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四十章 跟我走吧
    第六百四十章跟我走吧

    “九天玄女你这是何意?”

    这件事终究太过匪夷所思,虽然张湖畔与九天玄女“你侬我侬”地紧贴在一起,再清楚不过了,燃灯还是忍不住问道,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九天玄女啊,那是稳稳比孙悟空和云中子都高了一个层次的厉害亚圣,比他燃灯也不过稍逊一筹而已。他燃灯全盛时期或许拚着受伤的代价,可以将九天玄女击败,但如今不要说他身受重伤,就算他没受伤,九天玄女跟孙悟空联手他也丝毫奈何不得。

    九天玄女目光仍然很冷,并没有回答燃灯的问题,只是手中蓦然多了把青光剑,遥指燃灯,脸若冷霜。

    燃灯的脸再刷地阴了下来,眼睛里满是怨恨和绝望。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今天是不要想要回来了,除非他燃灯真的想命都不要了。

    燃灯走了,九天玄女和孙悟空都没有拦他,虽然他们现在有把握击败他,但如果燃灯真要拚了命,他们两人估计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更何况如今自己这边已经杀了人家一个亚圣,又夺了燃灯的二十四定海神珠,怎么算都是赚了!

    孙悟空还有一个想法就更无耻了,如今云明老弟泡上了九天玄女,等哪天老师和云明老弟的身子养好了,带上九天玄女,就算横扫了他灵鹫山都不在话下,何必急在这么一时呢?

    弥勒和孔宣也走了,弥勒走前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杀意。

    慈航道人也走了,她走前看向张湖畔的目光很是复杂,又有谁能想到当年还未跟她过招,就落荒而逃的男子,如今不仅厉害得让人心跳,而且还傍上比她这位仙界鼎鼎有名的慈航道人还鼎鼎有名的超级美女。

    广成子四人走过来跟云中子一一行了礼,然后每人给他渡了点真气,帮他理理伤势,玄都大法师跟云中子算不得同门中人,只是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往玄都天去了。

    张湖畔眼巴巴看着四真仙远去的背影,暗骂他们小气,怎么说也算是长辈了,看到自己不死不活怎么不给自己也渡一点真气呢?

    可怜的张湖畔毕竟不是跟广成子等人同个时代的人,哪里知道这个在他们那个年代人皆知的秘密。当然就算张湖畔知道了,他也不敢有这等非分之想,到如今他还只以为九天玄女丧心病狂了,吃错药了。或者她压根就是赶跑燃灯,想慢慢折磨自己,否则为什么早不出马晚不出马,偏生这个时候出马!

    对了,肯定是了!自己看了她的身子,没理由她还救自己啊!

    张湖畔心里猛地一哆嗦,急忙离开让他万分迷恋的身子,规规矩矩地朝九天玄女躬身道:“多谢九天娘娘出手相救,云明不胜感激!”

    装吧!你就装吧!除了张湖畔的十二分身,所有人包括云中子都开始鄙视起张湖畔了。谁不知道九天玄女连根手指头也没让男人碰过!

    见张湖畔突然似乎变得虎虎生威,九天玄女心里猛地一喜,接着又是一颤,狠狠地瞪了张湖畔一眼,那不是说明刚才他在卡她的油。

    美女瞪眼都是那么美,看得张湖畔既是心惊胆跳,又忍不住想入非非。

    “云明,那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可否交由为师处理?”云中子问道。

    定海神珠可演化天地,神奇无比。云中子由阵悟道,擅长借天地之力,如果有定海神珠相助,恐怕有朝一日得证至圣都有可能,张湖畔本就有意将定海神珠送给云中子,定海神珠在他手中也算是明珠投明主,不至于埋没了。所以张湖畔闻言,急忙应了下来,倒一时没注意云中子的说辞。

    云中子见张湖畔应下来,也没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因为云中子可以为张湖畔抛头颅,而张湖畔可以为云中子洒热血,两人之间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客套言语。

    这件事毕后,云中子向九天玄女道:“云明的伤势就有劳娘娘了!”

    九天玄女闻言,雍容秀丽的脸蛋飞上两团红晕,微微点了点头。

    孙悟空等人听云中子这样说,都颇有深意地看了张湖畔一眼。

    张湖畔听了云中子的话感觉云里雾里,不知道云中子是不是被伤势弄糊涂了脑袋。自己这伤不要说九天玄女了,就算太上老君估计都要折腾上一阵子,怎么说得九天玄女似乎一定能治好自己的伤势似的。

    “唉,老师,弟子的伤势恐怕有些麻烦,还是不要劳驾九天娘娘了!”一想起自己的伤势,张湖畔心情终于开始有些沉重起来,叹了口气道。

    云中子闻言,几乎气得要跳起来暴打张湖畔一顿,你这小子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人家九天玄女都红着脸点头了,你倒好还摆谱了,还拽起来了!

    云中子理都不理张湖畔,对正在对张湖畔暗自极度不满的孙悟空道:“你陪我去趟碧游宫吧!”

    孙悟空微微愣了一下,便点头应了声,与云中子一起上碧游宫了。

    云中子和孙悟空一走,牛魔王和玄天狐王也匆匆向张湖畔和九天玄女告辞离去了。

    一时间南海上空就剩下了张湖畔和九天玄女,至于那些分身自然都没入了张湖畔体内。

    人走得一个不剩,抛下了一个几乎重伤得飞不动的张湖畔。

    好可怜,好凄惨!你们就这么放心将我扔给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见张湖畔犹如怨妇般盯着云中子离去的方向,心里暗自好笑。她与张湖畔之间的事情她自己最清楚了,张湖畔的底细她也从素女那边了解了一些,自然知道张湖畔现在心里想些什么。

    张湖畔突然感觉浑身一冷,一股寒气从脊梁骨一直往上爬,回头一看,只见九天玄女正盯着他看,那眼睛虽然漂亮的无法形容,但如今孤身一人的张湖畔一接触到她的眼神,就感觉心里一阵发虚,情不自禁就想起自己曾经看过她的身子,被她追杀过。

    张湖畔勉强在自己苍白的脸上堆起笑容,道:“疗伤之事还是不麻烦娘娘您了,我自己能行!”

    说完张湖畔向九天玄女行了个礼,转身就准备离去。

    九天玄女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纤纤玉手向张湖畔伸了过去,一把就把张湖畔给拉到她的俏脸面前,美眸紧紧盯着张湖畔。

    “娘娘,那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对天发誓,那次绝对是一次意外!”张湖畔急忙解释道。

    “哦,我不相信,你还是跟我去趟九天山,我们慢慢谈吧!”九天玄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