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三十章 身世之谜
    第五百三十章身世之谜

    那碧游床上慵懒地横卧着一绝美少妇。这少妇拥有一副让人疯狂的身材,那凹凸有致的身子上披着轻纱,赤着双雪白的玉足,浑圆纤细的小足犹如羊脂美玉,一个呼吸一个轻叹带动身子的起伏就散发着无限的魅力。少妇的脸更加动人,无限妩媚的俏脸上镶嵌着一对可以点燃任何男人欲望的眼眸。

    拥有这样美丽的身子和容貌,拥有如此豪华的随行,本该是满脸骄傲,满脸幸福,但这少妇的眉宇间,眼神里总是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似乎心中有挥不去的哀愁,让人一看心都要碎了。

    美少妇幽幽叹了口气,轻启红唇,发出勾魂的慵懒声音。

    “夏菡,此处离摩云洞还有多远路程?”

    被唤作夏菡的女子微微欠身,回答道:“回主母,还有大约半天的路程。”

    美少妇闻言缓缓闭上她那勾魂的美眸,斜靠在枕垫上,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忧愁。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位威风凛凛,相貌堂堂的魁梧男子。嘴里喃喃道:“三百五十年了!”

    张湖畔一路跟随,不紧不慢,突然他的脸色微变,连连给自己打了数道阵法符录,然后破开空间,躲了起来。如今张湖畔的阵法日益精进,虽然还不能与云中子这样变态人物相比,但也算是顶级阵法大家,随手捏来的收敛气息,隐蔽阵法,躲过慈航道人这样的高人虽难,但要躲过普通大罗金仙的眼目还是可以的。

    张湖畔刚刚躲了起来,远处便亮起一道火红的光芒,炙热的气浪向前方的队伍席卷而去。一个粉状玉琢,项带金圈的金童驾着火云风驰电掣般向南而去,正是红孩儿。

    那红孩儿看到前面的队伍,两眼杀机闪烁,暗恨道:“贱人必定又要去勾搭我父王了!”

    张湖畔暗中见红孩儿凶光毕露,暗自吃惊,知道红孩儿起了杀机,却不知道为何起杀机,正在犹豫要不要通知那队伍一声,只见红孩儿已经提了火云枪,猛地一个加速拦住了队伍。

    那队伍见前面突然出现了红孩儿,具都流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停止了前进,躬身道:“参见少主!”。

    “叫那贱人出来见我!”红孩儿火云枪一指,怒喝道。

    为首的金童玉女流露出极度的愤愤,他们是随少妇陪嫁而来的仙童,主母受辱自然愤怒,只是他们也知道这红孩儿神通广大,一身五昧神火更是厉害,一旦沾上就算你是大罗金仙,也要烧得半死,更别说自己两人只是金仙之身。金童玉女刚准备回身禀告车中绝美少妇,早已有婢女撩起珠帘,绝美少妇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步出香车,站在座驾后,用芊芊玉手优雅地拢了拢秀发,微风一吹,真是风华绝代,我见犹怜!

    红孩儿脸色变了变,暗道,这贱人果然是天生的美人胚,怪不得父王对她念念不忘,常年盘踞积雷山,不回翠云山。如今她刚好落了单,我便杀了,也省得她再勾引父王。

    张湖畔见了这少妇同样脸色变了变,他家里的几位夫人除了发自骨子里的魅惑风韵比这女子逊色了些,美貌却也丝毫不逊色,张湖畔倒也不会因为见了美女就变色。变色的真正原因乃是张海天那憨厚的容貌中透露出来的秀气竟然隐隐跟这女子有些相似,而且更让张湖畔惊奇的是,这女子身上的气息似乎跟张海天也有些相似。

    绝美少妇见拦者是红孩儿,秀脸变了变,两眼闪过怨恨和慌张目光。暗道,自己当年不顾兄长反对,甚至还自愿为妾,下嫁给得罪西方教,从西牛贺洲落难南瞻部洲的牛魔王,还央求兄长将万福宫名下的积雷山当嫁妆送给牛魔王,助他东山再起。却没想到那翠云山芭蕉洞的铁扇公主和这红孩儿都是狠角色,一个有先天法宝芭蕉扇,一个乃先天火灵之体,特别是自从红孩儿拜了慈航道人为师后,就算自己大哥千云山万福宫,与齐天大圣等妖王齐名的玄天狐王也要忌惮他们三分。自己如果不是深得牛魔王宠爱,娘家又有些势力,早就要被这二人给杀了。如今怎生又碰上了这个天杀的红孩儿,绝美少妇暗暗叫苦。

    “原来是红孩儿,你不是跟了那西方教的慈航道人,怎生又跑到了这里?”绝美少妇收起了慌乱的心,笑脸相迎道。

    “我不到这里,又怎生知道你这贱人又去勾搭我父王?”红孩儿冷声嘲讽道。

    绝美少妇脸色变了变,暗自忍下心中怒火,她知道这红孩儿甚是厉害,别看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但真要打斗起来却绝不是红孩儿的对手。

    “你这孩子,怎么跟你姨娘这般说话?”绝美少妇嗔怪道。

    “哈哈,我不仅要这般说话,我还要杀了你。平日你不是逗留父王身边便是在娘家居住,我下不得手,今日刚好我父王和玄天狐王都不在,我看谁能来救你!”红孩儿杀气腾腾地说道。

    张湖畔闻言脸色再变,他再孤陋寡闻,但如今还是知道些仙界的风云人物。红孩儿是牛魔王的儿子他是知道的,玄天狐王他也是知道的,实力虽然不如齐天大圣,但也是极其厉害的妖王,而且家产极其殷厚,是所有妖王中最富的家伙。如此一推算,他便隐隐算出些绝美少妇的身份,千云山万福宫的玉面天狐,牛魔王的爱妾。张湖畔再一想张海天牛头狐尾的本体样子,便隐隐猜到张海天很有可能是这玉面天狐跟牛魔王生的儿子,至于怎么流落到地球估计只有等以后让他们相认后才能揭晓。

    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张湖畔既是为张海天找到了点身世线索而开心,又很是感慨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徒弟的背景这么深。父亲是独霸一番的妖王,舅舅是独霸一番,富可敌国的妖王,反倒是自己这位师父最弱了。

    绝美少妇闻言,脸色大变。慵懒的诱人模样一扫而空,两眼精芒四射,手中多了一黑白相间古朴无华的轮子,这轮子之上刻满了古老而又沧桑的奇怪文字,散发出一黑一白的光芒,两光交融在一起,隐隐藏着极其厉害的力量。

    张湖畔知道玉面天狐有些道行,也是大罗金仙级别的高手,红孩儿想一时半刻灭了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张湖畔便准备先旁观一阵,能不出手暂时还是不要出手为好,免得引来慈航道人,当然张湖畔也存着等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来个打闷棍的想法。

    玉面天狐知道红孩儿五昧神火的厉害,让自己的手下上前跟他打斗无非是多死几个人,便挥挥手让众人退下,还偷偷传音让自己的贴身玉女夏菡去向牛魔王通风报信。

    红孩儿挥舞着火云枪向玉面天狐攻击而去,玉面天狐知道不能让他的五昧神火沾身,远远就祭起自己手中的阴阳法轮。一黑一白的法轮在空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呼啸着向火云枪攻击而去。那火云枪虽是五昧神火却烧不得阴阳法轮,看来这阴阳法轮不是简单的法宝。

    锵锵!阴阳法轮与火云枪在空中连连相撞,火星四射。

    玉面天狐与红孩儿法力相当,奈何红孩儿的五昧神火极其厉害,玉面天狐只能远远用真元力操控阴阳法轮跟红孩儿相斗,功力打了些折扣,时间长了,便香汗连连,有些不支。

    那夏菡见主母跟红孩儿斗得不可开交,便偷偷起身逃跑,刚刚起身,便被红孩儿发现,红孩儿大怒道:“贱婢还想通风报信,饶你不得!”说着一边指挥着火云枪,一边张开嘴巴向着夏菡的后背喷出一道火龙。夏菡惨叫声一身,落荒向南逃去,红孩儿也不追赶,一个区区金仙中了他的五昧神火,不出一刻必死无疑。那旁观的众人看到夏菡的惨状,个个瑟瑟发抖,不敢轻举妄动。玉面天狐知道再派人也是多搭条性命,便死了那条心,疯狂地向红孩儿发起进攻,就算是死也得打红孩儿一个重伤,报这数百万年来日日夜夜的羞辱。

    张湖畔见玉面天狐一时也不会有危险,便潜身向夏菡逃亡的方向追去,追不远,便看到她浑身被火灼烧,惨不忍睹。张湖畔急忙取了六翠灵竹,沾了些清息碧瓶里的甘露,往空中一洒。这甘露乃似水非水,不在五行之内,可灭五昧神火。只见空中纷纷落下雨滴,滴在夏菡身上,夏菡身上的火便灭了。夏菡见身上的火灭了,满脸震惊,知道有高人相助,连连作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