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重上天道探秘
    第二百五十一章重上天道探秘

    “喂,我说宋兄啊,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情告诉我吗?”赵立刚见电话那头半天没有回音,发问道。

    “哦,呃,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过一两天我要闭关了,可能要好长时间不能见面了,所以跟你打声招呼。”宋风说道。

    “哦,原来如此,恭喜宋兄!”赵立刚毕竟也是练武出身,知道一般闭关是因为有突破本身修为的迹象才为之的,所以开心的恭喜道。

    “谢谢”宋风感谢道,也不点破这是张湖畔的强制安排。本来准备立刻挂了电话,但是又有点担心老友在张湖畔面前没大没小的乱说话,所以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丽雅的男朋友……呃,其实是我的祖师爷,你还是要注意点。”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一阵发虚,电话里的声音肯定逃不过祖师爷的耳朵,希望祖师爷不要见怪才好。

    张湖畔当然听到了,顿时哭笑不得,这武当弟子也太爱管闲事了,怎么连这事都要插上一脚。不过心里明白宋风是出于一片好意,知道他是怕赵立刚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得罪了自己。不过这宋风也太小心了,自己虽然贵为武当祖师爷,但眼前这位好歹也是赵丽雅他爹,自己能跟他较真吗!

    这回轮到赵立刚叮当了,脑子根本转不过弯来,武当曾经多强大,宋风现在又是多强大,赵立刚可是一清二楚,相反他对自己女儿的苍灵宗倒是没有什么感性的认识,或许在他的心目中,可能还是武当来得强大得多。

    宋风的祖师爷,这到底是什么概念!以赵立刚的脑筋真的是一下子很难转过弯来。

    “呵呵!”意识到张湖畔还在一旁看着自己,赵立刚很不自然地笑了笑,嘴上再也没办法像刚才那样“小张小张”地叫了。

    “老赵,你怎么了,接了个电话怎么变成这幅模样?”钟瑞芝有点不满地问道。怎么一个电话就让这老头子变得支支吾吾,给个笑脸还这么勉强,这可大不寻常了呀!更何况今天这场合,准女婿小张还在看着呢。

    “呵呵,瑞芝啊,我有点心虚!”赵立刚也是个直肠子的人,想到什么也就说什么。

    “有什么好心虚的?都是自家人。”钟瑞芝更是不满。

    “对啊,伯父,你跟宋风的交情是你们的事,我们管我们的。”张湖畔知道赵立刚为什么这么拘束,说老实话虽然刚才准岳父岳母的问话和称呼让他有点别扭和吃不消,不过那种家庭的温馨让张湖畔还是很享受的。所以张湖畔还是喜欢刚才那种氛围,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身份把气氛搞得像现在这样尴尬见外。

    听张湖畔这样说,赵丽雅不禁感激地看了张湖畔一眼,她当然知道张湖畔的真正身份,真要按辈分来,自己还得叫他师叔呢!赵丽雅知道张湖畔这样完全是为了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钟瑞芝听张湖畔这样说,终于知道有点不对头,好奇地问道。

    “我们丽雅的男朋友,也就是小张,他是老宋的祖师爷!”赵立刚发现自己说小张的时候,真的好困难。

    “啊!”向来气质高雅、处变不惊的钟瑞芝也当场愣在那里,她当然知道老宋是指谁。

    谁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能让自己的父母大吃一惊,无比满意,赵丽雅不过也是一位少女,当然也是这样。见父母亲因为张湖畔这样吃惊,心里很是高兴得意,一高兴扔出了另外一个炸弹:“他是我师父的结拜兄弟,我本来是苍灵宗最低层的弟子,因为湖畔的缘故才成为现在苍灵宗长老的弟子的。”

    刚才还有点认为张湖畔太过平凡了点,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牛的人,两位在吃惊过后,更加是越看越喜欢。不过因为张湖畔的特殊关系,却怎么样也无法放松得开来,直到张湖畔不顾身份,排除万千阻挠做了一桌美味佳肴后,气氛才又恢复了过来。

    由于目前龙魄丹还没找落,再加上暂时还不想影响赵丽雅父母的平静生活,所以张湖畔还没打算立刻接两位去南海仙府。但是在临走之前,张湖畔费了点功夫给两位来了下伐毛洗髓,并且还给他们硬补了一番。张湖畔跟赵丽雅当然不是同一个档次,像他这样的高手,除了武当弟子,还真没有人能劳驾他亲自发功。立刻赵立刚和钟瑞芝的修为势如破竹,蹬!蹬!蹬连上了好几层,止步于金丹期。而且钟瑞芝的容貌恢复到跟赵丽雅差不多的年轻,两人看上去简直是两姐妹。

    这回两夫妻才真正的了解到何谓修真,何谓飞天遁地,才真正的了解到这女婿厉害到了极点恐怖。

    “谢谢,湖畔!”赵丽雅咬着张湖畔的耳根说道。

    “傻瓜,有什么好谢的!”张湖畔知道赵丽雅是因为自己在她父母亲面前的表现,以及为她父母亲做的事情而感谢自己。只是两个人既然解开了心结,要在一起,又何必这么客气呢。

    “人家就是要谢谢你!”说着赵丽雅冷不丁地亲了一下张湖畔的脸,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很快到了昆仑仙境,张湖畔和赵丽雅两人慢悠悠地朝天道探秘处飞去。

    今天来昆仑仙境的人似乎特别的多,数百里方圆大的昆仑仙境,竟然可以不时看到天空划过绚丽的剑芒尾巴,没有驭剑飞翔的分神期以下的修真人士也三五成群,不时从张湖畔和赵丽雅两人的身边掠过。

    “今天的人似乎特别的多,我记得上次过来好像没看到这么多的人。”张湖畔有些好奇地说道。

    “是啊,上次我好像也没见到这么多的人。”赵丽雅说道。

    莫非这天道探秘有什么盛会不成?张湖畔暗自思量。

    正好这时又有三男二女的修真人士朝这边飞来,张湖畔带着赵丽雅迎上去,行个稽礼,道:“各位道友,武当云明有礼了。”

    “玄宫宗幻海有礼了,不知道友拦住我等师兄弟有何事。”幻海估计是五人中的师兄,见张湖畔拦路问话,很有礼貌地问道。

    最近张湖畔比较关注修真门派的事情,对修真门派有了一些了解,知道这玄宫宗属于中等规模的门派,洞府似乎也在湖北。

    “贫道想请教一下,今天往天道探秘处的人为何特别多?”张湖畔好奇地问道。

    幻海听了有点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张湖畔两人,幻海有破婴中期的修为,比赵丽雅的修为高出了一大截,所以赵丽雅的修为虽然他没有特意探查,心里也有点数,应该在金丹期左右,至于张湖畔他感觉不到深浅,不过他也丝毫没在意,很多修真人士往往不想让人看透自己的修为,给自己搞点障眼法术也并不少见,因为赵丽雅的缘故,他将张湖畔定位在赵丽雅差不多的修为境界。

    金丹期的修为应该是刚下山的弟子,武当派似乎也没听什么人说过,想到这里幻海也就释然,道:“估计你们很少下山,很少在修真界中走动吧?”

    “是的,不过天道探秘却来过一趟,上次似乎没这么多人。”张湖畔说道。

    “你们长辈一定没跟你们说起,这天道探秘处每五年会有一次较大的修真集会,为期三天,不仅有较多的修真界人士会趁这个机会到天道探秘看看能不能用手头的东西换点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有很多修真界的人趁这个机会来听听三大门派高手的讲道。”由于心中将张湖畔和赵丽雅修为都定位在金丹期左右,而幻海自己有破婴中期的修为,所以讲话的时候,稍微有点老气横秋,但是却很热情,没有丝毫因为两人修为低,门派小(他自动把赵丽雅也归类到武当派了)而不屑理睬。

    见幻海这么热情地介绍,张湖畔对他们很有好感。

    “哦,原来还有这等事,我们俩倒都没听派内长辈讲起,多谢道友告知。”张湖畔微笑着说道。

    见张湖畔这么谦谦有礼,虽然修位还低了点,不过幻海还是有点欣赏这位年轻的武当弟子。

    “你们既然很少来这里,不如结伴同行吧,我也趁机跟你们再介绍介绍!”幻海看来还真不是普通的热情。

    “谢谢道友!”张湖畔微笑着致谢,然后和他们五人同行了。

    交谈中了解到其他四位果然都是幻海的同门师弟师妹,幻真、幻冰、幻阳、幻清是其他四位的道号,前面两个是师妹的道号,后面两个是师弟的道号。

    “其实,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要交换,纯粹想见见传说中蜀山派的玉面剑仙虚剑一。”幻真说道,眼里充满着向往崇拜的眼神。

    “我也是!”幻冰说道。

    张湖畔和赵丽雅很是疑惑,这天道探秘怎么又跟玉面剑仙虚剑一扯上关系了呢。

    见张湖畔和赵丽雅脸露疑惑,幻海主动解释道:“修真界五年一次在天道探秘的大型集会,三大门派都会派出一位高手,或者邀请高手上台为来者布台讲道,以扬创办天道探秘的宗旨——探讨天道。这次听说蜀山派派的是虚剑一。虚剑一是蜀山派后起弟子中最杰出的弟子,居说已经炼到了人剑合一,已是剑仙一流的人物,名声和实力直追蜀山派的掌门和长老。听说蜀山派的下任掌门很有可能会由他接任,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说着幻海看了看两位师妹两眼有点花痴的样子,摇了摇头,脸色似乎有点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