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三百九十章 埋伏劫杀
    第三百九十章埋伏劫杀

    藏洪在穿衣服的时候,另外一个房间的藏嵘也在穿衣服,两人房间外面分别站着六个黑衣冷峻的男子,黑衣上绣着一头杀气凛凛的幽狼。两人房门外的十二个男子正是十二幽狼铁卫,个个接近渡一次仙劫的境界,一个至少可以抵两、三个左右的破虚后期高手。藏洪两兄弟奉幽圣狼王之命追捕张湖畔和八岐一直无果,于是便起了偷懒之心,到这沧琅央都来潇洒快乐了,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竟然在这里阴错阳差地碰上了张湖畔。

    青楼外,本来满脸桃色,眉眼如丝的妖娆猫妖,在八岐这样一个一劫蛟龙的高手气势威压之下,脸色变得煞白,浑身根本动弹不得,险些现出原形。

    张湖畔脸色微变,他已经感觉到有好几股不怀好意的冰冷眼神。

    这迎客的妖猫都已是破虚初期,那背后的老板自然是非常厉害的人物,张湖畔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推测得出来。

    “八岐,我们走!”张湖畔知道再在沧琅央都呆下去估计会立刻引来厉害的人物,当机立断马上离开。

    话音刚落,下一刻七人就已经站立在莲花祥云之上,继续向北方飞去。

    “喋喋,我正在烦恼找个什么理由在沧浪央都杀了你们,没想到你们这么上路,自己离开沧琅央都了!”藏洪看着张湖畔等人离去的方向,两眼幽光闪动,冰冷的杀气充斥着整个房间。藏洪虽然胆大,但毕竟不过只是紫煞宫旗下的一个副洞主,要他在沧浪央都公然杀人还是不敢的,张湖畔的离去正合他意。

    张湖畔等人刚刚离开沧浪央都,下一刻青楼里的藏洪两兄弟以及十二幽狼卫也离开了沧琅央都。

    出了沧浪央都的地界之后,莲花祥云缓缓地向北方飞行,张湖畔满脸凝重地端坐于祥云之上,双目微闭,强横无匹的神念小心翼翼的铺张开来,千里范围内的丝毫法力波动都被他一一收入神识之中。

    无主蛮地领域有四十万里,太过广袤,张湖畔只有通过神念探查才能快速地探查到一块无主之地。只是这无主蛮地藏龙卧虎,这摊水到底有多深,张湖畔心里根本没底。所以以张湖畔强横的神念也丝毫不敢大意,仍需静心打坐,保持灵台明镜,神念小心翼翼地躲过一拨又一拨的气息和禁制,生怕自己无礼的窥探惊动某个厉害的静修人物。

    一路扫视过去,张湖畔还没找到合适的立派之地,不是已经有主,就是地方太过狭小,当然这里所谓的狭小相对于武当仙境而言已经算是很大很大了。

    不过张湖畔也不急,毕竟才飞行了近万里,也就相当于近亿平方里,后面的地盘大着呢。

    缓缓地飞行,慢慢的扫视。

    千里之外,藏洪等人就犹如待猎的恶狼,不,他们就是恶狼!个个眼里闪着诡异冰冷的幽光,全身气息收敛。

    十四人围成半圆状,犹如张开血盘大口的恶兽在等着张湖畔的自投罗网。张湖畔的速度藏洪曾经亲眼目睹过,他知道如果自己等人直接追击除了让他再一次逃跑外没有第二种结果,半路堵截,包围是最好的方法。

    一个刚刚渡过一次仙劫,严重受伤的蛟龙,三个破虚后期,外加三个垃圾,而自己这边却是两个早早渡过一次仙劫,外加一个抵两三个普通破虚后期的幽狼铁卫,藏洪和藏嵘心中充满了兴奋和嗜血,在他们看来除非奇迹发生,否则张湖畔等人只能任他们宰割。

    奇迹会发生吗?在藏洪等人看来当然是不可能!

    但是在张湖畔等人而言呢,奇迹会发生吗?至少已经发生了一些,八岐这条蛟龙不仅伤势全复,而且已经牢牢稳固了一劫蛟龙的境界,蛟龙强悍的本体注定他比普通的妖兽强上不少。而这时的张湖畔不再是当初的张湖畔,而是真正的张湖畔。

    祥云还在慢慢向前方飘浮而去,张湖畔还在静心用神念扫视。

    蓦然间,张湖畔猛地睁开了双目,双目犹如宇宙般那样浩瀚、深邃。点点繁星在瞳仁中闪动着寒光,冰冷的杀气从张湖畔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此时张湖畔就犹如随时出鞘的利刃,冰冷和寒酷!

    刚才在沧琅央都人多繁杂,高手林立,各种族都有,张湖畔倒没有特别注意藏洪在青楼之上发散出来的一闪而过的冰冷气息。如今在他强横无比神念,小心翼翼的扫视下,哪怕藏洪等人再如何收敛气息,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细微杀机所引起的周围气氛变化还是让远在千里的张湖畔捕抓到了。

    杀机在张湖畔的心底升腾,士可杀,不可辱!在幽狼洞一次犹如丧家之犬的逃窜已经让张湖畔引为毕生耻辱,如今自己远遁无主蛮地,幽狼洞竟然还在半路埋伏劫杀!

    如果现在在紫煞宫,或许张湖畔二话不说,立刻会掉头逃跑,如果现在还是帝江分身和奄奄一息的八岐,张湖畔还是会掉头就跑。但是现在形势变了,自己本尊亲自驾临,而且还是身处无人管问闲事的无主蛮地,半路埋伏的幽狼洞实力虽然强悍,但是张湖畔等人也并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望风而逃从来不是张湖畔的作风,在有能力拚上一拚的情况之下望风而逃更不是张湖畔的作风。武学在生死打斗中领悟进步,修真同样需要生死的考验去突破极限,在实力相差没有到了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不拚而逃只会在张湖畔的心里留下阻碍他进步的阴影。

    “利息就从今天开始收吧,幽狼洞!”张湖畔轻轻地吐出冰冷的一句话。

    两道细微不可见的金光从张湖畔的嘴里飞了出来,下一刻就没入了虚空之中,缓缓向前潜行。帝江、蚩尤何等牛人,哪怕分身只吸收了他们一丝精气,但要隐匿气息,绝不是寻常高手可以察觉的。

    “猫一、猴一、豹一,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只能远远观看,情况一有不对,立刻逃得远远的。”张湖畔威严的话语在他们的脑海里响起。

    “是!”猫一三妖惊骇地看着满脸凝重的张湖畔,躬身应道。

    “主人,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八岐的神念毕竟跟张湖畔比起来差远了,在藏洪等人有意的隐藏之下,八岐并没有发现异常,突然见张湖畔犹如出鞘的利剑,杀机迸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幽狼洞的狼崽子来了!八百里,两个一劫妖狼,十二个破虚后期以上的妖狼。”张湖畔双目远眺前方,冷冷地说道。

    八岐骇然张湖畔神鬼莫测的神念之时,身上的嗜血、杀戮、狂暴在迅猛地迸发,猩红的舌头舔了下上唇,目光同样冷厉的射向远方。

    一劫妖仙对一劫妖仙,哪怕藏洪比八岐早很多进入一劫妖仙,八岐心中仍然毫无畏惧,因为他是蛟龙之身,更何况他的身边还站立着一位战无不胜的主人,哪怕他还没渡一次仙劫,八岐仍然对他只有景仰和无限的信心!

    伯格豪斯略白的肌肤开始渗透出诡异的红色,巴赞身上开始散发着淡淡的银光,根根狼毫开始犹如银针般竖立了起来。

    战意无限攀升!

    看着越来越近的张湖畔等人,藏洪心中突然升起一丝警戒。

    诡异的瞳孔中幽光猛地一跳,两道犹如实体的幽光射向远处。

    “不用再藏了,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藏洪的声音在空中幽幽响起,凌厉的杀气毫不掩饰地迸体而出,强悍的妖气冲天而起。

    藏洪并不明白张湖畔等人既然发现自己为何还不转身逃跑,而是杀气凛凛地向他们逼近。不过藏洪却懒得去想,因为在绝对的优势面前,他没必要去动这个脑筋,他们不逃跑不正合己意吗?

    虚空中,藏嵘和十二幽狼卫都现出了身子,凌厉的杀气和强悍的妖气同样毫不掩饰地迸发而出,目光犹如利剑冷冷地锁定正向这边飞近的张湖畔等人。

    凌厉的杀气,冲天的妖气使得四周气温骤降,整个空间似乎都凝冻住了。躲在这一带修炼的人、妖个个都立刻紧闭山门,启动禁制,生怕成了被殃及的鱼池。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半空中凌厉的杀气撞击在一起,引起了周围一阵飓风。

    强大的斗志迫使小宇宙内的十六颗银色小星体开始疯狂地围着紫色星体转动,银色星体爆发出耀眼的亮光,丝丝银白色的能量束犹如探照灯光似得聚焦在紫色星体之上,紫色星体浑厚的能量犹如泄洪一般向张湖畔全身经脉宣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