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共处一室
    第三百三十一章共处一室

    看着祖师爷抱着一个极其性感漂亮的女人迈入酒店,一直在前台随时候命祖师爷大驾光临的唐永昌急忙起身迎接,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极其惊艳的一张俏脸,唐永昌赶紧将目光转移,生怕自己的青春驿动亵渎了祖师爷的女人。

    张湖畔还没开口,唐永昌就对身后的服务员说道:“立刻去安排一间豪华套房!”。

    张湖畔赞许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子灵光了很多。

    到了房间,唐永昌立刻挥挥手打发走了服务员,然后自己恭敬的告退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带上了房间的大门,关上门之后,唐永昌暧昧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佩服地向房门竖了下大拇指。

    张湖畔将环抱的姬清舞轻轻地放在床上,红扑扑的脸蛋,美眸微闭,睡态撩人,让人一瞧之下邪念丛生…….

    张湖畔运转真元,强制将自己的目光从她性感妖娆的身子上收了回来,掀开被子,温柔地给她盖上,然后转身准备离去。

    突然姬清舞一个侧身,一脚蹬开了被子,仰躺的娇躯侧向张湖畔,姬清舞柔滑的玉手轻轻地抓住了张湖畔的手,发出梦呓般的娇啼声:“不要……走,陪……我!”

    张湖畔摇摇头,轻轻掰开姬清舞的玉手,可是姬清舞却死命地抓住张湖畔的手,发出了可怜的哀求声:“爸,我不要嫁给林虚,求…..求你了!”,一滴晶莹的泪滴滑落细嫩的脸颊。

    张湖畔内心轻叹一声,终究有些不忍心将一个喝醉了的伤心女孩独自丢在宾馆里,手轻轻一挥,招来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任由姬清舞抓住自己的手,看着姬清舞俏脸上的泪迹,心里似乎感觉到一丝异样。

    灵虚,原来是灵虚,看来这灵虚果然是冲着姬清舞来的,现在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可是自己似乎没见灵虚有什么动静啊!这几天也没见他来约姬清舞吃饭,为什么姬辰博要强逼姬清舞下嫁给灵虚呢?莫非这几天姬氏家族发生什么巨变不成?

    张湖畔平时本就不关心商业上面的事情,姬辰博怕引起星宇集团上下的恐慌,对姬氏家族停止资金注入这个消息又采取了封闭措施,与灵虚之间联姻的事情更是暗中进行,张湖畔虽然神通广大却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暂一听到姬清舞的梦话很是好奇疑惑并不奇怪。

    生怕吵醒了姬清舞,张湖畔随手施了个隔音术,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布莱尔。

    “最近有没有关注姬氏家族的动静,有没有开始入股星宇集团的计划?”张湖畔问道。

    “启禀尊主,最近一直在关注姬氏家族的动静,由于李氏家族联合了十来家中国境内强大的商团突然对姬氏家族名下的产业进行大肆收购,原因暂时不明,属下为了慎重起见,目前正在观望中,准备寻找适当的机会再入股星宇集团。”布莱尔忐忑不安地汇报道,心里对自己的小心谨慎懊悔不已。他万万没想到伟大的尊主对区区的星宇集团这么重视,早知道他老人家这么重视,自己还观望个屁,直接拿钱砸不就得了,又不缺那么几个钱!

    “嗯,你做的很好!”张湖畔远在中国却也感觉到布莱尔的不安,虽然也感觉布莱尔动作似乎慢了点,但是事发突然,布莱尔的谨慎处理方法是完全正确的,张湖畔也很欣赏,所以张湖畔微微称赞了一下这个精干的布莱尔,免得自己这个突然的电话引起布莱尔不必要的误会和不安。

    “谢谢尊主夸奖!”布莱尔顿时放下心头的石头,感激地说道。

    “李氏家族的突然收购对星宇集团有什么影响没有?你给我具体分析一下。”张湖畔说道。既然姬辰博突然做出强逼女儿下嫁给灵虚的举动,那么说明肯定是星宇集团受到了这次收购的影响,而且很有可能这李氏家族也是灵虚的一颗棋子。

    “星宇集团目前正在进行打造亚洲乃至世界最大汽车生产基地的项目,但是以星宇集团目前的实力是无法完成这个宏大的项目,李氏家族的出击,让姬氏家族其他成员取消了对这个项目的支持,所以这个项目很有可能会半途而止,除非有人肯注资进去。以星宇集团的号召力和这个项目的前景来看要吸收资金应该是不成问题,但是这个项目需要的资金太过巨大,如果完全靠吸收外资,估计姬辰博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可能要相让了,这是姬辰博无法接受的条件。但是如果姬辰博不退出第一股东的位置,估计也不会有人能有魄力冒着风险出巨资来投资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项目,所以只要李氏家族对姬氏家族的收购再持续一段时间,这个项目基本上可能要半途而废,这对星宇集团将会是致命的打击,属下就是在等这个机会,希望能以较低的成本入股星宇集团。”布莱尔简明扼要地将情况向张湖畔分析了一番,顺便也提了一下自己观望的主要原因。

    张湖畔一听心里顿时明亮如炬,看来李氏家族的背后势力应该就是昆仑派了。灵虚操纵李氏家族收购姬氏家族名下的产业,估计就是为了制造姬辰博求助于他,然后趁机要挟姬辰博将女儿下嫁给他。不过他为什么前几年不这样做,而是选择这个时候呢?虽然张湖畔无法知道具体的细节原因,但是有一点他敢肯定这跟自己的突然出现应该有些联系。

    既然你想玩手段,道爷就陪你玩一下,不玩你们昆仑还玩谁!既然灵虚用的是世俗的手段,张湖畔也不想直接用自己的法力轰了灵虚。

    于是张湖畔既哩咕噜向布莱尔交待了几句,尊主交待的事情,布莱尔哪里敢说个不字,连连点头不已。

    一缕阳光透过纱窗洒在了姬清舞艳丽的俏脸上,白皙的肌肤上泛发出一丝莹光。姬清舞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黛眉微皱,轻轻张开了她迷人的美眸。

    头有点疼,姬清舞轻轻揉了揉太阳穴,伸了个懒腰,露出了平平的雪白小腹。突然姬清舞惊声叫了起来,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急忙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子,因为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男人,一个自己一向痛恨的大色狼。

    “姬总原来有一大早练嗓音的习惯,怪不得你的声音这么动听!”张湖畔坐在窗边的靠椅上,微笑着打趣道。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姬清舞向机关枪一样连续问了三个问题。

    看着姬清舞紧张的样子,张湖畔似乎又看到了以前喜欢捉弄自己却反被自己捉弄的姬清舞,一时间竟然感觉到一丝温馨和亲切,于是不禁动起了捉弄她一番的心思:“这个问题说起来就话长了,这里嘛是传说中男女偷情的宾馆,至于你我怎么会在这里,莫非姬总真的忘了?”说完张湖畔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扫视了一下姬清舞紧紧捂住的胸部。

    昨天,昨天!姬清舞脑袋里一阵混乱。

    天哪!昨天我和这头大色狼去酒吧喝酒了,我,我还和他跳舞了,我还投入他的怀抱挑逗他,天哪!姬清舞脸一下子吓得煞白,急忙拎起被单,一看自己还穿着裙子睡觉,下身也没感到一点异样。再抬头一看那头大色狼正笑咪咪的看着自己,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娇声骂道:“大坏蛋,大色狼,你要死,竟然敢吓我!”

    通红的脸蛋,嗔怪的表情,骂声中透露出一丝温情,哪里像是恨张湖畔入骨的冰山美人姬清舞,倒更像向情人打情骂俏、撒娇的小女子!

    “我有吓你吗?我只是问你还记不记得昨天的事情,你不记得我可以告诉你呀!”张湖畔一手抓过投掷过来的枕头,满脸无辜地说道,心里却是乐翻了天,小丫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没事喝酒撒酒疯,害得本道爷昨晚欲火浑身!

    “你还说!”姬清舞羞得满脸通红,抓起另外一个枕头又砸了过去!

    张湖畔一手抓住扔过来的枕头,笑着说道:“好,好,不说了,女人真是善变,昨天还抓着我的手不肯让我走,今天却是一副凶神恶煞!”说完张湖畔立刻夸张地举起了枕头挡住自己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