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吹牛
    第五百一十六章吹牛

    云逸的脸一下刷白,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她不想让刚刚见面的张湖畔为自己担忧。

    “湖畔,不用担心,门派里的人对我都很好,我回去解释一番便没事了。”云逸强颜欢笑道。

    张湖畔鼻子又一阵发酸,他知道云逸此时的心一定像油煎一样,却因为怕自己担心,表现得若无其事,甚至反过来宽慰自己。

    “大嫂我们什么关系,你又何必瞒着我呢?”张湖畔强忍着心酸,说道。

    云逸见张湖畔如此说,脸上浮起一丝苦笑,道:“在这里我辈分低,自然无法跟下界相比,却也是正常。只是那香忆师姐是四代弟子中的佼佼者,甚得甘清师叔祖的宠爱,如今我们得罪她,估计门派里不会善罢甘休。我是门派弟子,最多也就责罚一顿,我倒担心门派长辈会找你麻烦。你本事虽高,但门派里比香忆师姐厉害上百倍千倍的还很多,你还是留个地址给大嫂,先行离开。等事情过罢,大嫂再去寻你可好?”

    云逸仙子见无法隐瞒便实话实说,心想自己先回门派接受惩罚,怎也要求门派长辈不追究张湖畔,最多跪地向香忆仙子求饶,让她打自己一顿便是了。

    张湖畔闻言,脸色微变,寒着脸道:“大嫂莫担心,有小弟在,定不让他们欺负大嫂。如若他们胆敢欺负大嫂,我便闹他岭崖宗个天翻地覆!”

    云逸仙子知道张湖畔是位重感情之人,也是一言九鼎的男子汉,她刚才不说门派之事就怕张湖畔会鲁莽行事,如今见张湖畔果真如此,脸色顿变,担忧之色满布俏脸,急急道:“湖畔切莫如此,门派内高手如云,祖师、还有十多位师伯据闻都是天仙级人物,万一惹得他们发怒便糟糕了。我不过是一端茶弟子,他们就算再发怒,又能惩罚到何种程度,总不至于收了我的功力,取了我性命。听我之言,你且离开,我这便回门派先求个情,兴许香忆师姐还未向长辈说事。”

    这云逸不劝还罢,一劝两劝将自己是端茶弟子身份都抖露了出来,心想自己都已经这么低微了,总也无法再贬低了。

    张湖畔闻言,心都快要碎了。自己再不济,好歹也在仙界有了一栖息之地,也是一方国主,却让自己的大嫂替人端茶倒水。那种极度的愧疚让张湖畔几乎要发疯、发狂。

    这回张湖畔再也不顾广邝仙人是云逸仙子的祖师爷,也不管岭崖宗是云逸的师门,双目杀机闪动,道:“广邝老儿若真敢向着香忆,我定让他后悔莫及,大嫂我现在就随你回门派,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处置你!”

    云逸仙子见张湖畔越说越离谱,连祖师爷也骂上了,眼泪顿时唰唰的滴落了下来,看得张湖畔心痛不已,急得张湖畔手足无措,对岭崖宗又多了一份仇视。

    “你,你再如此说,我便没有你这弟弟。”云逸仙子擦了擦眼泪,恼怒道:“祖师爷一直在闭关又未曾知道这些事情,你怎生就将祖师爷也给骂上了呢!”

    张湖畔对广邝仙人怎么说都认了兄弟,感情甚好,对他也甚是信任,知道云逸仙子的遭遇自然会有一种被兄弟背叛感觉,所以便会特别的心痛愤怒,动了杀机。如今闻言广邝仙人一直闭关,心情一下便轻松了下来,双目中的杀机也消失了,暗笑自己因为关心则乱,竟然怀疑起广邝仙人的人品,还真是罪过,罪过。

    “哈哈,大嫂息怒,息怒,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该怪广邝老儿!”张湖畔心情大好,一时说广邝老儿说顺口了,又溜了出来。

    “你还这么无礼!”云逸仙子见张湖畔仍然口无遮拦,真是又气又无奈,总不能自己也回门派告张湖畔冒犯自己祖师爷之罪吧。

    张湖畔被云逸仙子责骂,讪讪地笑了笑。

    “你还有心情笑,还不速速离去!”

    云逸仙子被张湖畔这么一打岔,又见张湖畔露出被自己责骂的窘态表情,心里虽仍然焦急,却也放松了一些,一种亲人间亲密无间的感情洋溢在心窝里,所以说话时便有了些女人的嗔怪媚态,甚是好看。

    “哈哈,数百年不见大嫂是越来越美了,等回门派里处理了你的事情后,我们便一同去找大哥,估计大哥肯定想死你了!”张湖畔打趣道。

    “你这死湖畔,改日我见到弟妹,一定让她们好好管教你,连大嫂也敢出言调戏!”云逸这一嗔怪,变得越发娇媚,看得张湖畔直感叹大哥好艳福。

    “大嫂饶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在家中本就过着水生火热之中,你万万不能再落井下石了呀!”张湖畔连连作揖,一副苦瓜脸。如今这事情扯不到广邝仙人身上张湖畔心情是大好,所以说话也便插科打诨。毕竟广邝仙人是自己的老哥,大嫂的祖师爷,说闹得岭崖宗天翻地覆看似简单,但这么一闹,云逸仙子也就难免落得背叛师门的骂名了,自己也算是失去了位兄弟,终究不美啊!

    “扑哧!”云逸笑了出声,媚了张湖畔一眼,娇声道:“谁让你娶了这么多老婆!”

    不过这话一出口,云逸仙子便发现这句话说得太过不雅,有些不害燥,顿时羞红了脸,一时间倒把师门之事忘得精光。

    张湖畔在世俗时本就天天受他那帮色狼室友熏陶,对这些话语的免疫力已经到了跟他的肉身一样强悍。只是此话出自一向端庄高贵的大嫂之嘴,让张湖畔一时间有些错愕,也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张湖畔干笑两声,以掩饰自己的“羞涩”,也打消一下云逸仙子的尴尬。

    不过门派之事很快又让云逸仙子脸上的红晕退去,愁云密布。

    “大嫂不碍事,一切保在小弟身上!”张湖畔自信满满地说道。心里暗暗得意,大嫂啊,如今我可是你祖师爷的兄弟,那般欺负你的兔崽子见了我都得乖乖给我行礼,看我这次怎么整他们!

    不过这事张湖畔现在还不想透露,一来,这事有些太过离奇,怕云逸仙子不信,又会被她安个不敬之罪;二来,也想看看到时云逸仙子张大嘴巴,惊骇加尴尬的可爱样子。

    见云逸仙子仍然一副担忧,张湖畔便神秘兮兮地道:“别忘了,那信符还是小弟交给广邝仙人,我跟大嫂你的祖师爷关系可好了!”

    张湖畔见过广邝仙人,云逸仙子倒是相信,但说张湖畔跟他老人家关系很好,却是不信。祖师爷那是什么身份,金仙啊!金仙,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有些人修炼了数万数十万年却连这个门槛都没摸到,听说祖师爷修炼了上万年也才晋级到金仙,这也已经是很厉害了。张湖畔虽然厉害,能轻松打败香忆仙子,但怎么说到仙界也不过才三百来年,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仙界是讲究实力的地方,祖师爷云逸仙子没见过,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但要说他这么厉害,身份又尊贵的人跟张湖畔关系很好,这牛似乎吹得太过头了。

    于是云逸仙子没好气地白了张湖畔一眼,道:“尽会瞎说,你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师门那里我自会解释去,没事的,你放心!”

    张湖畔心里暗自苦笑,知道她不信,只好又道:“你少元师叔祖、凝霜师叔祖在不在,我跟他们关系很好,他们的婚宴我也参加了!”

    这回云逸仙子开始将信将疑了,上上下下将张湖畔看了一遍,娇声道:“真的?你真的认识他们俩人?”

    “当然是真的,难道大嫂连我都不相信?”张湖畔故意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云逸仙子见张湖畔似乎生气了,反倒有些相信了,迟疑了一会,问道:“门派里你还有没有其他人认识?两位师叔祖都不在门派里,听说他们百年前就不在祖洲了。”

    张湖畔闻言,摇了摇头,倒有点发愁了,还别说岭崖宗自己就认识这三,如今一个闭关,两个不在。如果岭崖宗的人敢对云逸仙子无礼,自己还真的只能动点粗了,或者干脆将广邝仙人唤出关。不过,这两样都是下下之策。既然这事广邝仙人不知情,张湖畔跟他的友情就还在,真要大动干戈,终究不美。广邝仙人闭关时日长,可见闭的是死关,叩关是万不得已才为的事情。

    哼,同辈弟子都敢对大嫂大呼小叫,肆意羞辱,还让本尊大嫂端茶倒水,先教训一顿也罢!张湖畔想了想,还是决定只要那帮家伙不开眼,教训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