君有功,特封其齐天大圣,位同帝君……”

    宣读完符诏,灵霄殿上所有众神仙卿都齐齐跪地领旨,玉帝却是气得几乎要爆走,眼神恐怖得几乎要杀人了。

    南瞻帝君啊,可不同南瞻仙君,仙君一职,玉帝真狠下心来也能说撤就撤,无非跟终南山、花果山、九天山等撕破脸皮而已。可如今是帝君啊,再上去一点就可以把他玉帝给踹了,哪里是他玉帝说撤就能撤的,不要把他玉帝的位置给争了去,平时多给点面子就算不错了。更可气的是,竟然还正式给孙猴子封个齐天大圣,位同帝君,那岂不是当着仙界所有人的面狠狠扇他玉帝一耳光吗?

    只是此时还不是玉帝揭竿而起,光明正大违抗元始天尊的时候,只好无奈地接了法旨。

    南极仙翁见状,屁股一扭出了灵霄殿,跨仙鹤回玉清天去了。

    南极仙翁一走,玉帝便阴着脸让太白金星下天庭传旨,又命仙官将此符诏通告整个仙界,然后满脸不快地退朝回昆仑山瑶池宫去了。

    南瞻仙君府,张湖畔手中捧着紫金钵盂,嘴角挂着冷笑,解开了紫金钵盂的层层禁制,然后强大的神识猛地冲进了紫金钵盂内。

    紫金钵盂内紫光渺渺,空间无边无垠。

    张湖畔神识真灵一入紫金钵盂中,便化身为帝江,在紫金钵盂的空间内寻找燃灯躲藏在此法宝内的一点神识真灵。

    很快帝江化身猛然停了下来,重新恢复成张湖畔的模样,一片紫光之中,燃灯正端坐其中。

    见张湖畔出现在眼前,燃灯一脸骇然,道:“云明你不要欺人太盛!”

    张湖畔冷冷一笑道:“你不过是燃灯一缕神识而已,在我眼里犹如一蝼蚁,有何欺人之说。”

    说着一拳过去,将燃灯击得灰飞烟灭。

    灵鹫山,觉圆洞,正在闭关疗伤的燃灯猛地喷了口鲜血,鲜红的血滴挂在他的嘴角,两眼赤红,表情甚是狰狞。

    “云明小儿,本座与你势不两立!”燃灯凶光毕露,恨恨地道。

    灭了燃灯的神识,张湖畔便静心将这法宝重新炼制一番。张湖畔自己本就是炼器大师,又得云中子指点,自然非同小可,花费数月的时间便将这法宝给炼制成自己的法宝了。

    哈哈!由此法宝相助,只要哪位妖王不肯归顺,便用紫金钵盂将他给罩住,倒也省事,张湖畔炼化了紫金钵盂后,开心地想到。

    正当张湖畔开心时,有将士禀告:“太白金星奉玉帝之命来宣旨。”

    张湖畔闻言,急忙出府迎接。

    “太白兄别来无恙啊!”张湖畔远远就笑迎道。

    如今张湖畔乃仙界六帝君之一,比玉帝也只低了那么一点,身份比他太白金星尊贵多了。虽说张湖畔还不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贵为帝君,可是太白却知道啊,闻张湖畔还这般称呼他,心里一个哆嗦,急忙回了一礼,云明兄的称呼却愣是叫不出来了。

    张湖畔何等精明,见太白金星神情有些拘谨,知道必然跟他手中圣旨有关,只是却也猜不到自己竟然短短时间升任帝君了。

    张湖畔将太白金星迎进仙君,太白金星将圣旨一读,张湖畔方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了帝君,暗暗震惊不已。心想,玉帝再想拉拢自己也无需封自己这么大的官,况且帝君一职估计只有元始天尊下符诏方行吧。

    正当张湖畔暗自思量时,太白金星果然提到了此乃元始天尊下的符诏。

    看来真正想拉拢我的应该是元始天尊了,张湖畔暗想,不过这倒是好事,自己与西方教结怨,在自己还未得证至圣之前,也唯有三教能做自己坚强的后盾。

    “恭喜帝君了!”太白金星说完了事,起身向张湖畔躬身道。

    太白金星乃谨慎之人,如今张湖畔今非昔比,他不敢失了礼数。

    张湖畔见状,脸色一沉,不悦道:“太白兄这是何意思,莫非我云明当了帝君,你便不认我这位兄弟了。”

    张湖畔虽然满脸不悦,太白金星却反倒越发感动,知道张湖畔是真君子,急忙道:“是太白之错,云明兄勿见怪。”

    张湖畔闻言,才转怒为喜,起身拍了拍太白金星的肩膀道:“你我二人也好久未见面了,一起喝几杯吧。”

    太白金星闻言,笑道:“我还得赶往花果山,等去了花果山,回天庭交了差了,再来与云明兄把酒饮欢。”说到这里,太白金星向张湖畔抱了抱拳道:“说起来,我还未向云明兄道喜呢!”

    张湖畔知道太白金星此话是指着九天玄女而言,仰天笑了笑,道:“多谢,多谢。玄女这段时间都在南瞻天城,等你来了,我将家人都叫上,说起来她们很多人都还未见过你。”

    太白金星闻言,心里既是感动又是骄傲,这仙界能让尊贵的帝君以家宴的规格招待的恐怕除了孙悟空等人外,也就自己了。

    “哦,对了,你怎生还要去花果山?”张湖畔问道。

    太白金星闻言,笑道:“这次元始天尊除了下符诏册封你为南瞻帝君,还册封孙悟空为齐天大圣,位同帝君,算是正了大圣之名,今后这花果山就算陛下也不能再发兵征讨了。”

    张湖畔闻言,仰天大笑道:“有趣,有趣,只是这大圣封号,如今就算元始天尊不封,陛下也是不敢发兵征讨。”

    太白金星终究是玉帝的人,闻张湖畔言语中颇有不敬之意,虽然知道张湖畔这样的人物本就是跟孙悟空同一类人,不是玉帝所能控制的,但听在耳里终究有些刺耳,讪讪地道:“如此一来总算名至实归,别人再也不能说大圣狂妄了!”

    张湖畔闻言,点了点头,这世界就是这样,强者定下的规矩便是真理了,强者给的封号才是真正的封号。

    两人稍微又寒暄了一会,太白金星忠于职守,起身告辞往花果山去了。

    太白金星一离去,张湖畔便让人去将牛魔王和玄天狐王给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