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再次逃亡
    第五百二十八章再次逃亡

    红孩儿和善财龙女一听慈航道人竟然打起了张湖畔的主意,脸色一片土灰,甚至眼神里流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怨恨。张湖畔如今就已经克着他们,打得他们无反手之力,如果再拜入慈航道人的门下,那不明摆着今后自己二人要被他当球踢。

    张湖畔一听,顿时傻眼了,敢情这道姑说话和声和气,原来是想收自己为徒弟。傻了一会儿后,张湖畔暗自好笑,别说自己已经有了亲如父子的师父,就算自己还没拜师,光看他们徒弟不分青红皂白,视人命为草芥,自己也断不肯拜这样的人为师。

    慈航道人见张湖畔满脸惊诧,以为他惊喜过渡了。也是,一山野人家能拜入上古真仙,西方教护法门下这是何等福气,就算今后在仙界横着走,也没几人敢唧唧歪歪。

    正当慈航道人暗自得意自己声望高,一开口就收了这样一位前途无量的好徒弟,耳边却响起了非常刺耳的话语:“多谢慈航道人青睐,不过贫道不敢高攀,这便告辞!”

    红孩儿和善财龙女闻言,暗自松了口气,甚至还带着丝兴灾乐祸。

    慈航道人何等人物,别人想拜在她门下连门道都没有,如今自己亲自开口要收张湖畔为徒,竟然一口被回绝,这面子丢得可大了。顿时脸色巨变,秀目圆瞪,目光冰冷地盯着张湖畔。

    “既然你不愿意拜入本座门下,那便跟这畜牲一道看守本座的紫竹林!”慈航道人阴声道。

    金毛口犼闻言,两眼流露出无比怨毒的目光,只是这目光一闪而逝,谁也没看到。

    张湖畔早就算到慈航道人会留自己,讲话之时,已经默运玄功,慈航道人话音刚落地,他便变了帝江之身。

    慈航道人乃是上古真仙,不像青龙国那旮旯里的仙、妖,一眼便认出帝江,娇躯猛地一震,失声道:“帝江!”,接着脸上便是一阵狂喜。

    帝江乃巫祖,在上古时代绝对是顶级厉害人物的存在,就算十二真仙也不敢轻易招惹。慈航道人如今已经身具两家之长,如果能再从帝江身上搜得上古巫门巫术,如此一来便身具三家之长,假以时日,成为教主级别估计也不是什么痴人做梦。

    如果张湖畔真是帝江本人慈航道人自然要避其锋芒,不敢做这等想法,要知道上古巫祖打斗起来都是不要命的。如今张湖畔明显只是学了巫门巫术,一身法力还停留在金仙境界,跟慈航道人差得十万八千里,就算他肉身再强,战斗技巧再高,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慈航道人一个巴掌下来,就能将张湖畔所有的变化给破的一干二净。张湖畔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他从知道慈航道人的身份开始,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如何逃跑。

    这慈航道人很显然是一个谨慎至极的家伙,虽有绝对把握自己几个巴掌就能打败张湖畔,仍然将手中的清静琉璃瓶给祭在空中,瓶口对着张湖畔,黑漆漆的洞口犹如一黑洞,将天地的光芒都给装了进去,附近的仙云也如飞蛾扑火般纷纷被席卷进了瓶口。

    那瓶口一对准张湖畔,张湖畔就感觉自己浑身动弹不得,就连翅膀几乎都扇动不起来,吓得几乎连魂都没了。

    见张湖畔满脸煞白,慈航道人狠狠出了口恶气,冷哼一声道:“竖子,哪来逃,还不乖乖进来!”,说完便连打几个法印。

    张湖畔岂肯束手就服,全力运转体内玄功,猛地喷了口精血,费力取了六翠灵竹,往周身一阵狂刷。

    这六翠灵竹乃先天之物,这两百年张湖畔日夜淬炼,威力越发强大,一阵碧光旋绕,终将清静琉璃瓶的吸力给隔断了。

    张湖畔一阵轻松,猛地一展翅便化为一道红光,远远地逃窜。

    慈航道人万万没想到一位名不经传的山野道人竟然会拥有先天灵竹,一时不察竟然让张湖畔给破了自己的清静琉璃瓶,顿时脸色大变,冷哼一声,化为一道虹霞朝那道红光追去。

    只是慈航道人虽为亚圣级高手,但论起速度仍然比不得帝江,如今张湖畔的速度已经只是输帝江一两筹,尽管如此,还是比慈航道人快了一些。慈航道人以为张湖畔的法力不过金仙级别,以自己浑厚的法力自然能追得张湖畔筋疲力尽,再加上对早已失传的上古巫祖巫术极其垂涎,故明知自己速度比不得张湖畔,仍然远远追在后面。

    张湖畔全力奔逃,四只肉翅不要命地扇动着,只是无论张湖畔怎么拚命,那慈航道人总能远远吊在后面,虽然早出了眼目视线之外,但到了慈航道人这样级别的人物又何须用眼目,只需神念远远坠着便行。幸好张湖畔的神念虽然还没强悍到亚圣级别,但也已经强大到接近亚圣级别,还能感应得到慈航道人还在后面追赶,否则他一放松休息非要被追上不可,落入慈航的手中。

    张湖畔边飞,边将慈航道人骂得狗血淋头。而慈航道人则是越追越是心惊,她发现张湖畔这人越来越不简单,自己隔他这么远了,他竟然还一个劲地飞,似乎知道自己在远远地跟着他。

    张湖畔的法力毕竟只是接近大罗金仙,还停留在金仙级别,如此快速飞行,消耗的法力简直是不可以数量来计算,要不是张湖畔的星浩心诀吸收能量超级快,稍微能补充上来一点,再加上张湖畔极其强悍的肉身也弥补了法力不足的缺陷,这样高强度的飞行早就抽空了他全部的真元力。尽管如此,张湖畔也快到了灯油耗尽的程度,身上传来一波波的剧痛,好像要爆裂一般。

    一道数百丈的赤红火焰划破天地中央的虚空,紧接着又是一道虹霞划过天地中央的虚空,速度快到了极点,引起阵阵空间的动荡。强大乃至于恐怖的力量让各山头修炼的仙人、妖怪纷纷动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想看个究竟,却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只有些厉害的仙人隐约猜出那道虹霞似乎乃慈航道人所化,至于张湖畔,毕竟帝江之事太过久远,倒也无法光从赤红火焰猜出什么东西,心中都大大震惊,不知那赤红火焰是何方神圣所化,速度竟然要快过慈航道人!

    也不知道飞了多少日夜,张湖畔只知道自己的翅膀不停的扇,爪子不停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倒丹药,以弥补法力的消耗。那丹药入了嘴,根本来不及消耗吸收,便化为阵阵能量,消耗的一干二净。

    张湖畔的速度毕竟快过慈航道人,在张湖畔不要命的逃窜下,从天界飞到地仙界,无止息的飞行,终于将张湖畔跟慈航道人的距离拉远了,使得就算以慈航道人的神念也无法捕捉到张湖畔全力飞行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慈航道人恨恨地停在空中,两眼寒光闪烁,心有不甘地回南海落迦洞了。

    张湖畔虽然已经感觉不到慈航道人在追他,但心中仍有顾忌,仍然一个劲地飞行了一日,才落了地。

    张湖畔落地处乃一人迹罕至的高山,张湖畔用神念探查一番,发现只有小妖小怪数只,便安了心,找了个地方,布了几个厉害的阵法,便端坐阵中休养。虽然这次逃亡几乎让张湖畔骨头都散了架,却也不是毫无收获,在生死压迫下隐隐还是突破了一些。休息了数日,见法力恢复得七七八八,张湖畔便静心联系了在青龙国坐镇的蚩尤分身。

    这地仙界地广无比,张湖畔和分身虽然心神相连,但距离远了便无法随时随刻心心相印,除非张湖畔或分身运转玄功,全力感应方才行。张湖畔十多天的拚命逃亡,那紧张的心情,必然会引起蚩尤分身不安,张湖畔需要跟蚩尤分身联系一番,以安其心,顺便也要交待一些事情。

    果然那青龙国的蚩尤分身正坐立不安,十多天前他感应到本体极度危险的气息,偏偏又联系不上本体,恨不得飞离青龙国,只是顾念青龙国的妻儿、门人才按耐住那份不安。张湖畔向蚩尤分身报了平安,然后严严交待他传令青龙国所有外出弟子、居民不得提起自己,特别是自己的尊像绝对不可流露出青龙国。甚至还让他派人去通知岭崖宗不得提起自己,暗中派人杀灭被逐出岭崖宗的香怡仙子和柳叶子等等。如此一来张湖畔算是彻底成了一孤家寡人的散修,以免祸及青龙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