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九十三章 人参果会
    第五百九十三章人参果会

    张海天话问得牛魔王无言以对,虽然牛魔王是个精明的人,但做为一位父亲,看到儿子被人砍了根手臂,他首先想到是去给儿子报仇,而没有去深究事情的根源,或者他潜意识里认为红孩儿以前得罪过张湖畔,张湖畔上次不卖自己的面子,这次刚好与红孩儿狭路相逢,乘机报复了。牛魔王没问,红孩儿自然也不会主动说出自己跟毗那夜迦还有南方那些邪魔人物狼狈为奸,自作主张找南瞻仙君的麻烦。

    见牛魔王哑口无言,牛眼异光闪动,玄天狐王知道事情估计不像想象中那般简单。

    “莫非南瞻仙君砍了红孩儿的手臂另出有因,而不是你说的以前那桩事?”玄天狐王问道。

    牛魔王这时才算彻底想起自己的宝贝儿子是个惹祸的主,虽然最近乖巧得很,却也难保他没主动去惹南瞻仙君,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并没有详问!”

    玄天狐王闻言,暗自苦笑,这回可好,原因还没问清楚,就拿着铁棍指着南瞻仙君。要是这南瞻仙君是别人倒还罢,大不了借题发挥,将他赶下台,问题是他是将海天养大,并教了海天一身本事的师父。

    玄天狐王终生未娶,也没儿女,就海天和玉面天狐两位亲人,这海天也就相当于他的儿子。外甥的救命恩人兼师父刚进自己的家门,就被逼走了,这话要是传出去,玄天狐王的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了。

    张海天闻牛魔王连个事情都没问清楚,就拿着浑铁棍直指自己的师父,心中悲愤交加,愧疚无比。师父将他辛苦养大,教他修炼之道,教他为人之道,大恩还未报得丝毫,自己的大哥三番两次找师父麻烦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准备杀师父而后快,自己这个徒弟真是罪该万死,还有何脸面去见师父!

    哀莫大于心死!

    张海天的目光冷漠地注视着牛魔王,甚至还带着丝恨意。说到底,张海天是张湖畔一手拉扯大的,要说起感情的深厚,就算他的亲生母亲玉面天狐也跟张湖畔无法相比。

    看着儿子像对待陌生人甚至仇人的目光一样看着自己,牛魔王心里倒翻了五味瓶,复杂至极。

    “为父这就去向你大哥问个清楚,然后去南瞻天城向你师父道歉!”牛魔王长叹一声,道。

    手心手背都是肉,就算张湖畔真的是因为以前红孩儿得罪他而下了毒手,他牛魔王也只能忍下这口气,毕竟他救了自己小儿子一条命。

    “我随你去,免得你偏袒红孩儿!”张海天恨恨地说道。

    牛魔王脸上的肉一抖,接着又恢复了正常,似乎突然间衰老了很多。好不容易盼来了小儿子,却没想到兄弟间却要反目成仇,甚至就连父子间也有了一层厚厚的隔膜!

    玄天狐王就这么个外甥,生怕海天吃红孩儿的亏,闻言道:“我也一起去。”

    那玉面天狐自然也一道去了。

    现在的红孩儿对张湖畔可以说又恨又怕。那恐怖的一刀,让他根本无处可逃的一刀,到如今还让红孩儿惊魂未定。张湖畔大战毗那夜迦勇往直前的威猛,满脸浓烈的杀意,毗那夜迦胸口狰狞的伤口,不灭的神火,让红孩儿回忆起来到如今还心惊胆跳,而如今牛魔王为了他的缘故去找这样一个恐怖的人算账。

    红孩儿在云摩洞举棋不定,烦躁不安。

    毕竟父子连心,红孩儿虽然顽劣,甚至以前对牛魔王暗生恨意,但到了生死关头,那股任何东西都割不断的亲情却终究无法放下。

    突然红孩儿脸色一喜,他感觉到了牛魔王熟悉的气息。不过他又马上沉下了脸,因为他同样感觉到了玉面天狐熟悉的气息。

    “父王!”红孩儿叫了声牛魔王。

    “还不见过你舅舅和姨娘!”牛魔王道。

    红孩儿冷冷看了一眼玄天狐王和玉面天狐,微微点头,却不叫人,然后把目光好奇地定位在张海天身上。

    牛魔王暗暗叹了口气,却也无奈,要红孩儿开口叫玄天狐王和玉面天狐,除非天塌下来了。

    “海天,快见过你大哥!”牛魔王借机转移视线。

    红孩儿脸色巨变,他一看到张海天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如今才知道眼前之人竟然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

    张海天冷哼一声,道:“我没这样的大哥!”

    红孩儿脸色再变,他虽然在张湖畔那里吃了大亏,但高傲的本性尤在,见张海天如此说,也冷哼一声,不言语。

    牛魔王脸色一变,终于爆发了。

    大手一伸,就准备将两个儿子提起来揍一顿再说。手伸到一半,终于还是无力地放了下来。

    “红孩儿,你且说一下,为何南瞻仙君要砍了你一只手!”牛魔王问道。

    红孩儿见牛魔王问起此事,脸色大变,有些唯唯诺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哼,心虚了吧,不敢说了吧!”张海天讽刺道。

    “说就说,有什么了不起的!”红孩儿经不起激,跳将起来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倒了出来。

    牛魔王越听脸色越是阴沉,目光越是森冷。

    闹了半天,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到人家的地盘去放火杀人了,南瞻仙君没杀了他算是十分给他牛魔王的面子了,不,是给张海天的面子,牛魔王暗自苦笑。

    当红孩儿说到毗那夜迦在张湖畔手里吃了大亏,主动提出停战时,牛魔王、玄天狐王和玉面天狐都忘记了红孩儿杀人放火被张湖畔教训之事,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毗那夜迦本事如何他们三人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毗那夜迦不见得能轻松击败他们,但他们想要击败毗那夜迦却绝对是痴人做梦,否则以牛魔王的傲气,看到毗那夜迦在云翠山,还不立刻挥棍直取毗那夜迦,而是真要这么做了,牛魔王无非自取羞辱罢了。

    这回牛魔王算是真正明白了张湖畔的大义,算是明白了张湖畔对张海天的宠爱。如果不是因为张海天,就凭红孩儿三番两次得罪他这么厉害的人物,死一百次都足够了,要知道吕梁只是当面羞辱了他,便被他给一刀干了。如果不是因为张海天,在万福宫,恐怕自己吃亏的概率会大很多。

    “是为父负你师父太多了!”牛魔王仰天长叹,老泪纵横。

    他牛魔王叱咤地仙界数百万年,何曾做过这等恩将仇报的可耻之事。

    红孩儿虽骄纵侍宠,蛮横无理,但智商还是很高的,闻言终于明白过来张湖畔为何到最后关头放了他一马,原来他竟然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的师父!

    赵洪自从跟了张湖畔之后,可以说平步青云,好不得意。如今他已经成了副将,此官在天庭虽然还算不得大官,但却也已经不小了,相对于他以前区区赵国国师那就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

    今日正值赵洪巡逻东门,他远远看到远处飘来了三朵祥云。其中一朵祥云之上站着位尖嘴猴腮,浑身金毛的活脱脱猴子般人物,火眼金睛,金光暗闪。另外一朵祥云上站着为大腹便便,身穿银色胄甲的天将。最后一朵祥云上却是一位倒骑着毛驴的白胡须老道士,正是张湖畔去清罗岛路上问路的那位道士。

    这赵洪厉害的本事没有,但见闻倒是颇为渊博。远远见到那三人,心里猛地跳个不停,急忙下了城墙,在城门口迎接。

    莫非是那三个传说中的人物不成?赵洪忐忑不安地站立在城门口,一边派人通知镇守南瞻天城的姬清舞。

    转眼三人便轻飘飘的飞落城门口,那位大腹便便的天将嚷嚷道:“猴哥,张老,这就是南瞻天城了!”

    赵洪闻言,心儿几乎跳出了胸腔,乖乖不得了果然是传说中的人物。

    赵洪急忙上前,深深躬身道:“请问三位上仙是否是齐天大圣孙爷爷,天蓬大元帅和张果老上仙?”

    这三人正是孙悟空、天蓬和上洞八仙之一的张果老。

    上洞八仙都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弟子,如今五观庄的人参果又到了采摘之日,自然也就到了人参果会之日。那日张湖畔在天界碰到张果老,正是他赶回师门帮忙张罗人参果会。

    孙悟空乃镇元子八拜之交,自然是每次人参果会内定的贵宾,天蓬沾了孙悟空的光,成为唯一一位有缘人参果会的天庭仙君级人物(元帅与仙君同级)。

    张果老此次赶赴花果山给孙悟空下请帖,正好赶上天蓬元帅也在花果山,便一道邀请了。

    人参果会这等好事岂可少了孙悟空的好兄弟张湖畔,况且孙悟空知道张湖畔十二个分身中有十个分身个个极限接近大罗金仙,估计只要有这仙界第一奇果相助,大罗金仙便能指日可待,说不定立刻晋级也说不定,于是便嚷着要张果老连张湖畔也邀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