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阵法大家
    第二百一十九章阵法大家

    震惊之后,震山虎更加洪亮的声音响起:“奶奶的就这样干了,如果真的灭掉狼妖,建立贵州妖族联盟,这是整个贵州妖族的福气,在这里我先代表虎族和虎族的兄弟族谢谢张兄弟您了!”

    “既然如此,明天将蛇妖邀请过来再详谈吧!”张湖畔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行!就这样定了。”震山虎说道。

    大家继续喝酒聊天,无意中张湖畔抬头又看到宫殿之上的聚灵阵,心里暗自思量,这虎妖族三兄弟确实也算是不可多得的性情中人,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位白虎的兄弟,灭掉狼妖,成立妖族联盟之后,武当也算是从此和贵州妖族联盟结成关系密切的盟友关系了,不妨趁这个机会多多帮助一下虎妖,举手之劳却是卖了一个大人情。

    “不知这宫殿之上的聚灵阵是哪位虎兄布置的?”张湖畔微笑着问道。

    “正是在下,莫非张兄对阵法有研究?”智虎先是有点自豪的回答了一下,然后又好奇的问道。这智虎因为机缘巧合,得以进入一位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修真人士的洞府,得到了一把超品法宝——玄鹤扇,也从那个洞府中得到了一个阵法玉简,所以对阵法也算是颇有研究,常常以此为豪。

    “呵呵,研究说不上,只是略懂一二而已。”张湖畔略带谦虚地说道。

    “这阵法一道说穿了无非是顺应天道,偷天取势,借助天地巨力行事而已,也说不上奥妙。”智虎大言不惭地说道。

    张湖畔听得哭笑不得,这智虎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却也未免太小看了阵法。阵法一道,最是奥秘玄乎,哪怕是一点细微的变化,都可引起天地变色,山崩地摇。就像张湖畔那七根令旗一出,根本就不动分毫就灭了一个正一派,岂是“说不上奥妙”这句话来形容的,怪不得这么上好的玉石给智虎布置成了这等模样。

    如果智虎是武当门下或者手下的话,张湖畔早就劈头骂他了,只是现在跟人家是合作关系,彼此没有身份高低,张湖畔倒也不好当面反驳,只是面带微笑,兀自不语。

    见张湖畔只是微笑,却不言语,智虎不禁好奇地问道:“张兄弟莫非有什么高见。”

    “呵呵,高见不敢当,只是小弟不才想对你上面布置的聚灵阵做些改动,不知智虎兄在不在意?”张湖畔微笑着说道。

    “当然不在意,求之不得。”智虎自命阵法造诣不凡,心里虽然有点觉得张湖畔这是班门弄斧,但是人家怎么说都是贵客,也不好不捧场,大不了到时推倒重来,重新布置一番。

    其余二虎对智虎的布阵水平也是颇有信心,这整个虎啸洞天都是由智虎一手布置的,那护族阵法在整个贵州妖族也算最出名了。

    突然三虎似乎心有灵犀地同时想起了一件事,内心疑惑起来。刚才这五人进来的时候,没有引起护族阵法的一丝灵力波动,莫非他还真是阵法大家不成。

    张湖畔笑着,潇洒地飞身朝屋顶飞去,胡馨也主动飞身跟了上去,师父布置,做徒弟的当然要用心观摩、学习。

    底下,坐在白虎旁边的啸白虎低声问道:“大哥,你家主人那个阵法厉害吗?”

    白虎心里暗自好笑,这个弟弟问题问得也太白痴了一点,连南海仙府那种让人看了发抖的阵法,主人也畅通无阻的破个精光,估计云峰跟主人比拼阵法也不一定能讨得好去。白虎心里想着,脸上却只是平淡地说道:“我家主人和云峰道长是兄弟。”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白虎就不再言语了,只是抬头仰视在宫殿之上的张湖畔。心里暗自想,真搞不明白,主人这一两年进步怎么这么快,连老主人不擅长的炼器、阵法、炼丹竟然都被他玩得神乎其神!

    如果连云峰这位在修真界驰骋了千年的第一炼器和阵法大师都不知道,三虎他们也好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说的是苍灵宗那位云峰长老吗?”智虎有点不相信地问道,其余两虎也紧盯着白虎。

    “对呀,很奇怪吗?”白虎没好气地回了一声,在他的心里张湖畔可是张三丰第二,任何人能跟张湖畔结拜结友都是上辈子积德。

    一听此话,三虎脸色再变,像苍灵宗这样的大派,云峰这样天下少有的高人,对于虎妖而言那震撼力还是很大的。能和云峰长老称兄道弟,又主动提出重新布置聚灵阵,那阵法能差到哪里去。

    虽然智虎一向以阵法自豪,但也仅仅在虎妖族内,撑大了去也就贵州妖族的范围内,跟云峰这样的阵法大家相比差的就不只十万八千里了,这点自知之明智虎还是有的。脸上闪过一丝常人无法觉察的红光,本来也很想像胡馨一样上去观摩一番,只是这种行为没有在当事人允许之下,也不好贸然为之,只好心痒痒地在下面等着。

    很快张湖畔和胡馨就飞身而下,宫殿之上本来在夜色下寒光闪闪的玉石竟然与夜色完全融为一体,再也看不到玉石的影踪,而四面八方灵气聚集的速度却比刚才至少快上了七八倍。

    三虎可都是高手啊,对灵气的那种感触是很灵敏的,这种天差地别的聚灵速度顿时震得他们一阵晕乎!而智虎本来就是“擅长”阵法,这行家出手,同行一看就心里一目了然,张湖畔不仅将聚灵阵布置得与天地浑然一体,丝毫不凿痕迹,可以说就外观而言就已经臻至完美,那效果更是明摆着的,七八倍啊!

    “多谢张兄弟帮忙,有了您布置的这个聚灵阵,我们虎啸洞天根本就不用为灵气发愁了。”作为一族之长,震山虎当然明白张湖畔这个恩情实在不小,对今后整个虎族的发展和修位提升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呵呵,虎大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主要还是你那五彩玉石珍贵,让人看着眼馋!”张湖畔微笑着说道。

    张湖畔这种施恩不图报,丝毫不自夸的君子行为,让这些胸怀坦荡的三虎暗自感动。

    “原来张兄才是真正的阵法大家,刚才小弟真是班门弄斧了。”智虎既佩服又暗自羞愧地说道。

    “呵呵,哪里哪里,献丑了,如果智虎兄不嫌弃,我倒想和你探讨一二。”张湖畔微笑着说道。

    智虎得到阵法玉简之后一直都是闭门造车,独自琢磨,正缺少一位指点迷津的高手,刚才张湖畔在上面布置的时候,智虎就心里骚痒难耐,只是所有门派对自己的绝技都是看得很珍贵,哪会轻易拿来示人或与人交流,心里正暗自犹豫,不知该不该厚着脸皮讨教一二,没有想到张湖畔竟然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智虎的阵法水平当然还没有到了可以跟张湖畔探讨的水平,张湖畔跟智虎探讨那是明摆着要指点智虎一二,张湖畔这番话实在是给足了智虎的面子。智虎暗自感激不已,面露喜色,谦虚地连连点头道:“多谢张兄不吝赐教。”

    于是酒足饭饱,就在这夜空之下,张湖畔指点起了智虎阵法方面的知识,其他人也乘机虚心听讲,阵法大师的讲座不是每天都能遇上的。

    张湖畔渊博的阵法知识,很多天马行空般的想法,听得智虎是抓耳挠腮,两眼发光,恨不得长年伴随张湖畔左右,也好学得张湖畔的一星半点。其他人也都趁机学了点阵法皮毛,至于太高深的他们就只要暗自兴叹,不过总的来说收获也是不小。

    斗转星移,浩月落山,太阳升起,不知不觉竟然在巨石之上听了张湖畔一个晚上,张湖畔的精辟理论嘎然而止,众人意犹未绝,但也知道知足常乐,人家已经如此慷慨地传授阵法精髓,怎好再厚颜相求。三虎不禁开始有点羡慕白虎他们,可以随时听到像张湖畔这样大师级别的教诲。此时他们终于完全被张湖畔折服,不仅是因为张湖畔宽广的胸襟,睿智的头脑,高深的修为,更因为他厉害的阵法。云峰之所以厉害并不是他修为高到天了,他的修为只有养神后期,但是他的阵法厉害,养神后期的修为加上神鬼莫测的阵法,就算破虚境界看到云峰也得绕道走。张湖畔虽然看似修为比白虎低,但是如今他一展现他的阵法,三虎立刻就意识到一位阵法大家的高深修为,那绝对不是白虎可以比拟的,顿时对张湖畔另眼相看。而一向有点清高、自命不凡的智虎这回却是已经将张湖畔视为自己半个老师。

    “我去趟九洞天邀请一下九天玄蛇等蛇妖首领。”智虎告退一声,飞身而起。

    在等待中,很快智虎就带着一位肤色白皙,有点阴冷的男子与两位美艳娇娆的美女来到了虎啸洞天。

    阴冷男子正是九天玄蛇,智虎他们一贯以来以九天相称。其余两位美女高点的叫火舞,矮点的叫火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