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四百二十六 里应外合
    第四百二十六里应外合

    乌兰本来也想接着龙五的话劝说胡馨一两句,胡馨现在虽然名义上是她的主人,但对她却犹如姐妹一般。只是听了胡馨的话之后,她立刻闭上了嘴巴,暗自凛然,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主人竟然对掌教仙人尊敬到这等容不得任何瑕疵的境地,其实又何尝只有胡馨一人,就算现在跟来的是枯叶或者伯格豪斯等人中的任何一人,龙五讲这句话都要遭到他们强烈的抵制,哪怕他的辈份比他们高了很多。乌兰算是彻底明白了,既然这件事情是掌教仙人决定下来的事情,除非她自己去哀求掌教仙人,否则在私底下劝说主人或者任何一位武当弟子都是自找苦吃。

    “呵呵,师姐您别当真,俺龙五只是随便说说的!”龙五急忙解释道,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有丝毫歪曲张湖畔命令的想法。

    “师姐就是因为知道你只是随便说说,才饶了你,如果你是出于故意,你以为我还会承认你这个师弟吗?”胡馨脸色稍好。

    三人很快就到了赤血洞府。

    胡馨是何等娇媚之女,赤血洞府守山门的手下一看到胡馨顿时魂不守舍,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胡馨。

    胡馨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不过知道这也不能怪他们,冷声道:“请通报蟒王一声就说武当派长老求见。”

    听眼前美女一开口就言要见蟒王,两个守门者顿时一凛,再也不敢用色迷迷的目光看胡馨。心中暗暗好奇什么时候无主蛮地出了武当派,只是无主蛮地地域广袤,有些势力自己不知道却也正常,于是其中一位道:“蟒王不在洞府,现在此处由白灵蛇王做主。”

    胡馨见这两个门卫倒也机灵,心中对赤血洞府稍微产生了一丝好感。

    “那就跟白灵蛇王通报一声!”胡馨娇声道。

    “请稍候!”一个门卫说了声,然后飞快回洞府报告。

    白灵蛇王此时正在洞府内喝闷酒,赤血洞府的人,包括赤血蟒王目前在紫煞宫受到的待遇,白灵蛇王是一清二楚。要说赤血洞府乃被紫煞宫用武力征服,赤血洞府的人和赤血蟒王受此待遇,白灵蛇王自然无法可说。但赤血洞府乃紫煞宫最初的同盟,没有赤血洞府可以说就没有紫煞宫的今天,但如今赤血洞府人所受的待遇跟那些被紫煞宫征服了的三宫没有任何区别,就连赤血蟒王的权力都比不过紫煞宫一个徒弟,这如何能叫白灵蛇王不郁闷。

    “报告,蛇王,有武当派的长老求见!”

    “去去,把他们打发走,本蛇王没心情!”白灵蛇王不耐烦地挥挥手,然后自嘲地道:“武当派,无名小派!”

    门卫应了声,刚准备转身,白灵蛇王叫住了门卫,道:“慢着,把他们叫进来吧,反正本蛇王也没事情干,看看他们有何事也不错!”

    白灵蛇王乃赤血洞府的军师,是聪明之人,本不该犯轻视任何来者的低级错误,只是如今成了紫煞宫的编外人士,心情十分沮丧,才会如此。

    门卫本就是看领导行事的小人物,见白灵蛇王态度既然如此轻慢,他自然也就傲慢了起来,以为门口的三人没有丝毫分量。

    “跟我来吧!”门卫一边说着,双目一边开始有些放肆起来。

    一开始时胡馨并不想失了武当派的风范,所以非常客气、一本正经地报上自己的门派和身份。却没想到这赤血洞府的白灵蛇王竟然如此托大,虽说武当派目前无甚名声,但好歹自己也通报了自己乃一派长老,他自己不出来迎接便罢,连个亲信也不派个出来,只叫一个看门的如此无礼地引见,却有些过分了。胡馨心中顿时十分不快,那龙五刚才在外面等时就已经有些不快了,此时见白灵蛇王竟然如此不把武当派放在眼里,心中更是不快。

    三人跟在门卫身后,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本来门卫还想打量胡馨几下,可是此时别说打量,冷得他差点无法飞行了。

    白灵蛇王眯着眼,醉意朦胧地往嘴里倒酒,突然他感觉到三股寒气隐隐从远处逼来,心中一凛,酒意顿时醒了。

    赤血洞府怎么可能有这么恐怖的高手?白灵蛇王暗自震惊,突然他的脸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他想起了那求见的武当派长老。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不该犯的失误,立刻整了整衣装,飞身向寒气逼来的地方飞去。

    远远看到跟在门卫后面的三人,白灵蛇王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心中暗暗叫苦,天哪!竟然是龙五,他怎么成了武当派的长老了,他身后之人怎么这么像黑龙宫的乌兰?

    “哈哈,原来是龙五仙人驾到,白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白灵蛇王远远就拱手赔罪道。

    那门卫一听,白灵蛇王称呼身后的大汉为龙五仙人,立刻一个哆嗦,整个人一头就栽下了天空,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哈哈,劳驾蛇王亲自迎接,不敢当,不敢当!”龙五拱手说道。

    白灵蛇王听了,尴尬地笑了笑,领着众人飞落一迎客宫殿。

    “不知这两位仙子如何称呼?”一进宫殿,白灵蛇王立刻拱手问道,心中暗暗忐忑不安,生怕那似曾相识的女子就是黑龙宫的乌兰,如此一来赤血洞府今天估计要惨遭杀戮了。他之所以不敢确认乌兰,一方面是他认为乌兰不可能会跟龙五走在一起,另一方面乌兰本来的境界跟他不过仲伯之间,而眼前的女子修为明显比他高了一截。

    “这位乃武当派长老,龙某的师姐胡馨仙子,至于这位嘛,难道你堂堂赤血洞府的军师会不认识?”龙五说道。

    以白灵蛇王的沉稳听了龙五的话,顿时脸色唰白,连退好几步才稳住了脚步,好一会儿才想起刚才三人是规规矩矩求进,应该不会对赤血洞府不利,才放下了心来。白灵蛇王强行压制住内心的震撼,向胡馨问道:“不知仙子驾临有何指教?”

    “本仙子今天乃奉家师之命来告知蟒王,黑龙宫的人从来没有杀害过蟒王的儿子,言尽于此,我等告退!”胡馨冷冷道,由于白灵蛇王刚才的极度怠慢,胡馨已经不愿再多费口舌解释。

    白灵蛇王乃聪明之人,自从赤血洞府归顺了紫煞宫之后,他就开始怀疑此事,乌阳仙人应该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如今听到胡馨这么一说,顿时犹如当头棒喝。

    紫煞宫!

    白灵蛇王脱口而出,当他醒悟过来时,却发现胡馨三人已经离去。顿时大急,急忙飞身追了出去,道:“三位请留步,白某有事与三位商量!”

    胡馨美眸中闪过一丝异彩,她倒没想到这位白灵蛇王的脑袋瓜这么好使,竟然懂得立刻追拦自己三人,看来赤血洞府应该能躲过一劫,否则它只能成为紫煞宫的陪葬品。

    三人又重新回到宫殿,这次胡馨让乌兰将两年前的一些事情向白灵蛇王做了详细的说明,尽力证明黑龙宫没有参与杀害蟒王儿子一事。

    听了乌兰之言后,白灵蛇王终于确认了自己对真凶的猜想,心中顿时急如火烧,此时紫煞宫的势力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赤血洞府要跟紫煞宫斗无非送死而已。

    突然白灵蛇王眼睛一亮,心中暗骂一声自己糊涂。眼前至少有两位宫主级别的人物,而这两位上面还有一位师父,可想而知,那位神秘莫测的师父是何等恐怖,看他们的样子很显然有灭紫煞宫之心,赤血洞府跟他们来个里应外合,估计成功的希望很大。

    想到这里,白灵蛇王道:“如果贵派有灭紫煞宫之心,白某一定将真相告知蟒王,当贵派起兵灭紫煞宫时,赤血洞府一定暗中接应;如果贵派没有灭紫煞宫之心,白某也只好将此事烂在肚里,也请三位不要将此事告诉蟒王,免得赤血洞府惨遭紫煞宫杀戮!”

    胡馨目露欣赏目光,这白灵蛇王看来是个聪明人,师父这招用得还真准,估计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断了紫煞宫一只胳膊。

    “区区一个紫煞宫家师还不看在眼里,之所以来告诉蟒王,是不忍心赤血洞府落得跟紫煞宫一样的下场!”胡馨说道。

    胡馨虽然说得稍微有点过,不过白灵蛇王却是深信不疑。两个宫主级别的师父,最差也有个八劫吧,甚至天仙级别也说不定,天仙级别出马,捏死紫煞仙人跟捏只蚂蚁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深信不疑的白灵蛇王将紫煞宫内部的一些情况一一向胡馨道来,白灵蛇王乃聪明之人,所讲的都是对武当派极其有利的信息,比如飞云仙人在紫煞宫的不得志等等。

    胡馨在赤血洞府逗留了片刻后,便回龙居洞府向张湖畔复命去了。

    张湖畔听了胡馨之言,开怀大笑道:“好,好,看来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断了紫煞宫两条胳膊!”

    当师徒数人在宫殿内聊天之时,赤血蟒王、飞云仙人以及卫埭正领着数十个二劫高手浩浩荡荡地朝龙居谷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