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威慑
    第四百二十八章威慑

    两人在九龙神火罩内祭起法宝,噼里啪啦一阵乱轰。这一乱轰,钟内雷声回荡,震得他们两耳发痛,而那红红的钟壁却是纹丝不动。

    “哼,在本尊的法宝内还敢放肆!”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巨钟内回荡。

    话音刚落,本来附着在钟壁上呲牙裂齿,吞吐着火焰的猎猎火龙,猛地脱离了钟壁,向两人冲将而去,围绕着两人张牙舞抓了片刻,烤得两人几乎虚脱,才飞回了钟壁。

    这下两人终于明白了,在这法宝内不要说逃跑,就连自保的希望都渺茫的一塌糊涂。那神秘的男子显然是没发威法宝的威力,否则那九条火龙扑将下来,估计以自己两人的修为转眼睛就得灰飞烟灭。

    两人再也不敢千举妄动,心中对那神秘的男子,龙五的师尊充满了恐惧,只是两人倒也算是有骨气,暂时还没出口哀求。

    张湖畔本就没准备杀了两人,否则也不用费这么多时间,无非是要给两人来个下马威,给他们造成一种自己无法战胜的恐怖感觉,如此一来,等会张湖畔讲的话在他们心里自然极其有分量,收服起来也容易。张湖畔见两人不再吭声,于是扬手将九龙神火罩抛到了半空,捏了个法诀,赤血蟒王和飞云仙人就从九龙神火罩里掉了出来,这九龙神火罩又滴溜溜地飞回到张湖畔的手掌。

    张湖畔右手托着巴掌大的九龙神火罩,威严地坐于宝座之上,身后站立着乌弘、乌旦两人。右边下首坐着胡馨、唐小明,两人身后还束手站立着乌兰和乌火,左边下首依次坐着张海天、龙五。

    赤血蟒王和飞云仙人突然感觉浑身一凉,火海消失,眼前豁然明朗。两人抬头一看,发现自己两人已经到了一个宫殿之内,那恐怖的男子正威严地坐于宝座之上,两边竟然坐着四位七劫以上的高手,以龙五恐怖的身手只能排坐到第四位,四位五劫黑龙更是只能站立。

    虽说赤血蟒王和飞云仙人曾经也算是沧琅岛叱咤风云的人物,特别是飞云仙人光兵力就超过两万,其管辖下的子民更是有数十万之众,但要说手下的高手,跟张湖畔这位小小武当派掌门比起来却是远远逊色。两人顿时心底猛地打了个哆嗦,这等排场在青龙国下辖的二十八岛屿也勉强能排上中等了。

    “龙五乃本尊的弟子,乌火四龙乃本尊的手下,你们竟然敢在本尊面前口出狂言要劝降龙五,杀灭乌火四龙,是否根本不将本尊放在眼里?”张湖畔脸色一寒,两道凌厉的目光从他的双目中射向底下两人,两人被那目光一射,竟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威压,感觉整个人犹如被剥光了衣服,心中对张湖畔越发的感到恐惧。

    这时赤血蟒王再也不敢放肆了,那飞云仙人就更不用说,否则两人的命交待在这里是毫无悬念了。

    “古赤不敢,我两只是奉紫煞仙人行事而已!”赤血蟒王脸色有些苍白地拱手说道,古赤乃他的姓名。

    “哼,紫煞老儿竟然敢冒犯本尊,本尊必然灭了他!”张湖畔漆黑的眸子寒光猛地一涨,冰冷道。

    赤血蟒王和飞云仙人心中再次猛地一颤,这沧琅岛估计也就眼前这男子敢如此说话,也只有他有这资格说话。本来张湖畔当着他们的面说灭了紫煞仙人,作为紫煞仙人的结义兄弟兼手下,两人本来应该为紫煞仙人担忧才是,只是两人听到张湖畔这样说,心底竟然隐隐有丝欢喜。

    张湖畔立刻洞察到两人的细微变化,心中暗想,果然如白灵蛇王所言,那紫煞仙人过河拆桥,已经惹得两个得力手下心生怨恨了!

    “知道本尊刚才为何不杀你们两人?”张湖畔问道。

    两人心中一凛,暗想,这男子既然扬言要杀了紫煞仙人,没理由再放过自己两人,莫非他反过来要招降自己两人?此人挥手间就收了自己两人,归了他倒也强过那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紫煞老儿许多。只是这事自己却不好开口,否则就要被他看扁了。

    两人摇了摇头,道了声不知。

    “哈哈,谅你们也不知道。你们以为本尊想招降你们,所以不杀你们,现在本尊也不妨告诉你本尊确实起了丝爱才之心,但此却绝不是本尊饶了你们的原因。如果今天来的是紫煞老儿,或者死去的赤炎老儿,就算他们肯归顺,本尊也一定立马杀了他们,绝不跟他们费话!”张湖畔说道。

    张湖畔此话一出,听得两人心中疑团密布,同时也暗暗苦笑,看来以自己两人的修为也入不了此男子的法眼,枉自己还准备抬抬身价。

    张湖畔看了两人的表情变化,心里暗自好笑。这两个老家伙怎么可能入不了张湖畔的法眼呢!这两人不仅修为高,而且手下还有数万兵力,张湖畔收服了这两个家伙,不仅意味着得了两位高手,而且还意味着凭白得了数万兵力。更何况两人统领一宫一洞上万年,也算是一个将才,武当派统一了沧琅岛后,自然也少不了这等人才。

    “本尊之所以饶了你,是因为当沧琅岛三宫都在追捕本尊和本派的弟子时,只有你飞云宫没有参与进来,不管你出于何种考虑,本尊还是承你这份情。”张湖畔对飞云仙人说道。

    张湖畔这句话说得两人一头疑雾,以他的本领谁敢追击他,除非活得不耐烦了!

    “三宫十多年前追击的那条黑蛟龙就是本派弟子,而跟那条黑蛟龙在一起的就是本尊!”张湖畔补充道。

    “啊!”

    两人惊讶失声,不可置信地盯着张湖畔。那件事情到现在才不过十多年,十多年前需要到处逃窜的人,怎么可能会转眼间成为如此恐怖的高手呢?

    “我师父学究天人,胸中有无数乾坤,我龙五拜师不过数年,不就渡了七次仙劫!”龙五见两人大惊小怪,表情像怀疑张湖畔有这等神奇本事似的,不满地插嘴道。

    两人听了龙五的话,还是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想想也是,以龙五如今的境界,要渡一劫可以说难如登天,如今不也是渡了吗?两人现在算是彻底失去了对自己的优越感,知道张湖畔刚才所言并无任何虚假,以他这等人物,肯招降自己两人算是看得起自己了,哪里轮得到自己摆姿态。

    飞云仙人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向温和的性格,竟然救了自己今天一命,心中还是一时无法完全回过神来。

    “本尊之所以饶了你,不过是因为可怜你而已,堂堂一洞之主,竟然糊涂到与杀子仇人结为兄弟,还替他卖命!”过了一会儿,张湖畔摇了摇头,对赤血蟒王说道。

    张湖畔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劈得赤血蟒王一屁股坐在地上。此话如果出自别人之口,赤血蟒王或许会嗤之以鼻,但出自张湖畔的分量自然大大不同。更何况乌阳仙人自爆前还曾传给他一道神念,问了句“你为何要杀我?”,这句话曾经在赤血蟒王脑海里徘徊好长一段时间,可是儿子死前发来的信息却又明明说是黑龙宫的人干的,所以后来赤血蟒王也就压制下了心中的疑惑,只是张湖畔今天一针见血,赤裸裸的贬低,让赤血蟒王的心狠狠地被撞击了一下,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真的吗?”赤血蟒王好一会儿才站了起来,两眼血红地盯着张湖畔,冷冷问道。

    “大胆!”四大徒弟见赤血蟒王竟然敢当面质疑张湖畔的话,几乎同时出声,目光冰冷地射向赤血蟒王,恐怖的威压向赤血蟒王铺天盖地地压顶而去。

    四大高手迸涌而出的气势是何等恐怖,但此时的赤血蟒王却愣是顶住了威压,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流了出来,不过他的双目仍然紧紧盯着张湖畔。

    张湖畔摆了摆,胡馨等四人才收回了气势,重新坐回了位置。

    “想知道真相还不简单,龙五将卫埭给本尊拎过来!”

    “遵命!”龙五起身兴奋地抓人去了。

    很快卫埭就犹如一小鸡般被龙五拎了进来,头发披散,身上的衣甲也破烂不堪,看来在阵法内吃了不少苦头。

    “师父,人带到了!”说完龙五将卫埭往地上一扔。

    张湖畔双目闪了一闪,立刻看穿了卫埭的本体。

    竟然是一只狈怪,怪不得紫煞宫的手段使得这么漂亮,估计就是它在搞鬼了!

    卫埭一落地,就看到赤血蟒王和飞云仙人正乖乖地站在宫殿上。立刻嚷道:“你们怎么还不抓了龙五?”

    赤血蟒王和飞云仙人见卫埭对自己两人如此无礼,双目闪过一丝杀机。

    卫埭也是被折磨糊涂了,话一出口,就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很显然自己倚仗的两大高手此时已经跟自己一样成了阶下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