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六百三十八章 以命搏命
    第六百三十八章以命搏命

    众人脸色再变,各自不同。弥勒几乎要滴油的肥脸抽搐了一下,眼里射入两道锐光,最终没有出手。而孔宣见到玉鼎真人等人手中的诛仙四剑,两眼顿时精光爆射,杀机毕露无遗。

    诛仙四剑,通天教主之物,孔宣虽然无奈归服西方教,但师门之恩却还惦记着,见玉鼎真人四人手提通天教主之法宝,自然心里极度的不爽,不过很显然孔宣也不敢轻易出手。

    玄都大法师分身尊贵,玉鼎真人四人一到,扫视了战场一下,便立刻飞身到玄都大法师面前,行了礼,道:“道兄好!”

    玄都大法师也与四人行过礼,便将手中的太极图往南海上一扔,顿时南海风平浪静,再不复刚才的汹涌澎湃。

    玄都大法师和四真仙本就奉命过来监战,防止西方教以众欺寡,如今见弥勒等人既然识趣,他们便也不参战。先跟九天玄女等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将目光投射在战场之上。

    燃灯脸色阴沉得恐怖,他没想到两教都来了厉害人物,看来今日只能靠自己本事夺回定海神珠了。

    “多谢各位道友相助!”云中子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玄都大法师乃众人之首,先接过话道:“道兄只管放手!”

    玄都大法师这句话不啻于在说,你尽量打就是,把燃灯打死了也不要紧,他们西方教敢寻仇,人教自会帮忙。

    广成子闻言也接过话道:“你我本是同门,何需客气!”

    广成子这句话更是赤裸裸地警告西方教的人,云中子是我阐教中人!

    弥勒和孔宣等西方教的人脸色再微微一变,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这场战争只能限于燃灯跟云中子五人之间,他们是生也好,是死也罢,都是他们各自的私人恩怨,怨不得别人,如果西方教要插手,那么人教和阐教也就要插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九天玄女的心似乎比前一刻放松了,甚至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或许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她竟然不知不觉中与玄都大法师等人站在一起观战了,似乎她也成了两教阵营中的人。

    九天玄女这种潜意识的举动,看得众人莫名其妙,西方教的人则是一脸阴沉,不知道九天玄女此举是何意?

    张湖畔等五人犹如转灯般围着燃灯疯狂地进攻着,张湖畔的十二分身集阵法之力,不时放着冷箭!

    燃灯老儿本来就是极厉害之辈,三教内乱后借助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参悟天道,实力又是猛涨,在三个亚圣级高手,两个最顶尖的大罗金仙围攻下,竟然丝毫不落下风。手中的乾坤尺每砸下一次,就能震飞一人。云中子乃亚圣,又懂借天地之力可安然无恙,孙悟空同样是亚圣,又兼金刚不坏之身,力大而皮厚,也可安然无恙,张湖畔稍差,却也有大巫不死之身,全身盔甲保护,虽然每每元神动荡,却也能保得不受重伤。只有牛魔王和玄天狐王两人却是有些不济,挡了乾坤尺十多下,便吐了十来口精血,受了伤。

    燃灯确实是奸诈阴险之辈,见牛魔王和玄天狐王有些不济,那乾坤尺便一个劲往他们两人身上招呼,顿时两人伤势加重。

    张湖畔见状,知道再打斗下去,牛魔王和玄天狐王难免要身亡,急忙将他们喝退!两人也知道这等级别的战斗,自己两人全盛时或许能帮上一些忙,但如今再斗下去恐怕要帮倒忙了,满脸不甘地退了下去。连嘴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两眼紧张地盯着火星四射,金光飞舞的战场,准备一旦不行,便再次参战。

    去了牛魔王和玄天狐王两个强敌,燃灯顿感压力一轻,终于将矛头直指身藏定海神珠的云中子。

    燃灯两眼寒光一闪,乾坤尺再次祭起,一分为三,向三人当头劈去。

    张湖畔三人纷纷爆喝,张湖畔的虎魄神刀,孙悟空的金箍棒,云中子的巨阙剑朝燃灯乾坤尺攻击而去。

    燃灯脸色猛然一变,全身爆发出刺眼至极的金光,头现朵朵相叠的庆云,乾坤尺三影合一,竟然只取云中子一人。

    张湖畔和孙悟空脸色巨变,他们万万没想到燃灯竟然如此狠毒,如此大胆,敢以身独挡自己两人攻击也要先取云中子。

    孙悟空虽然悟得武道,但作战风格一向勇往直前,有去无回!要他猛然变招,不仅那一棍威力猛减,就算去挡乾坤尺却也用途不大。无奈再次爆喝一声,全身金毛竖立,金光四射,手中的金箍棒更凶猛地朝燃灯头顶劈下。

    燃灯脸色微变,却仍然直取云中子!

    吼!张湖畔爆喝一声,嘴中向燃灯射出一道朱雀神火,虎魄神刀改道,与云中子一起低挡乾坤尺。

    噗!噗!噗!

    孙悟空那一棒力重千钧,势不可挡,燃灯庆云、金身虽然厉害,却只能挡得住张湖畔的朱雀神火,却挡不住孙悟空的一棒,头顶庆云支离破碎,消散而去,身上金光暗淡,终于吐了口精血,受了轻伤。

    与此同时,张湖畔和云中子几乎也同时受了伤。

    张湖畔半途变招,力道差了很多,与云中子两人合力抵挡燃灯不要命的一击,终究差了不少,与乾坤尺一碰,心头顿时如钟被撞击,再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精血。

    燃灯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冒着受伤的危险却仍然未能将云中子重伤。顿时两眼赤红,化为一道流光,举着乾坤尺像闪电般向后退中的云中子急驰攻击而去,竟是完全不要命的打法。

    杀!杀!燃灯的脑海里尽是杀戮的念头,只要杀了云中子,夺回定海神珠,就算受再重的伤,燃灯都有把握痊愈。

    孙悟空见状,举起金箍棒就朝燃灯后背劈去,势取燃灯的性命!

    射日箭急速穿过空间,直取燃灯而去。

    燃灯背后再次金光万丈,竟然还是运转玄攻准备硬挡孙悟空一棒,一把飞剑也在同时从燃灯头顶射出,直取射日箭而去。

    孙悟空见燃灯不回头自救仍直取云中子,两眼骇然,脸色惨白。

    燃灯此举也是无奈,双方势均力敌,或许燃灯稍胜一些,但这般打下去,就算斗个十年八年估计也斗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结果只能不了了之。但定海神珠被夺,燃灯岂肯罢休,为今之计,就是拚全力哪怕负重伤也要先杀云中子,夺定海神珠,然后逃回西方,等伤愈后再来寻孙悟空和张湖畔的仇。

    副教主级别的人物拚命是何等惊天动地,哪怕教主亲临估计也得运转玄功方能抵挡。

    围观之人个个大惊失色,与云中子有同门之谊的四真仙几乎要祭起手中飞剑相助,只是对面的弥勒和孔宣虎视眈眈,知道自己这边就算出手也是枉然。

    黑黝黝的乾坤尺当头而下,犹如天要塌下来似的。云中子虽然厉害,毕竟跟燃灯差了一段距离,燃灯拚命,而他却没算到燃灯拚命,这段差距就更大了。

    云中子两眼射出绝然的目光,与其勉强地挡住燃灯一尺,换得苟延残喘,再无助战局,还不如以命换命,重创燃灯,给孙悟空和张湖畔制造杀死燃灯的机会。

    吼!一向稳重飘逸,淡然闲雅的云中子猛然怒吼一声,两眼血红,怒发冲冠,竟然犹如疯子一般地举起手中巨阙剑,直取燃灯脑袋而去,视向他头顶而下的乾坤尺不顾!

    明知必死,仍勇往直前,无畏无惧!

    所有人的瞳孔都猛地收缩,燃灯是拚着受伤,而云中子是拚着受死。燃灯只是为了取回本不属于他的定海神珠,而云中子却是为了他人做嫁衣!

    天地之间,只剩下云中子那坚定的眼神,只剩下他巍然屹立,高举着巨阙剑的高大身影。

    广成子落泪了,玉鼎真人落泪了……九天玄女落泪了,没有人想到一向沉默寡言,淡然出尘的云中子却是这天地间真正的英雄!

    四把飞剑几乎在同时射了出去,也几乎在同时一座巨大无比的九品莲花台将四剑给挡住了!

    玄都大法师举了下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燃灯双目闪过一丝震惊,但他的脸更加狰狞恐怖,以命搏命注定占便宜的是他燃灯,因为他燃灯的命比云中子硬多了。

    “不!”一声凄厉的怒吼响彻天地。

    离云中子不远的张湖畔猛然化身为帝江,全身燃烧着赤红赤红的烈火,化为一道赤光,以无法想象的速度朝高空落下的乾坤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