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三百零二章 惊讶发现
    第三百零二章惊讶发现

    酒店门口,早有一辆宾利车在候,司机是唐永昌。张岩自从胡晶晶和胡莹莹两人来了后,除了问安、随时候命外绝不没事上门打扰祖师爷享艳福,就连为祖师爷开车这等献殷情的好机会都让给了师侄唐永昌,可见张岩的修道天赋虽不怎么样,但是为人处世却绝对是老狐狸一只。

    不知就里的唐永昌对这位看起来年轻无比祖师爷的敬仰之情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啊,能为祖师爷效犬马之劳当然无限光荣,心里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可惜上了路之后,唐永昌才终于明白姜还是老得辣这句至理名言。这绝对不是人能承受的折磨,当大电灯泡的尴尬那自是不用说了,最让唐永昌受不了的是,左右坐在祖师爷两边女子娇滴滴的声音竟然能摄人心魂,幽幽体香可以引人无限遐想,偶尔从后视镜一窥两人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容貌,唐永昌可怜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胡晶晶和胡莹莹两人本就天生媚骨,如今修为飙升,加上修炼的又是上古巫门顶级心法,浑身上下可以说没有一处不散发着勾人心魂的魅力,连张湖畔这样功参造化的绝顶高手都暗感吃不消,更别说唐永昌这位正血气方刚的二十多岁年轻小伙子了,幸好胡晶晶和胡莹莹两人在张湖畔的警告之下早就收敛了媚惑之气,都集中起来往夹在两人中间的张湖畔身上散发,否则唐永昌估计连车都开不成了。

    由于昨晚已经狂购过了,所以今天张湖畔并没有选择逛街购物,而是吩咐唐永昌带着三人在北京兜了一圈,顺便逛逛北京的一些名胜古迹,老北京胡同。

    北京近郊,悠湖别墅,灵通略带失望地挂了电话。

    “启禀师叔张湖畔还在北京,而且今天还出去游逛去了。”灵通恭敬地向天悟说道。

    天悟点了点头,道:“看来此事绝对不是张湖畔所为,以他的修为要杀天音、天芥两位师弟本就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以命搏命才有那么一丝可能,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他必然会元气大伤,此时早就该觅地养伤去了。更何况年底他跟蜀山还有生死一战,这个时候他的身体更容不得出一点差错。如今他在北京游荡估计是为了调整心态,顺应无为之道,或者自知命不久矣,来逍遥一阵也未尝不是。灵通师侄就不必再派人跟踪张湖畔了,否则惹恼了他也终究不妥。”

    “是”灵通很是失望地应了一声。本来他想天音两位师叔昨晚刚出事,张湖畔立刻就消失了,他还可稍微再做点文章,至少有借口劝师叔们找张湖畔问究一下,让张湖畔吃个暗鳖也是不错的,可惜天不从人愿,张湖畔就赖在北京了。

    见灵通一脸失望,天悟暗道,这灵通以前在昆仑仙境整天不务正事,如今入世一趟倒也上进了很多,心思缜密小心程度都可以比过我了,这倒是好事,不好打击他积极性,天悟哪里知道,这纯粹是因为灵通想找张湖畔麻烦而为之。于是道:“灵通师侄能如此小心行事,师叔我甚感欣慰,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也至少完全排除了张湖畔的可能性,灵通你也不必太过失望。”

    毕竟经受了社会大染缸的浸染,虽然没进步,但是这察颜观色,隐藏心思的小伎俩倒也学了一点。灵通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再提起张湖畔估计会适得其反,反而会让天悟知道自己是有心为之,于是脸上的失望之色一扫而空,谦虚地说道:“谢谢师叔夸奖。”

    人间繁华热闹,各种花样趣事百出不穷,与修真界那种单调的生活有着天壤之别,胡晶晶和胡莹莹两人逛得不亦乐乎,到了晚上才意犹未尽地回到了酒店。

    刚回到酒店,就见真侗酒店等候,原来是武当道场十天之后重新开场,真侗是特意来向祖师爷汇报一下,顺便也向祖师爷请安一下。刚好张湖畔发了点小财,一高兴赏赐了一件刚刚炼好的接近仙器级别的飞剑给真侗,宝多不压身啊,这年头世俗间的修真人士越来越多,多样法宝多份保障。真侗意外得了一件飞剑,开心地屁颠屁颠找地方炼化去了。

    深夜,总统套房内,一道金光从张湖畔的嘴中喷出,瞬间幻化成一陌生无比的男子,接着蓦然消失在房间。

    一丝冷冷的微笑爬上了张湖畔的嘴角,哼,等明天全修真界都知道你们昆仑派的强盗行为,看你们还怎么以道门天下第一大派自居。

    稍后张湖畔盘坐于席梦思上,心神遁入空明,强大的神识遨游高空之上,丝丝能量没入这神识之中,虽然这变化极其微小,张湖畔还是能感觉到神识每时每刻都在变的更强大。数十股强弱不一的法力波动从北京的四面八方冲天而起,尽被张湖畔所感知。

    可惜破虚以上的高手法力波动极是隐涩,我的神念虽然可以覆盖整个北京但要探查这等高手的行踪却还差多了,否则倒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一探昆仑派到底来了几个破虚高手,不过现在倒也不急,只要他们落单了自己总有机会灭他个不留一丝痕迹。

    第二天,张湖畔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是他第一天报道的日子。虽然幻海等人的事情影响了张湖畔不少心情,但是一旦已经决定的事情,张湖畔很少会中途而废,更何况修道之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个平和自然之心,所以张湖畔仍然决定去过一段工薪阶级的生活。胡晶晶和胡莹莹两人乖巧地服侍张湖畔打领带、穿西装、整理公文包。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张湖畔生怕两人无聊,给了两人各一张金卡,随她们自己安排时间。

    清晨,金色的阳光挥洒大地,街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很快就打破了都市的宁静。上班的人们行色匆匆,不管是巴士站台还是地铁站都是人头攒动,人潮涌动,宽广的路面上,车流滚滚,都市早晨的清新在这一片繁忙和喧嚣中荡然无存。享受惯了清静生活的张湖畔游走在匆匆行人之中,面色淡然悠闲,与共搭公交地铁的上班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北京地广人多,繁忙的早上交通堵得要命,等张湖畔到了星宇集团时候,几乎快到了上班的时候,这倒是大出张湖畔的意料之外。

    星宇集团位于北京商务中心区,这一带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充满了浓重的都市商业气息,比张湖畔去过的日本东京中央区一点也不逊色。

    星宇大厦是星宇集团的总部大楼,高度约210米,共55层,整座大楼都为星宇集团总部的办公大楼,由此可见星宇集团的强大,而星宇集团又是姬氏家族名下的产业之一,从中可以窥得姬氏家族几乎到了富可敌国的程度。

    貌似除了张湖畔没有几人是迈着步子进入大门的,大厦前的广场上也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轿车,估计是地下车库都停满了吧,最低级别也都是十几万元的别克凯悦,特意挂着自行车专停的地方,稀稀拉拉不超过七辆。

    看来星宇集团的待遇应该都很高,进入这个地方上班的人应该也算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了,张湖畔一边想着,头一边微微仰起,双目瞄了一眼星宇大厦的顶楼,因为在那里张湖畔感觉到了两股非常隐涩的法力波动,虽然一时无法判断顶楼两人的功力深浅,但张湖畔敢肯定两人至少有分神期以上的修为。

    张湖畔心里暗暗惊讶,没想到区区一座大厦竟然会有两位如此厉害的高手坐镇,一时之间对星宇集团充满了好奇,上班的劲头不禁足了很多。

    张湖畔正步入大楼时,听到身后有人叫唤,一阵幽香从身后传来,竟然是姬雪曼。

    “嗨,果然是你,今天来上班啦!”姬雪曼笑吟吟地说道。

    “是的,正准备去人事部报道,可是这地方太大了,正发愁着呢,指引光明方向的人就来了。”张湖畔笑着说道。

    “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逗的,对了你开车过来的吗?”姬雪曼白了张湖畔一眼,宛然一笑,美艳之极。

    “咱穷苦老百姓一个,挤公交搭地铁历经千辛万苦才到了革命圣地。”张湖畔打趣道,张湖畔还不知道眼前这位美女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其实就算是知道了张湖畔仍然会如此倘然面对姬雪曼。

    “扑哧!”姬雪曼听张湖畔讲得有趣,不禁娇声失笑,花枝颤动,煞是动人。

    两人似乎多年的好朋友,一边说着一边向电梯走去,大厅里不时可以听到姬雪曼银铃般动听的笑声,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相看,脸上惊讶之色极浓,暗暗猜测张湖畔为何方神圣,竟然能和对男人从来是拒之千里的姬大主任有说有笑。可是看看张湖畔的着装却一点都不像是上流社会的人物,这事还真的怪了,莫非姬大主任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年纪问题了,开始“猎艳”行动,可也不对啊,那年青人看起来年纪似乎也太小了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