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暗潮涌动
    第二百八十五章暗潮涌动

    张湖畔见他们两支支吾吾,满脸羞愧,心里立刻就亮得跟明镜似的,心里暗自感动,多么好的武当弟子,倒是自己这些长辈们忽略了他们这些在底层生活的弟子感受。

    张岩他们虽然羞愧,甚至难以启齿,但是张湖畔金口已开,他们就算再不愿意让祖师爷过问此等世俗之事,也只好一五一十道来。

    张湖畔越听脸色越是阴沉,听完之后,整个人站立了起来,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踱步到窗口,眺望着远方,本来深邃的双目杀机闪动,嘴角边勾现了冰酷的冷笑。

    北京本来就是六朝古都,也是历朝历代的军事重地,甚至在商周之时就已经在此建城,所以在这块土地上曾经生活着很多王公贵族,豪门世家。在修真门派盛行与世时,这些家族多多少少跟修真门派有些联系,一些大的家族背后都有比较厉害的修真门派撑腰,家族子弟也有不少投入这些修真门派修炼,只是因为这一千年以来修真门派很少入世,才渐渐与修真门派失去了联系。如今修真门派重新入世,北京立刻又成了修真门派活动非常活跃之地,一些家族的老祖宗也乘机下山探亲,一时间就连那些渐渐在历史长河中衰落的家族在修真门派的支持下,风声再起,又开始活跃在北京甚至中国的各个角落。

    如果不是修真人士自命清高,修真门派互相制衡,再加上修真界有严格规定修真人士不可插手世俗之事,那些修真人士才没光天化日之下暴露超能力,否则修真人士拼斗起来,早就殃及池鱼了。尽管如此,在修真人士的帮助之下,一些家族出了不少武林高手,世家之间的明争暗斗开始变得激烈起来,特别是现在的国家特别行动部门,早已经成了这些世家争斗的焦点场所。但是有一点却在大家之中形成了共识,江湖之事,江湖方法解决,对于普通的商家集团他们倒也没有采取行动,修真人士也不屑与去扶植没有任何文化历史底蕴,只是近代才冒起来的商人。整个北京,整个中国是何等的辽阔广大,商家集团多如牛毛,真正拥有悠久历史,跟修真界搭上那么点关系的家族不过是凤毛麟角,他们之间争得再激烈,相对于整个神州大地而言,却也只是毛毛雨,所以看似修真界纷纷入世,对于整个国家的影响,对普通人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修真门派的纷纷入世,对普通商家,普通生活没有造成丝毫影响,但是对于本来就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武当,甚至曾在国家特别行动部门中占据了主要位置的武当的冲击却是比任何门派都来得剧烈。数百年来武当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然一直以诚待人,不恃强凌弱,但是毕竟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当很多曾经吃过武当暗亏,暗中嫉妒武当的家族纷纷崛起时,他们开始慢慢无视武当的势力,甚至公然挑战武当的尊严。而恰在此时,武当的上层却又连下了好几道金令,纷纷将高手调回山门潜修,而且还告诫一切低调行事,由明转暗,这就更让那些世家纷纷以为武当已经是落日夕阳,嚣张至极。武当在各地的道场开始受到了各方的挑衅,甚至一些摆在明处的产业开始被人恶意欺占,只是江湖之事,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武当现在一没高手,二没人马,再加上上面的严令,这苦水只好往肚里吞。

    江山轮流坐,这本也无可厚非,像张湖畔这样的世外高人,早就到了泰山崩顶不变色,荣辱不惊的境界,更何况只是寻常江湖寻仇打斗,只要张湖畔帮他们提高一下功力,今后也像其他门派一样派几个修真高手坐镇,让他们重新找回场子,打他们个老娘也不认识也就算了。张湖畔可以完全不用这么愤怒,但是张湖畔现在愤怒了,甚至杀机迸涌。因为从张岩的叙述中张湖畔明显感觉到是一些修真门派在背后指使一些势力专门争对武当行动,甚至是带着羞辱性的挑衅,而不是普通的寻仇。江湖之间讲究的是快意恩仇,恩怨一结,一切烟消云散,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甚至不时挑断几位武当弟子手脚的恶劣行为,绝对不是武林人士所应行之事,肯定有人在背后指使才会如此。但是五年前的一战难道还起不了威慑效果,哪个修真门派明明知道自己这样一位宗师级别的高手坐镇武当,还敢公然挑战武当,或者他们认为还是认为像我这样的世外高手不会过问武当世俗这等小事?这是张湖畔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

    “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跟北京这边一样?”张湖畔目光仍然眺望远方,以冷静得有点吓人的口气问道。

    “是的”张岩恭敬地回答道,浑身感觉到有点寒冷。

    张湖畔脸色再变。

    “那么这次切断你手腕的王家背后有什么修真门派支持,你可知道?”张湖畔继续问道。

    “这个弟子不知,他们平时深居简出,连王家的人都很少能见上一面,所以很难探听到消息。”张岩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哼,不管你是哪个门派的,我张湖畔都要把你们一个个揪出来,血债血还!

    “把在北京的所有武当弟子都召来!”张湖畔缓缓转身,下了第一道命令。

    很快所有北京的武当弟子汇聚到张湖畔面前,总共二十人,一半中年人,一般年轻人,竟然有一半以上的武当弟子身上挂着彩,缺胳膊少腿也有四五个,张湖畔一眼就发现这些伤口几乎都是这五年之内造成的。

    作为武当仅存的至尊者,武当弟子从某种角度上讲就是张湖畔的后代,亲人。没有什么伤痛比亲眼看到这么多亲人个个伤痕累累站在自己面前来得更剧烈,那种场面所带给张湖畔的震撼,几乎让张湖畔无法克制内心的愤怒和杀戮。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张湖畔除了张三丰离去的时候流过泪,后来一直没流过泪,但是今天他第二次流下了眼泪。眼前的这些武当弟子虽然碌碌无为,平庸了点,但是他们都是武当弟子,武当魂!五年多了,他们为了武当受了多少的苦,身体残缺却还在苦苦支撑着在外人看来已经摇摇欲坠的武当世俗大厦,而自己这位武当至尊者却浑然未知,仍然逍遥人间。如果不是这次偶然的相遇,偶然的察觉,是否自己还要让他们继续在这样水生活热的世俗中绝望地生活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