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声低喝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声低喝

    “你们认识,那太好了!”赵立刚不明就里,笑着说道。

    “丽雅小姐,你这么漂亮,而且还拜了神仙为师,怎么竟然会跟这样一位花花公子在一起?”谢庆祥问道,语气里充满了不齿张湖畔为人的味道。

    赵立刚一听,心里顿时一个咯噔,原来两人有过节,不过这张湖畔怎么看也不像是花花公子,以他的容貌,也就我这傻女儿会发神经爱上他,难道还有其他女子看上他不成?

    “谢庆祥,你嘴巴放干净点,现在我请你立刻离开!”赵丽雅现在好不容易跟张湖畔在一起,她不容许任何人惹张湖畔不开心,如果那个人多少还跟自己沾点关系的就更不行了。所以本来偎依着张湖畔做小女子状的赵丽雅,听谢庆祥如此说,生怕张湖畔误会,脸色顿变,语气也是冰冷地毫不客气的。

    张湖畔知道赵丽雅为什么这么敏感,心里暗自感动,用手轻轻拍了拍赵丽雅搭在自己手臂上的玉手,对赵丽雅说:“不必跟这种人计较!”

    赵立刚整个人呆在那里说不出话,女儿到底是不是疯了,人家谢庆祥不过只是稍微说了你男朋友一句,你竟然发这么大的火,甚至还赶人家走,赵家跟罗祥集团可是有比较多合作项目的,更何况他身边还站着一位神仙?

    “丽雅,快跟谢总道歉!”女儿虽然拜了神仙为师父,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女儿,赵立刚沉着脸低声喝道。

    “不必了!”谢庆祥早已经脸色巨变,似乎受到了平生奇耻大辱,上次在武当山也是如此,那位漂亮无比的女子为了张湖畔毫不留情地训了自己,现在还是这样。

    “真没有想到就你小子这副尊容竟然能将女孩子哄得晕头转向,围着你团团转,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否有三头六臂!”谢庆祥阴森地说道,他现在拜了邝陵真人为师,信心足着呢!

    “这,这”赵立刚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人却已经挡在了张湖畔和赵丽雅前面,他的心当然是向着准女婿的,从女儿对他死心塌地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这位年轻人有一点损伤,估计她非要死要活不可。虽然对面有神仙,但是赵立刚还是挡在了两人面前。

    张湖畔看了暗自摇头,自己这样的人物还需要他来保护吗?自己只是还不想和这样的垃圾动手,不过赵立刚的举动,还是让张湖畔很是承情。

    “慢着!”邝陵真人阻止了谢庆祥的蠢蠢欲动,对于赵丽雅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金丹期的修为,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安,一切小心为是。

    “赵小姐还未回答贫道问的师从何门?”邝陵真人问道。

    “苍灵宗!师从云峰长老!”今天是她跟张湖畔重新和好的日子,她并不想惹太多的事情,苍灵宗和云峰的名头她相信可以让邝陵真人他们知难而退,以后也不敢对赵氏集团有任何异举,所以她毫不犹豫,没有任何隐瞒地报出了师门,甚至连云峰的名头也抬了出来。

    苍灵宗,云峰长老,邝陵真人猛地吸一口气,幸好还没有往死里得罪这样的姑奶奶,否则就闯大祸了,虽然云草宗也是炼丹门派中数一数二的门派,相对于苍灵宗来说也就稍逊一筹,但是人家云峰长老弟子的身份,却不是自己这位在派中处于二流弟子的人所能够得罪的。

    “原来是云峰长老的弟子,贫道失敬!失敬!刚才有失礼的地方,也请仙子不要见怪!”邝陵真人恭敬地说道,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谢庆祥一见师父竟然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对赵丽雅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心里一阵吃惊,看来这赵丽雅的师门和师父很是厉害。

    原来女儿的师父这么厉害,看来自己操心过度了,赵立刚不禁松了一口气。

    不过张湖畔的脸色并不见得好,甚至隐约有丝不快,受一个女人的保护,那滋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女人的第六感觉是特别灵敏的,赵丽雅立刻就发现张湖畔似乎不是很开心,脸色立刻刷的一下变白了,自己怎么自做主张了呢!他似乎从始至终还没回过话。

    “畔,你生气了吗?”赵丽雅惴惴不安地低声问道。

    张湖畔一听,顿时哑然失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以自己今时今日的修为还有必要去计较这些吗?更何况赵丽雅纯粹是出于一片好心,自己又何必去钻那牛角尖呢!

    张湖畔顿时释然,笑着对赵丽雅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怎么会生气呢,你做的很好。”

    赵丽雅听了心里稍安,但是却也牢记住了,以后只要有这位男人在身边,就将一切交给他。

    “原来丽雅小姐是高人之徒啊,庆祥有礼了,只是庆祥刚才确实是出于一片好心,这张湖畔真的是花花公子,我曾亲眼见他同一年轻女子打情骂俏。”谢庆祥看来还是有点不死心,他以为赵丽雅肯定不知道张湖畔有别的女人,一旦知道了,这张湖畔还不遭大殃。

    果然赵丽雅越听脸色越是冰冷,像是在苦苦忍耐着怒气。谢庆祥见了以为自己的话终于让赵丽雅觉悟,暗自开心不已,却不知道,赵丽雅是在苦苦忍着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因为她知道有张湖畔在身边,自己应该让他来解决,而不是强行出头。

    赵立刚脸色微变,见谢庆祥说的煞有其事,有点半信半疑。

    张湖畔刚才的态度一直让邝陵很是不满,他倒是很希望张湖畔出下丑,而且他心里一直认为张湖畔不过只是凡夫俗子,虽然自己有点忌惮云峰,但也还不致到连他徒弟的男朋友都要忌惮万分。所以邝陵冷眼旁观,准备看一场好戏,却不知道自己和徒弟都在玩火自焚。

    “真没想到这年头爱八卦的人怎么这么多呢?就算我有其他的女朋友,那又怎么样?我张湖畔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来说三道四,现在请你们立刻在我眼晴消失,我讨厌看到这样没有素质的人!”张湖畔毫不客气地对他们说道,似乎他面对的不是大名鼎鼎的罗祥集团老总,也不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云草宗门下弟子,而只是两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才而已。

    赵丽雅看着发威的张湖畔,两眼大放异彩,怎么看怎么帅!

    赵立刚可没有像她女儿这样的好心情去欣赏张湖畔,脸色大变,正准备说些什么,不过迟了。

    邝陵何曾受过这等鸟气,云草宗也不是好惹的,不就是云峰弟子的男朋友吗?还怕了你不成?可怜的邝陵还在耿耿于怀的是云峰的高贵身份,却不知道自己踢到了一块更坚硬的石头。

    “仙子得罪了!”邝陵先向赵丽雅打声招呼,然后脸色冰冷地盯着张湖畔道:“一个凡夫俗子竟然敢如此对本道长口出狂言,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呢?”

    “一个小小的元婴期竟然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笑话!”张湖畔毫不客气地顶回去。

    张湖畔此话一出,邝陵顿时大惊失色,因为张湖畔竟然一口就叫破了自己的修为境界,而自己竟然还把他当成凡夫俗子,这境界一高一低,早已一目了然。这时他才后悔,刚才怎么不深入去想一下像赵丽雅的身份为何会喜欢一位“凡夫俗子”呢?

    “滚!”张湖畔低喝一声。

    这声音犹如巨雷一样在邝陵心底想起,差点震得他魂飞魄散,元婴摇摇欲坠,一口鲜血被苦苦地压制在心头。邝陵狂骇!这是什么人,竟然一声低喝就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看他的样子是因为不想跟自己计较,如果真的动手,捏死自己还不跟蚂蚁一般容易。

    而谢庆祥也好不到哪里去,心脏像是被巨木撞击一般,剧痛无比。

    邝陵也顾不得身份,拉起谢庆祥钻进车子立刻离开。他知道在修真界中,杀个人是很稀松平常的事,趁眼前这位年轻人还没动杀机的时候,快走吧,否则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赵立刚看得一头雾水,这准女婿还是那样一副普普通通的样子,怎么叫了声滚,连神仙也都吓得屁股尿流地滚蛋呢?莫非张湖畔也是神仙不成,一定是了,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怪不得女儿会这样疯狂的喜欢上他,我老赵的女儿的眼光果然不错!

    车内谢庆祥首先忍不住吐了口鲜血,翻腾的心血才稍微舒服点。看到邝陵一言不发,寒着张脸坐在那里,谢庆祥的心头隐隐有些不满。看来那个张湖畔确实有些本事,但是身边这位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吗?为什么要这么一声不吭灰溜溜地拉着自己逃走?可怜的谢庆祥,空有万贯家财却无知得可怜,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鬼门关一趟来回了,如果不是张湖畔手下留情的话,他铁定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的。

    “师父,刚才您为什么不出手教训那小子一顿,还有那苍灵宗,云峰长老很厉害吗?”谢庆祥不知死活地问道。

    邝陵道长苦忍的精血再也无法承受谢庆祥这一刺激,狂噗而出,整个人顿时萎靡不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