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三十九章 谜
    第五百三十九章谜

    云中子满脸凝重道:“如果为师没估计错的话,云明的实力已经不下你了,以后的成就说不定还要超过为师。自从上次三教内乱后,三教实力损失惨重,就连三位教主也在诛仙阵受了点伤,反倒是西方教却趁机崛起,甚至还趁机招抚了大量三教弟子。如今仙界再不是三教的天下,已经是三教、西方教、天庭等多方势力鼎立的局面,特别是西方教如今势力越来越大,野心也越来越大,有取三教而代之的居心。”云中子说到这里,仰天长叹一声道:“凶潮暗涌,大乱总有一天将再掀起,我等也无法独善其身,云明乃不世奇才,或许将来终南山还需倚仗他逃过大劫难!”

    雷震子和其余弟子都是得道已久的大罗金仙,也经历过三教内乱,知道大乱一起,就连他们也不过是冲锋陷阵的料而已,绝对阻止不了、改变不了整个大局,心中顿时沉重无比。

    云中子见他们个个心情沉重,叹了口气,道:“尔等也不必太过担忧,天地有其运行之道,不是我们可以掌握的,我等只需积极准备,勤修苦炼便是。”

    众弟子点点头表示受教,云中子又道:“雷震子你且在终南山再多呆一段时日,花果山之事就让他们天庭和西方教去折腾吧,你不要参杂进去了。”

    雷震子闻言有些不解,问道:“师父您不是说过像我这样类型的仙人,天生是为战斗而生,只有不停与高手过招才能不断提升吗?上次孙猴子大闹天宫刚好弟子被您叫回玉柱洞,错过了机会。如今天庭已经派了大量天兵天将赶往东胜神洲,正好是弟子请缨找机会跟那孙猴子打斗的机会,为何您却不准了。”

    云中子闻言暗自摇了摇头,自己这位徒弟什么都好,除了阵法,其它都完全继承了自己的衣钵,就是想问题少了根筋。

    “胡闹,你以为孙悟空是简单之辈吗?你以为天庭和西方教处心积虑对付孙悟空仅仅是为了花果山,为了铲除一方霸主吗?那他们为什么不去铲除积雷山、千云山、狮陀山等呢?”云中子有些怒其不争地训斥道。

    雷震子闻言身子一震,暗道,对呀,柿子总拣软的捏,为何天庭和西方教唯独对花果山特别注重呢?百万年前,孙猴子大闹天宫也是天庭先挑起事端。只是雷震子等人思量了半天还是不明白其中奥秘。

    “还请师父明示!”雷震子躬身请示。

    云中子闻言一时陷入了沉思,众人都不敢打搅他,好半天云中子在抬头道:“百万年前,天庭想招抚孙悟空,孙悟空要称齐天大圣,玉帝不满,天庭和花果山发生大战,三教没有一位二代弟子介入,但西方教介入了。西方教先设计算计孙悟空,后再设计降服孙悟空。可惜他们漏算了一点,那便是人教教主太上老君早借助先天八卦炉帮孙悟空炼就火眼金睛,又故意让孙悟空偷吃了他兜率宫五个葫芦中的仙丹,使得孙悟空在为西方教征战西牛贺洲时,越战越勇,终于逃脱了西方教的束缚,重回花果山称王。”

    云中子说完便拂袖而去,留下了一群弟子在深思云中子话语中的深意。

    刘子光乃“云中阁”负责之人,脑袋瓜最灵光。暗思,天庭想招降孙猴子,西方教同样想招降孙猴子,而三教虽然没招降孙猴子,但在他大闹天庭时却没派一位二代弟子参战,反倒是太上老君不露声色地帮助了孙猴子。如此看来三教应该也想过收服孙猴子,只是大概知道收服孙猴子不可行,反起意成全孙猴子。莫非三教当初不出手对付孙猴子,并不是像传说中说的是因为想给天庭一点颜色看看?

    这么一想刘子光更迷糊了,不知道为何像太上老君这样的人物都要刻意成全那孙猴子,但有一点刘子光却已经很肯定了,三教不想杀孙猴子。百万年前那场战争,孙猴子跟天庭结仇,跟西方教结仇,却唯独承了三教特别是人教一个天大的人情。但不管怎么,刘子光总算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三教不想对付孙猴子,甚至希望孙猴子强大。终南山一脉虽然没有正式列在阐教名下,但云中子终究在元始天尊那里听过道,挂过名,就如如今张湖畔在云中子名下挂名一般,自然不好与三教做对。百万年前雷震子被唤回师门,这次又被唤回师门,估计就是为了不让他卷入其中。

    刘子光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众人顿时便也都明白过来了,虽然不明白真正的原因,但却已经不妨碍雷震子做出正确的选择,那就是继续留在玉柱洞,让玉帝调兵遣将去。就算玉帝谕旨传到玉柱洞,他也得找个理由停留在这里。

    十天之后,张湖畔从入定中醒了过来。他面带微笑地出了洞府,便看到云峰正在洞府门口等他,心中很是感动。便笑着打趣道:“如今我该叫你师兄还是大哥。”

    “哈哈,还是大哥来得亲切!”云峰笑着道,说着他伸出了拳头,不过这次他却学乖了,轻轻在张湖畔的胸肩上打了一拳道:“老弟你瞒得我好苦啊,师尊说了,你的实力估计不输给大师兄!”

    虽然话语是埋怨,但任谁都听得出来云峰语气中所带的难以掩饰的喜悦。

    “哈哈,还不是怕大哥你自卑!”张湖畔打趣道。

    “臭小子,翅膀硬了,敢糗你家大哥了,别忘了丽雅弟媳妇还是大哥我的弟子,下次我见到她一定让她好好修理你一顿。”云峰没好气地说道。

    “哈哈,算了吧大哥,你也别忘了我管大嫂师父叫老哥!”张湖畔立刻反击道。

    云峰一听立刻泄气了,郁闷得几乎要仰天长啸,这小子每一步都踩在了自己的头上,真不知道到底谁是谁大哥。

    正当两人互相打骂之时,雷震子两眼闪着兴奋的目光直直盯着张湖畔而来,那目光里充满了战意。

    “云明见过师兄!”张湖畔向雷震子行礼道。

    “好小子,如果不是师父提醒,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位天仙。师父说你的实力不下于我,我却不信,来来,我们过过招如何?”雷震子乃一豪爽好战之人,讲话也不拐弯抹角,就连不信张湖畔比他厉害这等话都讲了出来。

    张湖畔却很喜欢雷震子真性子,反倒不以为忤,笑道:“师父过奖了,师兄不必较真!”

    “别罗哩罗嗦,先跟我打上一架再说,还有打完了架我还有一件事情找你算账。”雷震子道。

    云峰听雷震子说到后面一句话,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有些内疚地看了张湖畔一眼,一边还警惕地捂着他那根带着储物戒子的手指。

    张湖畔何等精明,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云峰喝猴儿酒被雷震子发现了。他自己舍不得给酒,便将事情往自己身上推。

    张湖畔气呼呼地盯了云峰一眼,掠夺了自己这么多的美酒,竟然不帮自己散发点,还将豺狼往自己这边引,这是什么兄弟啊!

    “呵呵,云明也是初来乍到,刚刚知道大师兄原来也是好酒之人,正准备给你送去呢!”张湖畔堆着勉强的笑容,掏了百来斤的猴儿酒递给雷震子。

    还好云峰没说张湖畔那里还有比较多库存,而雷震子也想当然这样的美酒就算有个十斤八斤就已经极其不容易了。手中掂量一下,见张湖畔一下子给了百斤,那个感动啊,立刻觉得张湖畔很是豪爽可爱,够哥们。而事实上,张湖畔如果没积攒了两百年,确实最多也只能给他十斤八斤顶天了。只是雷震子又怎么可能算得到,张湖畔忍了两百年的酒瘾,积累了不少。所以他一收起猴儿酒后,立刻咧着嘴,开心地搂着张湖畔肩膀道:“好兄弟,以后在仙界有人欺负你,大师兄帮你撑着。”

    雷震子这句话倒是一点都不吹牛,他可是仙界三十六位仙君之一,掌管着雷部半数天兵天将,实力和势力跟天蓬元帅一般无二。不是背景,实力强悍到了极点,还真没有雷震子惹不起的。只是这句话用在张湖畔身上却不适用,因为欺负张湖畔的是西方教护法,亚圣级高手慈航道人,她老人家就连云中子都惹不起,雷震子又如何撑得起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