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出口恶气
    第五百三十四章出口恶气

    张湖畔被孙悟空的金光弹开后,便收了分身,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悟空。他没想到自己这么一句话竟然就让孙悟空晋级到了亚圣境界。却不知道他自己从小在张三丰的教导下由武入道,自然至极,犹如生命需要呼吸一般。但对于孙悟空,这句话却犹如当头棒喝,终于捅开了那层犹如万重山的薄膜,让他终于将强悍的力量,高超的战斗能力结合在一起,以武证道,弥补了力量的不足,晋级亚圣。

    孙悟空这一得证亚圣,万丈金光带着浓烈的战意直冲斗府,就连驾座金阙云宫灵霄宝殿的玉帝都惊动了,急命千里眼、顺风耳开南天门观看。二将奉旨出南天门,开千里眼,顺风耳,一阵仔细辨认,发现那金光竟然是齐天大圣所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急急回殿向玉帝禀告。玉帝闻言,便知道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得证亚圣了,脸上顿时阴阳不定,阴森无比。

    那孙悟空在大罗金仙时战斗力就狂猛,凭着金刚不坏之身可以跟亚圣级斗上一斗,如今得证亚圣,那实力自然要稍胜普通亚圣一筹,除非像西方教的燃灯、弥勒,阐教的广成子、玉鼎真人这等早早成就亚圣级的老家伙才能跟他较量上一番。以前天宫中还有二郎神杨戬、三坛会海大神哪咤等可以跟齐天大圣斗上一斗,五帝君中的黄帝更是胜过孙悟空不少,玉帝和西王母真要不顾帝王之尊,也可将孙悟空给抓了。如今却是不同了,就算黄帝、玉帝和西王母愿意出手,也只能稍胜一筹,奈何孙悟空不得。这玉帝当年被一只野猴子给闹得脸面丢尽,差点要以自己仙界帝王之尊亲自跟下方妖猴相斗,可以说真是奇耻大辱。如今好不容易与西方教一拍即合,想端了花果山,却没想到齐天大圣在这个结果眼上竟然得证亚圣了,玉帝会有好脸色才怪呢。

    且说那红孩儿一路赶回南海落迦洞,邀了他的师父一路风尘仆仆地往南瞻部洲赶。远远还未到张湖畔和孙悟空的打斗地方,他们便看到在九天罡风层中发出万丈金光,下冲大地,上直斗府。慈航道人见状,顿时浑身一震,脸色阴沉无比,以她的境界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心情极差。那红孩儿见识少,却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仍然两眼凶光闪烁,一个劲地往前飞,以为请到了师父,那张湖畔必然再也无处可逃。

    万丈金光久久才收进了孙悟空的身子。

    “恭喜大圣!”牛魔王满脸喜悦地向孙悟空道喜,孙悟空强大了,牛魔王当然也跟着沾光。

    “恭喜大圣!”张湖畔也及时向孙悟空道喜。

    “哈哈!”孙悟空仰天长笑,突然他的笑声嘎然而止,两道金光直射慈航道人和红孩儿飞来的方向。

    “小贼,这次看你往哪里逃!”红孩儿远远见张湖畔还在,怒喝一声,挺了把银枪向张湖畔冲杀而来。这次他却是学聪明了,回洛迦洞向慈航道人要了件法宝来。

    孙悟空两眼金光一闪,杀机暗藏,直直盯着慈航道人,手却没闲着,一巴掌便朝红孩儿拍了去。孙悟空乃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血性汉子,因为张湖畔的那句话,孙悟空欠了张湖畔一个天大的恩情,如今红孩儿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刺杀张湖畔,孙悟空自然大怒。

    那红孩儿顿时感觉到全身被恐怖到了极点的压力所罩,头上金光闪闪,乃是一巨大的手掌,慌得急忙挺枪往头顶刺。

    那金色的手掌根本无视银枪,银枪碰到那手掌竟然寸寸断裂,手掌仍然毫不停留地朝红孩儿压去,而红孩儿在压力的束缚下,根本无法逃脱。

    “大圣留情!”牛魔王吓出了一声冷汗。如今的孙悟空今非昔比,以前自己还可以跟他斗个半天一天,如今却是不行了,这一掌含怒下去,还不要了红孩儿的半条命。

    孙悟空闻言,脸色变了变,终于还是将手掌由压改抓,将红孩儿整个人抓了起来,红孩儿就犹如一只小老鼠般被孙悟空捏在手中。

    孙悟空巨大的手掌将红孩儿抓到自己眼前,斗大的火眼金睛直直盯着红孩儿,盯得红孩儿浑身发寒,这才知道眼前这位自己曾经不看在眼里的叔叔原来厉害到了这等程度。

    “从今日开始,如果再让俺老孙看到你对这位小兄弟无礼,俺老孙便一棍将你打成肉酱,滚!”孙悟空爆喝一声,手一抡,也不知将红孩儿给扔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那慈航道人见状,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嘴角在不停地抖动,宽袖道袍遮盖下的高高酥胸不停地上下起伏,乃是愤怒到了极点,却又在拼命忍住怒火。

    师父看着徒弟被别人这么凌辱,这跟打她的耳光没什么区别。可如今她愣是不能动弹,以前孙悟空敢当面这样教训她的徒弟,她定然要跟孙悟空斗上一斗,如今孙悟空跟她同样已经是亚圣了,而且亚圣也是分级别的,很显然这位在大罗金仙时就能跟她斗上一斗的孙悟空如今已经比她厉害上一筹了。要是换了一人比慈航道人胜上一筹,慈航道人仍然敢立刻讨回一个公道,至少也要先打上一架再说,偏生这个齐天大圣一打起架来就是不要命的。不管你是何方神圣,要是惹了这猴子,他便不死不休。从当年他明知天宫力量比他强大很多倍,仍然敢大闹天宫便可知他不要命的程度。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更何况这不要命的人实力还比慈航道人强,慈航道人这口气也只能拼命忍住了。

    张湖畔看着慈航道人吃鳖的样子,心里终于出了口被慈航道人穷追猛打,狼狈不堪的恶气,甚至还极其恶劣地用他的目光狠狠盯了一眼慈航道人犹如波浪起伏的高高酥胸,可见十多年前那场耻辱对张湖畔造成的伤害有多深!

    孙悟空和慈航道人都感觉到了张湖畔的恶作剧。

    孙悟空是暗自竖起大拇指,连连高呼这厮对俺老孙胃口,以金仙境界敢吃慈航道人的豆腐,够胆,够牛!而慈航道人几乎咬碎了牙,可偏生这个时候动张湖畔不得,因为那个该死的猴子还在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她。不过有件事情让慈航道人更感觉羞辱的是,从来没人敢这么看她的羞人部位,就连教主也不敢,如今被弱小的犹如蝼蚁的张湖畔一看,竟然莫名其妙地感觉身上起了丝变化,或许这件事情太过荒唐了,反倒刺激了她。

    孙悟空火眼金睛,从红孩儿无端挑战张湖畔,又见慈航道人老远赶来,便知道张湖畔跟慈航道人结过梁子。孙悟空双眼冷冷地注视着慈航道人,一手却搂过张湖畔的肩膀上,对张湖畔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便是俺老孙的兄弟,如若有人敢动你半根毫毛,俺老孙必然上天入地也要把他拧成粉粹!”

    慈航道人闻言,娇躯微微颤抖,她知道孙猴子现在是在向她警告,这个张湖畔他保定了,警告她今后不要再打他的主意。慈航道人郁闷啊,气愤啊!她实在搞不明白,张湖畔到底给这只死猴子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这只猴子这么护着他,甚至不惜得罪自己这样级别的高手。她就算敲破脑袋也想不到一个金仙级的高手点化了一位巅峰的大罗金仙。

    想不通,她慈航道人也得接受这个现实,那就是今后只要她敢动张湖畔,那就是动他孙猴子。慈航道人气煞着脸,连招呼都不打,袖子一甩,骑着金毛口犼走了。那金毛口犼走的时候,还佩服地瞄了一眼张湖畔,两眼里竟是跟张湖畔一样流露出,出了口恶气的神情。走的时候,屁股都是一巅,一颠,特别兴奋!

    今儿咱金毛口犼,真儿真高兴啊!金毛口犼暗地里唱着歌儿。

    看着慈航道人气煞着脸,灰溜溜地走了,张湖畔正正经经地向孙悟空鞠了个躬道:“多谢大圣相助!”

    “哈哈,何谢之有,真要说谢的是俺老孙!”孙悟空仰天大笑,以前他看到慈航道人也是只能忍气三分,今日能将这仙界的女强人给气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而且还见到张湖畔用目光调戏慈航道人,心情可以说好到了极点,这一切,张湖畔功不可没啊!

    孙悟空笑声停止,火眼金睛猛然盯着张湖畔,突然伸出了金毛大手,往张湖畔头上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