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二百五十章 叫张湖畔的武当弟子
    第二百五十章叫张湖畔的武当弟子

    “师父您怎么了?”谢庆祥大吃一惊,自己吐血那只能说明张湖畔比自己厉害多了,可是邝陵是什么样的人,他可是飞天遁地,体内藏飞剑,活了上千岁的老神仙啊!他竟然也吐血了,那说明了什么,谢庆祥越想越是后怕,浑身冷汗淋淋,两腿打颤。

    “以后千万不要再打那赵家的主意,也不要去惹那年轻人,我们惹不起!”邝陵稍微恢复点过来,沉声说道,眼里还余有一丝惊恐。

    “师父,那张湖畔非常非常厉害吗?”虽然谢庆祥已经知道张湖畔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人,但是总还有点不死心,还想问个明白。

    邝陵心里暗自苦笑,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徒弟,这张湖畔的深浅自己是丝毫看不透,不过自己怎么说都已经是元婴后期的高手,离成婴期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可是人家只是很随意地低喝一声,就立刻活生生的将自己的修为降到元婴初期。太厉害,太恐怖了!那修为,至少养神期了吧,不,至少应该破虚了,只有破虚境界的人才可以丝毫不露一丝气势,却可伤自己这样的高手于无形。

    “是的,厉害至极,估计只有师门中几位最厉害的长辈才可以跟他匹敌吧!”邝陵心灰意冷地说道,这回他再也没有刚才那份高傲和冷漠,看来这世间的高手也不少啊,以后万事还是要小心为上。

    谢庆祥再次巨震,牙齿都有点上下打磨,再也没有丝毫想找张湖畔惹事的念头,刚才他还在想能不能鼓动师父去邀请其他高手过来,现在看来想都甭想了。最厉害的几位,那是什么概念啊,谢庆祥根本无法想象。

    进了别墅客厅,张湖畔看到了赵丽雅的母亲,那是一位气质高贵的女人,张湖畔再次无奈的叫了声伯母。看到张湖畔为了自己,如此屈尊叫伯父伯母,赵丽雅心里真是乐开了花。

    做母亲的最了解女儿了,一看赵丽雅脸上像长了花一样,自己整个人还几乎挂在张湖畔的身上,哪里还不明白张湖畔在女儿心里的地位。

    这女婿人看起来倒是普普通通,不过两眼清澈,面色正直,浑身有股儒雅之气。不错,不错!赵丽雅的母亲钟瑞芝暗自点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张湖畔打小还没被人这样看过,虽然他现在可以说已经几乎金刚不坏之身,就算飞剑劈到脸上都可以溅出火花,此时也是暗自堵得心慌,脸上泛起一丝微红。

    “妈,哪有你这样子看人家的?”赵丽雅终于发现不妥当了,松开张湖畔的手,扯着钟瑞芝的手臂。

    “呵呵,坐坐,别客气!”钟瑞芝也终于发现自己似乎有点过了,连忙招呼道。说完还白了丈夫一眼,嗔怪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请小张入坐,真是木头一根!”

    “小张!”张湖畔愣是没明白过来,等赵立刚拍着他的肩膀,再次叫“小张,来,来坐。”的时候,张湖畔才回过神来,敢情这小张是叫自己来着,真是一阵狂汗,不过却也涌起了一丝家庭的温馨。

    赵丽雅愣在那里真是憋了一肚子的笑,一百来岁的人,竟然被人叫小张,不知道老爹、老娘若知道张湖畔实际年龄后,这小张小张的会不会还叫得这么顺口。

    “来,小张,吃个桔子!”钟瑞芝发现这张湖畔虽然人长得很一般,不过确实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耐看,怪不得女儿喜欢上他了,连自己这位老太婆都很喜欢这位小伙子,一边想着一边微笑地将拨好的桔子递给张湖畔。

    “谢谢,伯母!”张湖畔接过桔子,道了声谢。心里又是一阵汗,还好习惯了点,多叫叫就好,张湖畔自我安慰。

    “小张啊,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家住哪里啊?”女人总是比较八卦,钟瑞芝开始盘问。就差问出你家里几口人,田里几亩地了。

    如果神仙也会流汗的话,估计张湖畔现在肯定已经汗流浃背了。

    怎么回答呢?说我现在在武当工作,我的家在海底,南海仙府,我已经有三个老婆一个女儿了!晕!晕!

    “咳,咳,伯母我现在没有工作,咳,咳,我跟丽雅一样也是修真的。”张湖畔讲得真是累啊。

    “哦,原来你也是修真的,丽雅去年去了趟黄山旅游,后来就莫名其妙的说要去修道了,吓了我一跳。今年她回来,我才知道,这世间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钟瑞芝听了恍然大悟,想想也对,女儿现在走的是修仙的道路,当然选的对象也是同道中人,可笑自己还用普通人的眼光去看东西。钟瑞芝恍然大悟之后,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女儿虽然走上了成仙的道路,但是毕竟今后不能经常看到女儿,也无法过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

    修真这事儿毕竟跟世间的经商做生意不同,并不是人人都适合的,而且培养一个修真人士也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所以修真门派择徒往往都有严格标准,他们不可能将天材地宝浪费在一个注定无法突破元婴期或者修道有成的人身上。以前赵丽雅只是普通弟子时想都不敢想父母的事情,现在虽然已经贵为云峰长老的徒弟却也还是没有资格自作主张收父母入苍灵宗,就算云峰看在她面子上收了她父母入苍灵宗,也不过让他们多过两三百年寂寞的修道生涯,元婴期这道坎他们是绝对无法迈过的,最终还是一堆黄土而已。既然结局无法避免,还不如让他们开开心心地在这尘世多活几年来的实在。所以赵丽雅只是传了点修身养性的运气方法给父母,然后给了他们一些丹药进补一番,让他们能延年益寿也算是尽了孝道。

    钟瑞芝眼里闪过的一丝失落并没有逃过张湖畔的眼睛,他瞬间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要让一位天赋并不出众的中老年人步入元婴期,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对于张湖畔却不会太难。不过由于现在龙魄丹还没有着落,张湖畔还不想太早许下承诺。其实就算没有龙魄丹,以张湖畔此时此刻的修为和炼丹术,他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帮助赵丽雅的父母,毕竟他们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岳父岳母了。

    “对了,你是哪个门派的,跟丽雅同个门派吗?”钟瑞芝再次开始八卦。

    赵丽雅生怕张湖畔受不了母亲这样没完没了的询问,接过话来说道:“他是武当派的。”

    “武当派的!”这回连赵立刚都来了兴趣,武当派现在的掌门宋风跟他可是故交。

    “那么宋风你肯定认识了!”赵立刚发现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跟这位女婿讨论的话题。

    “认识!”张湖畔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总不好爆料说自己是宋风的祖师爷吧。

    “我跟宋风算是老朋友了!”赵立刚有点得意地说道,宋风现在可是武当的掌门,而且还会飞天遁地,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赵立刚为自己能认识这样牛的人而感到自豪,在他的心里还是认为武当是很牛的门派,对于修真这档子事他还真不是很清楚。

    “哦,原来这样啊。”张湖畔毫不奇怪的回了一句,赵立刚跟宋风认识这很正常的事情,难道他这位祖师爷还要起身对认识宋风的赵立刚说:“原来您认识俺掌门啊,失敬失敬!”

    赵立刚见张湖畔反映这么平平,感觉很是无趣,这年头年轻人对掌门怎么这么不尊重啊!

    赵丽雅见赵立刚吃鳖的样子,心里暗自好笑,老爹啊,你看走眼了,眼前这位可是宋风的老祖宗啊。

    天底下还真有这么巧的时候,这边正冷场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尴尬,而且这个电话竟然是宋风的。原来武当弟子召回和交接的事情基本结束了,宋风也终于到了要照张湖畔的安排,去南海仙府闭关进修去的时候。所以特意给自己这些世俗的故交打些电话,告别一番,谁知道这一进去,出来之后是不是事过境迁,面目全非呢!修道一途,路漫漫啊!

    “哎哟,原来是宋掌门啊!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这电话真是来得及时,赵立刚顿时觉得在女婿面前长了脸,宋掌门这三个字叫得特别的响,搞得电话那头的宋风怪怪的,以前不都是都叫宋兄的吗!今天怎么叫起宋掌门来着。

    “赵兄啊,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有件事跟你说一下。”宋风电话里说道。

    “别急,呵呵!有件事你肯定想不到,我家的宝贝女儿现在跟谁交往你知道吗?”赵立刚还真是老不正经,听得赵丽雅脸都红了,眼睛不时地往老头子那边瞪。

    张湖畔倒若无其事,想说就说吧,谅宋风也不敢笑话祖师爷。

    “谁啊,看你这么兴奋?”宋风有点奇怪,这赵立刚今天咋就这么兴奋,不过赵丽雅是个好女孩,自己还真有点想知道。

    “哈哈,宋兄啊,我们以后关系又要亲了一层啦!”赵立刚笑着说道。

    “莫非还是我武当弟子不成?”宋风的脑子也是转得够快。

    “对啊,就是你们武当一位叫张湖畔的弟子。”赵立刚继续笑道。

    叮当!宋风几乎休克过去,还武当叫张湖畔的弟子,天哪,那是偶的祖师爷,还弟子你个头。这时宋风才想起,似乎听陈家瑛什么时候提起过,这祖师爷跟赵大同学有那么点关系,不过这是他老人的事,宋风从来不敢去八卦,久而久之老早就忘了。没想到自己的祖师爷竟然要拜自己的老友为岳父了,宋风既高兴,又是欲哭无泪,以后这该怎么称呼这位老友,头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