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天蓬元帅
    第四百五十九章天蓬元帅

    黄袍道长闻言一脸神秘地从储物戒里掏出一瓶流光波动的青色酒瓶,黄袍道长的手轻轻抚摸着羊脂般平和柔滑的瓶身,双目流露出“深情款款”,似乎手里不是一个酒瓶而是一个让他沉醉的女子。

    看来黄袍老弟也是一位好酒之人,张湖畔暗自摇了摇头,然后好奇地将目光锁定在那酒瓶之上,能让堂堂一岛之主珍惜这幅模样,看来此酒必定非同寻常,张湖畔暗想。

    当黄袍道长手微微倾斜时,张湖畔看到酒瓶底刻着一个“朱”字。

    黄袍道长接着又从乾坤戒里掏出几个晶莹剔透的酒杯,给张湖畔等人一一摆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给每人倒上一杯,生怕溅出一滴似的。

    酒一倒出,顿时满室飘香,让人迷醉!

    张湖畔的鼻子嗅动了一下,微微动容。张湖畔本身不仅是一个酒鬼,而且还是一位资深的酿酒师,否则怎么能满足张三丰的酒瘾。这酒根本不用入嘴,只要一闻他心里基本上就有数了。

    “好酒!”张湖畔轻轻抚掌称赞道,“此酒香气香而不艳,低而不淡,醇香幽雅,不浓不猛,香气久留不散,酒液清澈透明,富有光泽,光闻香观色就知此乃难得好酒,真没想到老弟竟然还身藏这等好酒,怪不得不点酒!”

    “真没想到大哥也是此道中人,也不算埋没了这瓶美酒。”黄袍道长闻言脸露喜色,大有他乡遇故知的激动。

    尊主何止是此道中人,简直酒道之仙!布莱尔暗自嘀咕道。

    布莱尔也算是最早跟随张湖畔的一批手下,对张湖畔一些爱好了解得一清二楚。烹饪和酿酒可以说是张湖畔最大的业余爱好,中西方烹饪技术、酿酒、调酒他都精通,就连猴儿酒他也不顾身份尊贵跟在武当派猴妖弟子屁股后面学过酿造,还结合自己酿酒方面的渊博知识改进了一些,现在武当城的猴儿酒早就从单一的品种发展到了十多种。其实张湖畔专研烹饪和酿酒又何尝仅仅是因为业余爱好,他是牟足了劲,准备将来遇见师父他老人家时,可以亲自动手孝敬他老人家。

    “此酒老弟是从何处购得?”张湖畔问道,如今武当派准备发展餐饮业,竞争对手当然要打听清楚。

    “哈哈,莫非大哥也想购买不成?不过这酒在整个青龙国都买不到啊!此酒乃是我数百年前去祖洲买到的,大哥你看到这个朱字没有?”黄袍道长得意洋洋地指了指瓶底下的朱字。

    张湖畔点了点头,道:“看到了!”

    “知道这朱字代表什么意思吗?”黄袍道长仍然得意地询问着。

    张湖畔等人已经被黄袍道长的话语调起了胃口,见他还这么慢条斯理地卖弄着,恨不得拿起酒杯砸过去。

    张湖畔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们不知道,黄袍道长得意地瞟了一眼从落后武当岛来的“乡巴佬”,气得张湖畔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后,黄袍道长才心虚地嘿嘿一笑,道:“要说起吃喝,这香满楼虽然在玄关岛是首屈一指,但跟博沙岛的稻香源酒楼,青龙岛的清雅酒家比起来却差了不少。”

    青龙岛和博沙岛不愧为青龙国最强两岛,档次就是不一样,连餐饮业,甚至酒楼取的名字都比玄关岛强上很多,张湖畔暗自嘀咕道。

    “但稻香源和清雅却远远无法跟仙界的朱记酒家相比。”黄袍道长说道。

    “哦!”

    对于餐饮业给予极大关注和希望的张湖畔和布莱尔终于脸色微变,心想看来要在青龙国外的仙界发展餐饮业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不过两人倒也不至于丧失信心,毕竟地球的饮食对于仙界而言几乎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地球上酒家的管理经营概念也是全新的。连肯德基这样普通的炸鸡翅都能在以美食著称的中国发展到让人排队购买,同理武当派全新的美味佳肴,甚至酒吧式、咖啡厅式的餐饮文化注定也能在仙界席卷起一股餐饮潮流。

    见张湖畔也动容了,黄袍道长感觉很是自豪,自从跟张湖畔上街以来一直被张湖畔压着,现在终于发现在“口福”方面远胜从未从武当岛出来过的大哥。因为他自己吃过朱记酒家的菜肴,手里还有一瓶朱记出产的“仙人醉”,大哥有吗?

    说话间,菜肴陆续上来了。黄袍道长便暂时先停止了讨论朱记,举起酒杯,敬了张湖畔三人一杯。

    “仙人醉”一入口,张湖畔再次微微动容,“此酒入口甘爽清冽,酒味纯正醇厚,让人回味怡畅,果然好酒!这酒瓶上刻着朱字,看来这酒必是你嘴里所说的朱记酒家所售。”

    “正是!此酒名‘仙人醉’乃朱记酒家名酒之一,这一瓶共百斤,一瓶五万下品仙石,当时小弟是考虑了很久才咬咬牙买了下来。”黄袍道长又“深情款款”地抚摸着酒瓶。

    张湖畔和布莱尔听了双目精光暴涨,眼睛贼亮贼亮,这‘仙人醉’虽然是难得的好酒,但武当城出品的猴儿酒也绝对不输于此酒,如此说来那猴儿酒今后也可以卖出这个价钱了。

    黄袍道长又小心翼翼地倒了一圈,见张湖畔三人几乎不怎么动筷,于是便问道:“大哥,是否此处的菜肴不合你的口味?”

    “呵呵,还行,还行!”张湖畔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夹了片菜蔬,毕竟黄袍道长好意相请,倒也不能忤了他的面子。

    黄袍道长虽说在经商头脑方面迟钝了点,但作为一岛之主,也是极其精明之人,只是张湖畔是他的救命恩人兼大哥,所以这份精明他有意地深藏了起来,只表现出了憨厚忠实的一面。张湖畔这样言不由衷的举止,自然瞒不过黄袍道长。

    黄袍道长叹了口气道:“可惜祖洲太过遥远,去一趟至少要数年的时间,否则小弟倒真想带大哥去那品尝一下美食。这满香楼虽然不错,但实在差了点,小弟也是无奈退而求其次啊!”

    雅典娜见黄袍道长很为张湖畔没吃到那种极品美食惋惜,忍不住抿着嘴轻笑道:“大人他自己就是超级厨师,他烧的菜每次我吃得差点连舌头都咬了进去,你还怕他没吃过美味佳肴,那朱记酒楼再厉害,烧得菜肴难道还能胜过大人不成?”说到最后一句,雅典娜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服。

    “什么?大哥你这么尊贵的人竟然还亲自烹饪不成?”黄袍道长极其惊讶地问道。

    张湖畔笑着点了点头,反问道:“难道我就不能烹饪吗?仙界中就没有天仙自己烹饪吗?”

    黄袍道长被张湖畔这句话反问得愣了半天,突然仰天哈哈大笑,笑声停下后说道:“有,有,而且还是个大人物!刚才我跟你们说的朱记酒家后台大老板就是一个美食家和顶级烹饪大师,知道他是谁不?”

    黄袍道长被张湖畔一瞪,立刻知道自己又犯了在这位孤陋寡闻的大哥面前卖弄的毛病了,讪讪一笑道:“他便是仙界的天蓬元帅朱逢春,朱元帅!天蓬元帅可是仙界的大官,听说手下有百万的水军大师,就连四海龙王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这样的人物偏生好酒好吃,而且对烹饪和酿酒等情有独钟,刚才我们喝的‘仙人醉’酿造方法据说就是他发明的。后来他突发奇想派人找来了仙界的名厨,不仅跟他们交流厨艺,而且还将自己的心得传给了他们,让这批人在仙界各地开起了朱记酒店。”

    张湖畔刚才不过随口一反问,还真没想到这朱记的大老板竟然是天蓬大元帅,而其这个大人物跟自己还有共同的爱好,顿时目瞪口呆,心中对这位朱元帅产生了一种知音的感觉。

    “既然这些菜肴入不了大哥的法眼,大哥就多喝点酒吧,这酒可是正宗的朱记出品。”黄袍道长说着又小心翼翼地给张湖畔满上,脸上隐隐闪着一丝肉痛的表情。

    张湖畔看着黄袍道长心痛的表情,暗自好笑,故意捉弄地仰头便喝光了杯中之酒。黄袍道长的眼皮猛地跳动了一下,嘴角的皮肉痛苦地抽动了一下,他倒不是心疼这酒的价钱,现在好歹已经找到了发财之道,五万块仙石还是喝的起的,而是这酒已经不多,再喝就没了,这酒青龙国这等小地方又没卖,只有去祖洲才买得到,可问题是去一趟祖洲得数年时间,来回差不多得十年,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