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第五百九十二章大水冲了龙王庙

    红孩儿以前一直以为牛魔王不关心自己,只知道叫他退让,真正等自己受了如此大伤,功力大打折扣时,才发现其实牛魔王原来是如此关心,疼爱他。以前叫他忍耐,不是他牛魔王胆小怕事,而是怕他红孩儿吃亏,落下悲惨下场。

    红孩儿鼻子微微有些发酸,悔不该当初不听牛魔王的话!

    红孩儿此时的心情无疑是很复杂的,即希望牛魔王真的将张湖畔头扭下来,又怕牛魔王不是张湖畔的对手,毕竟连毗那夜迦不小心也吃了个大亏,牛魔王虽然神功盖世,力大无穷,实力直逼亚圣,但毕竟还差了一个级别。除了这个矛盾的心情外,在红孩儿的内心深处,还有一层道不明说不清的奇怪情绪。似乎被张湖畔砍了一刀后,反倒不如以前那般恨张湖畔。不知道是因为跟死神如此的接近让他悟到了生命的珍贵,还是因为张湖畔眼中那一丝不忍,或许那一丝不忍占的成分更重吧,毕竟那丝不忍相当于张湖畔放了他一条生路。

    “算了吧,父王!”红孩儿道。

    知子莫若父,红孩儿桀骜不驯,睚眦必报的性格牛魔王可以说知道的一清二楚。本来要是以前红孩儿说出这番话,牛魔王必然欣喜若狂,认为红孩儿终于长大了。但如今听到这番话,却倍感心酸,感觉是自己没有尽到了做父亲的职责才让他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

    人的行为真是古怪,以前红孩儿求牛魔王出手时,他反倒劝阻红孩儿,如今红孩儿受了重伤,反过来劝牛魔王,牛魔王却不肯罢休了。

    “此事你不必多想,且在这里静心休养,父王自有打算!”牛魔王拍了拍红孩儿的肩膀,然后叫手下牵来避水金睛兽,骑着它离了云摩洞。

    牛魔王生经百战,一生起起落落,可以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算在西方教的眼皮底下,他仍然能硬撑保留了云翠山的地盘,可见他的脑袋瓜绝不像他表面的憨厚,而是精明厉害至极。

    他一出摩云洞,不是立刻去找张湖畔。他知道光凭自己一人绝不能轻易动张湖畔,而是先去千云山万福宫,只有求得玄天狐王的支持,他才有可能说动其他妖王,各方势力一起对付新任的南瞻仙君。

    “大哥,这个云明野心绝对不小,如果我们不趁着这个云明还未在南瞻部洲站稳脚步,杀他个措手不及。等他将大大小小的势力收服后,估计他的目标就是我们了。”

    万福宫内,牛魔王满脸愤愤地对玄天狐王说道。

    玄天狐王一时陷入了深思,这南瞻仙君的所作所为他倒也听过一些风声,上任第一天杀了西方教长耳定光仙的弟子吕梁,如今竟然又将红孩儿的手臂给砍了。

    此人是个狠角色!玄天狐王暗自想道。

    本来玄天狐王还想跟这个南瞻仙君来个和睦相处,如今新任的南瞻仙君锋芒毕露,他反倒有些不安。特别是牛魔王最后一句话,让玄天狐王心里被大大的触动。

    “这云明虽然本事厉害,但我想最多也就跟你我仲伯之间,只要我们联系一些南瞻部洲各地英雄豪杰,倒也不难将他给赶下台。只是如此一来,那猴子还有云中子又岂肯罢休?”玄天狐王道。

    牛魔王闻言,道:“莫非我们就这样看着云明小儿在南瞻部洲嚣张放肆不可?要知道他今天敢砍了我老牛儿子的手臂,后天就敢到你我地盘来撒野了!”

    牛魔王话音刚落地,便有人来报告南瞻仙君来访。

    玄天狐王闻言,脸色微变,很是好奇!而牛魔王闻言,顿时脸现怒色,喝道:“没想到他云明刚刚砍了我儿的手臂,还敢到万福宫来,莫非他不知道你我关系吗?”说完牛魔王提了浑铁棍就准备出去跟张湖畔大战一番。

    “大哥且莫冲动,云明毕竟是天庭封的南瞻仙君,我们不可失了礼数。等会见了面,大哥问完侄子之事后再战也不迟!”玄天狐王劝阻道。

    牛魔王不敢拂了玄天狐王的面子,只好愤愤地压下心头怒火。

    张湖畔一见到玄天狐王顿时楞住了,没想到那玄天狐王竟然就是火车上那位英俊到了诡异的男子。

    玄天狐王见到张湖畔,心中猛地一震。

    “哈哈!没想到你就是南瞻仙君!”玄天狐王笑着迎了上去。

    张湖畔也是哈哈一笑道:“本仙君跟狐王真是有缘啊!”

    牛魔王见玄天狐王和张湖畔似乎相识,心中虽然惊讶,却也来不及深究这些事情,此时他的双目杀机暗闪,恨不得杀张湖畔而后快。

    张湖畔早就感觉到牛魔王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心中暗暗一叹,要不是因为张海天的缘故,今日非要跟他牛魔王一较高低不可。

    “大王别来无恙!”张湖畔主动向牛魔王打了个招呼。

    牛魔王冷哼一声,道:“本王好得很,只是犬子蒙仙君赐教,如今却不是很好!”

    牛魔王话中带刺,张湖畔闻言心中有些不快。怎么说都是红孩儿冒犯他在先,要不是看在张海天的面子上,红孩儿早就被他灭成灰了。

    “赐教不敢当,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大王最好管好自己的儿子,否则下次本仙君就不会有这帮好心肠了!”张湖畔冷声道。

    既然牛魔王要袒护红孩儿,张湖畔也不会下贱到低声下气,委曲求全!

    牛魔王闻言,勃然大怒,浑铁棍立刻直指张湖畔,怒喝道:“云明,不要以为你身后有孙悟空和云中子,本王就不敢杀你!”

    玄天狐王闻言脸色巨变,他没想到两人刚见面这事情就搞成这样了。他还没想好是否要跟南瞻仙君对着干,如今却是被牛魔王给逼到要立刻做决定。

    张湖畔天生傲骨,岂容人这般侮辱,虽然有张海天这层顾忌,说不得也得先让牛魔王见识见识他的厉害!

    虎魄神刀横空而出,凌厉的刀锋遥指牛魔王!

    磅礴的气势冲天而起,让玄天狐王暗暗吃惊不已!

    突然张湖畔轻轻叹了口气,收起了神刀,转头便准备走。

    张湖畔刚刚迈出脚步,一个穿着七彩仙衣的女子从远处犹如欢快的飞鸟投入了他的怀抱,惊喜道:“爸爸!”

    “师父,你怎么来了!”跟在后面的张海天也惊喜地叫道。

    “拜见主人!”避尘儿躬身见过张湖畔。

    张湖畔脸色稍缓,抚摸了下柳霏霏的秀发,沉声道:“跟爸爸回南瞻天城,避尘儿也跟本尊走,海天暂时就留在这里陪你的家人!”

    说完张湖畔便带着柳霏霏和避尘儿飘然离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突然得根本让人无法回神。

    玄天狐王,包括牛魔王面面相觑,搞了半天,这个南瞻仙君竟然是张海天的师父。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我早该想到,我早就该想到了!玄天狐王竟然一时愣在原地喃喃自语。

    张海天在牛魔王收回浑铁棍那一刻,猛然变色,他立刻明白了为何师父离开的时候神情有些不悦。原来,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用铁棍指着自己的师父!

    一种难以言明的愧疚,痛苦涌上了张海天的心头。

    张湖畔的性格他清楚得很,如果不是因为他,他岂肯忍下这口怒气,岂肯就这样转背离去!

    “为什么这么对我师父?”张海天眸中泪光闪动,几乎带着歇斯底里地向牛魔王责问道。

    如果说牛魔王这辈子最对不起,最愧疚的恐怕就是这个小儿子了。面对张海天的责问,雄霸一方,不可一世的牛魔王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师父砍了你大哥的一只手臂!”牛魔王终于轻叹一声道,“不过既然他是你师父,那么一切就算了,为父改日就上门向他道歉!”

    大哥,又是那个未见面的大哥!张海天心中对红孩儿没有一丝好感,甚至可以说怀着仇恨,因为他曾经试图杀害他的母亲。

    “哼,你怎么不问问你宝贝儿子,哪里得罪我师父了。知道我师父为什么没杀他吗?你以为是你儿子命大吗?还是我师父忌惮你牛魔王?不是,都不是,那是因为我,我张海天!”张海天悲痛地嘲笑道,也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还是嘲笑牛魔王。

    做为张湖畔的徒弟,又怎么会不明白张湖畔的为人。

    “海天,不可以这样对你的父亲说话!”玉面天狐急忙道,如今他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圆,她怎么忍心他们父子关系搞得一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