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沧琅央都
    第三百八十九章沧琅央都

    一路上,张湖畔不知道在自己眼皮底下掠过多少山川河流,大海般大小的湖泊一路过去也看到不少。这一路过去,张湖畔强横的神识还察觉到不少股利害至极的气息冲天而起,丝毫没有掩饰。

    强者的世界让张湖畔警告自己要小心谨慎,同时也激起了张湖畔强大的斗志!

    大概飞了近四十万里,突然张湖畔发现天空之下是一数千里方圆的平阔大地,大地之上座座宫殿拔地而起,宫殿有大有小,有豪华有朴实,东、西、南、北各有一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宫殿一般坐落在纵横交错的宽广道路边,那道路具是用巨大的花岗岩铺底而成。道路上不时有人、妖来往,竟然隐约有些都市的气息。

    沧琅央都!张湖畔脑子闪过从狼妖那里得到的信息。

    沧琅央都位于无主蛮地的中央,乃沧琅岛最中心之地。这是沧琅岛唯一一块看似和平之地,各势力在此都驻扎有兵力。全沧琅岛的人、妖、仙都可以在此处逍遥,也可以在此处进行交易。这是一个自由的天堂,这是一个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的地方,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你就是大爷,只要你不走出沧琅央都你的人身安全就可以得到保障,当然如果你瞎了眼,非要跟四大势力的人对着干,那么你的人身安全还是岌岌可危的。

    “我们已经到了无主蛮地,这是沧琅央都……东、西、南、北四大宫殿应该就是沧琅岛四大宫在此处的分宫殿吧。”张湖畔见八岐等人一脸惊讶的样子,于是将自己知道的东西稍微介绍了一下,可惜那些狼妖不过只是幽狼洞的小兵,对远离幽狼洞数十万里的沧琅央都也只是耳闻,并没有涉足过,所以张湖畔也只知道了个大概。

    “尊主,我们要下去看一下吗?”伯格豪斯躬身问道。

    “嗯,下去看看,不过切记不可惹是生非。”张湖畔说道。

    “遵命!”

    按下云头,张湖畔等人飘落在横穿沧琅央都的主干大道之上。像这等从天而降之事,在沧琅央都生活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也没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张湖畔一行人。不过当中倒也有几个有心之人的目光落在了八岐身上,心中微微惊讶了一下。一劫妖仙虽然在沧琅岛不是什么稀罕高手,但也总算跟仙搭上边,勉强算是一个高手了。

    走在擦肩而过几乎个个至少都是破虚期以上的高手中间,虽然张湖畔早已经达到了渡一次仙劫的水平,心里还是一阵发毛。

    “七位仙人里面请了!”

    正当张湖畔心里发虚之时,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抬头一看,一座辉煌宫殿门口,一位店小二装束的养神期男子,正笑吟吟地向自己七人打着招呼。

    养神期的店小二!张湖畔顿时傻了眼,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宫殿,才发现宫殿之上竟然闪着三个大字“香满楼”。

    天哪,这是一家饭店!哪怕张湖畔的见识再广,此时大脑也是一时短路,跟在张湖畔身后的六人更是如此!

    见到张湖畔七人发愣的样子,养神期的店小二心里顿时明白过来,于是道:“七位仙人肯定是第一次到沧琅央都吧,我们的香满楼是整个沧琅央都最有名的美食之殿,各类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具有,各位如果不进去尝一尝实在是各位的损失啊!”

    张湖畔虽然早就过了辟谷阶段,不过却从来没忌口,甚至还好美酒佳肴,那八岐更不用说了,一听美酒佳肴,眼睛就发亮,口水直往肚子里咽。仙界的饭店啊,那琼浆玉液,山珍海味一定非同一般啊!

    “我们确实是第一次来沧琅央都,倒也想尝尝贵楼的美酒佳肴,只是该如何付费呢?”张湖畔问道。

    店小二这时已经发觉张湖畔乃领头之人,于是对张湖畔说道:“这条街道向前二十里处,有一家飞云宫设立的飞云币兑换点,只要您将身上带的矿材、药材或者其他什么宝贝给他们,他们会根据您的东西兑换相应的飞云币给您,您拿着飞云币就可以来这里消费了。”

    “是不是其他三大宫也都在沧琅央都设立了兑换点?”张湖畔问道。

    “是的,不过离这里最近的是飞云宫的兑换点。”店小二回答道。

    “那么你们收了飞云币又拿来做什么用?”张湖畔继续问道。

    店小二好奇地看了张湖畔一眼,心想此人的功力自己一点也看不透,至少应该拥有破虚期以上的境界才对,虽然第一次来沧琅央都,但总应该有耳闻飞云币的用处,他怎么连这等问题都不知道。

    心中虽然很是好奇张湖畔等人的无知,店小二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们可以用一定数量的飞云币去飞云宫兑换相应的丹药或者法宝,甚至修炼功法。”

    张湖畔一听,终于有些明白过来。

    修炼的日子无疑是寂寞、痛苦的,如果可以轻松快速地提高功力,没有人愿意去忍耐修炼的寂寞和痛苦。地球灵芝仙草的贫乏不允许修道者存有丝毫偷懒之心,除非像灵通这样有个好爹娘,或者象武当弟子一样有个变态的掌门,否则只能乖乖地修炼,以求有一日能修得元婴,以求有一日能破虚而去。而沧琅岛充裕的灵气注定一个小小的山头都有可能藏有灵芝仙草,可想而知整个广袤的沧琅岛藏有多么恐怖的天才地宝!一个修炼者,在森山老林里搜索一个月,两个月很有可能就可以找到让他功力猛地提高一年,两年甚至十多年功力的灵芝仙草,谁又会老老实实地忍受修炼的痛苦。

    于是理所当然岛上大部分之人、妖等便产生了走捷径的心思,想用最轻松的方法取得最佳的提升速度。只是沧琅岛中真正高明点的炼丹、炼器、甚至修炼功法都掌握在四大宫手中,直接服用灵芝仙草或者胡乱炼制法宝明显是暴敛天物之行为,于是自然有人想用自己的材料等东西去换购四大宫出品的丹药、法宝等东西。

    而四大宫的势力虽然强大,但这沧琅岛毕竟太过广袤、巨大,蕴藏的天才地宝太过丰富,四大宫那么点人塞到这么大的地方压根就是连影子也看不到。四大宫无非也只是表面上在沧琅岛粗粗划了个圈,细节方面他们是根本无法顾及的,比如张湖畔继续躲在他们那里修炼,如果他们不发动力量追查,估计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人发现,至于哪个角落里藏有灵芝仙草或者稀世宝贝他们更是不清楚。至于不受他们控制的无主蛮地到底藏有什么人,有什么天才地宝他们了解的就更少了。

    流通币的产生,兑换制度的形成,让四大宫可以很轻松地将生活在沧琅岛所有修炼者手中的天才地宝集中在自己的手中,同时也增强他们对整个沧琅岛的影响和控制,让更多无主蛮地之人归顺他们。

    张湖畔稍微一思量也就明白了其中一些玄机,只是细节如何操作他却还不是很清楚。既然要生活在这片土地,要在这里争一块立足之地,张湖畔当然要努力去了解这个陌生的世界,于是张湖畔准备先在沧浪央都逗留一下。

    “谢谢你,那我们先去飞云宫的兑换点,等会再过来。”张湖畔本来想说谢谢店小二,只是对着一个养神期的高手这个称呼怎么也叫不出口。

    二十里的路程对于张湖畔等人而言,一眨眼的时间也就到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宫殿,里面有不少人在进行兑换。张湖畔看到不少人手中拿着白、紫色的圆形玉石,玉石上雕着一匹足底生云,展翅飞翔的骏马,心中暗思那应该就是飞云币吧,颜色的不同估计代表着不同的币值。到这里来的人有拿着飞云币来兑换丹药、法宝的,也有拿着药材、矿材来兑换飞云币的。

    张湖畔观察了一会,发现被兑换出去的丹药最好的也就是让普通破虚高手增长数十年功力的丹药,至于法宝到目前为止没有超过超品以上的。

    张湖畔来到一玉石柜台面前,站柜的是一宽嘴,暴眼的矮短男子,张湖畔虽然还没渡一次仙劫,但神念的强悍程度就算是八岐拍马也赶不上,一眼扫去,就已经看出这男子乃一蛤蟆精,破虚后期的境界。

    蛤蟆精的目光有些惊讶地落在八岐的身上,一劫妖仙的气势自然给人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蛤蟆精已是破虚后期的高手,又日日在此接待不同的来往之人,眼神自然比较好使,一眼就看出了八岐已经过了破虚后期,至少是仙人或者妖仙了。至于张湖畔,他倒没看出什么玄虚,并不知道张湖畔的本体如果真的爆发,八岐也不是他的对手。

    实力总是让人自然而然地产生尊敬,所以蛤蟆精立刻裂开大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请问你们要兑换飞云币吗?”

    “是的”张湖畔忍痛将从狼妖身上夺来的矿材取了一些出来,本来张湖畔打算用自己的丹药和法宝跟他们兑换,但是生怕让他们看出自己炼制手法的高明,会注意上自己,所以无奈将原材料取了出来。

    “紫炎石”蛤蟆精心中一阵失望,以为张湖畔一行人中有仙人级别的人物,拿出来的东西自然高人一等,发现竟然只是紫炎石。

    张湖畔看见蛤蟆精失望的表情,心里暗暗感叹,这紫炎石要是放在地球,也足够让人一阵眼红了,没想,到了这里,人家却是根本不稀罕。

    “就兑换这个吗?”蛤蟆精有点不死心地问道。

    “是的”

    “你这紫炎石最多可以打造一把上品飞剑,所以我只能给你三十个飞云币。”蛤蟆精说道。

    张湖畔听了心里大骂飞云宫黑心,这么大块的紫炎石要是让张湖畔来打造,至少可以打造四件超品飞剑,他飞云宫炼器手法再差劲,搞个三件上品飞剑总应该有吧,要知道上品跟超品是一个档次的差距。不过张湖畔这次来本来也是准备让他们宰的,所以听了蛤蟆精的话,暗骂了一句后,这交易也就顺利地完成了。

    拿了三个紫色飞云币,一个紫色飞云币代表十个飞云币值,张湖畔带着八岐等人往香满楼走去,一边走一边用神念扫视了紫色飞云币一番,发现这飞云币是紫庵玉石打造,倒也算是上好的玉石,玉石中被布置了几个比较复杂厉害的禁制,估计是用来识别和防止假冒用的。

    “仙人里面请。”店小二将张湖畔等人引入了香满楼。

    这香满楼也有雅间和大厅之分,张湖畔选了大厅,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另一方也是为了听听这里的人都说些什么。

    这香满楼生意还不错,空阔的大厅倒也有三成的上座率,每张桌子上都有一个玉简,玉简里记录着各类菜肴和美酒。

    张湖畔坐下后,见八岐等人迟迟不敢落座,笑了笑道:“无妨,大家都坐下吧。”

    见张湖畔开口,八岐等人才坐了下去,不过武猫一、武猴一、武豹一三妖只敢半个屁股落座。

    用神念看了看菜单,菜肴有,红烧百年熊掌、清炒千年山笋、生吃百年猴脑等等,动物类的基本上在百年徘徊,价格也不贵,也就一个飞云币左右,只有少量是千年以上的,不过那价格就不是张湖畔区区三十个飞云币能支付的,至少也得上百飞云币。植物类,千年的基本上也就一个飞云币左右,万年的就贵了,需要十个飞云币以上。

    张湖畔看了菜单,暗自惊叹,百年以上的动物基本上也算是成了妖精,至于千年以上估计都结了妖婴,没想到却成了菜肴,真是难以想象啊!普通鸡鸭牛羊,张湖畔倒还敢食用,但将通了灵性的动物做成菜肴,张湖畔终究不敢恭维。只是见八岐等人嘴角流水,倒也不想将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别人,于是就点了几个百年荤菜,再点了几个千年左右的素菜。沧浪岛的酒张湖畔不认识,所以随意点了十来斤价格中等的美酒,总共大概需要十个飞云币。

    看着热气腾腾的菜肴上来,八岐和伯格豪斯等人是口水直吞,仙界的菜肴啊!百年的熊掌啊!只有张湖畔暗自摇了摇头,对那菜肴没抱很大的希望,因为光色,形这些菜肴就已经入不了张湖畔的法眼了。

    张湖畔看着他们猴急的样子,暗自摇了摇头,夹了些素菜入口,八岐见主人动手,于是也纷纷举起筷子夹菜。

    可惜了这上好材料,张湖畔摇了摇头,暗自可惜了一下。夹了几口,也就再没胃口了。希望这什么碧波仙酿能有点名堂,张湖畔暗自道,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心中再次失望,这酒也就比人间的五粮液好点,好虽好,但跟那猴儿酒仍然不能比。

    众人中也就八岐吃过张湖畔烧的菜肴,其他几人都没尝过张湖畔的手艺。这菜肴虽然入不了张湖畔的法眼,但伯格豪斯等人倒也吃得津津有味,连连称好,毕竟超一流的材料,二流的厨艺也能烧出一流的菜肴。

    八岐心中虽然难免失望,不过毕竟主人亲自烧的菜肴偶尔能吃到一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至于猴儿酒现在也就那么一点,所以这些菜肴虽然没想像中的好,但好歹也能解解馋,所以吃得也算凶猛。

    酒足饭饱之后,张湖畔离了香满楼,继续溜达着。

    这一路溜达下去,竟然还看到茶馆、乐殿、宝物交换阁……甚至青楼也有。

    茶馆里的茶倒还真比人间的茶水好喝上百倍,入口满颊生香,清新无比。

    那乐殿乃是一些擅长乐理的妖精演奏仙乐或者歌喉优美的妖精如百灵鸟等上台献唱之地,当然所有这些消费都需要花费四大宫的流通币。

    街上最多的就属宝物交换阁了,这宝物交换阁倒甚像昆仑仙境的天道探秘处,是供人交换宝物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