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师徒缘(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师徒缘(下)

    “黑帮老大,志向不小嘛!”张湖畔打趣道。

    “让大师见笑了。”唐小明脸更红了。

    “不过,如果要当个跟林文冲一样的黑帮老大,除了要有好身手外,也要有好脑袋啊!”

    “我只是瞎想的!”唐小明见张湖畔还真的分析起自己的理想来,连忙解释道。

    “做人怎么可以没有志向,你既然有了这个志向,就一定要为之去努力,

    怎么能轻言放弃!”张湖畔的语气中略微有了责怪之意。虽然八字还没有一撇,但张湖畔已经差不多将唐小明等同于自己的第二个徒弟了,这志向立得虽然有失偏颇,但现在也顾不得着许多了,黑道就黑道吧,只要肯努力也没什么不可以。没有想到他竟然完全不把自己的志向当一回事,不禁有些恼怒起来。修炼之道悠悠漫漫,比寻常俗事更需要坚定的毅力,想张湖畔以百岁之年进入元婴期的成就,中间吃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孤独,这决不是一条容易成就的道路。如果唐小明仅仅只是拥有先天灵体,却毫无坚毅之心,这样的徒弟张湖畔不收也罢。

    张湖畔略带严厉的话语传到唐小明耳朵里,简直就像一把利剑一般,吓得他一身冷汗。是啊,自己虽然一直口口声声说要当黑帮老大,但心里好像一直都没有把这个志向当一回事,也从来没有为之努力过。换句话来说,自己这个当“黑帮老大”的志向似乎从来都只是一个口号,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把这个口号当着大师的面喊了出来,想到此,唐小明内心开始惭愧起来。

    “多谢大师教训,从今天开始小明将重头开始。”唐小明坚定地说道,似乎被张湖畔这么一激,心中的傲气重新又回来了。

    “嗯”张湖畔微微点了点头,眼里流露出一丝赞许。

    “要混黑道,没有好身手是不行的,把你的手伸过来,我看看你的身体状况如何?”张湖畔微笑着说道。

    唐小明满腹疑惑地将手伸到张湖畔的面前。张湖畔将手指搭在唐小明的手腕上,一股夹杂着张湖畔神识的真元力沿着唐小明的奇经八脉缓缓地流遍他的全身。真元力一进入唐小明的经脉,唐小明顿时感觉全身暖洋洋起来,说不出的舒服,脸上流露出惬意无比的神情来。但是张湖畔的表情却恰恰相反,越是深入探查眉头越皱越紧。对于唐小明的身体,张湖畔本身已经有一定的考虑,香港这个地方天生灵气缺乏而且混浊无比,即便以唐小明的先天灵体估计也很难保持很好的素质,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糟糕,经脉萎缩,丹田空乏,比比普通人好不了多少,难怪刚才在酒吧中连几个小混混都打斗不过。哎!估计这个唐小明平常的生活肯定毫无规律,而且还有可能日日纵声酒色。

    既然打定主意要收唐小明为徒,张湖畔当然不允许他再如此荒废下去。于是脸色一沉,厉声道:“看看你自己,年纪轻轻就纵情声色犬马,不求上进,怎么有资本当黑帮老大!”

    张湖畔这句斥责用上了无上法力,顿时如同巨钟撞击在唐小明的心窝,说得他冷汗淋淋,以往种种荒唐无度的生活一一浮现脑海,心里惭愧不已。

    张湖畔观察唐小明神色,知道他已经有懊悔之意,也不忍心再过多斥责,声音稍微放软,道:“过来盘膝而坐,收敛心神!”

    唐小明不知道此举何意,不过现在张湖畔的话就是圣旨,急忙乖乖的离座,盘膝于地。突然感觉到一股比刚才更强大百倍的暖流从头顶灌入体内,然后按着一定的走向在体内循环,最后汇聚于丹田之处,浑身说不出的舒服。唐小明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奇妙事情,但是心里也顿时明悟过来,知道这估计就是武侠小说中写的内功,心里不禁一阵狂喜。经过今天这件事后,自己应该可以成为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了吧,这简直就是人间奇遇嘛。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妙事情,那绝对不是内功可以比拟的,这可是地地道道的道家修真心法。

    感觉到这股暖流已经在体内循环数周后,张湖畔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就按照这股气流的路线,试着缓慢指挥运行这股气流。”这时候就能够体现出先天灵体的重要作用了,唐小明以往虽然成天混迹于声色场所,但是对那股气流的领悟却还是比常人高了很多,以往是因为缺少了一位领路人,所以一直浪费这样的先天条件。如今张湖畔既然给他打开了通向另外一个世界的窗户,他顿时如梦方醒,思潮泉涌,急忙按着张湖畔指导的路线,自行运转起体内的气流。

    见唐小明已经开始进入状态,张湖畔收回了双手,然后亲自给唐小明布置了一个小型的五行聚灵阵。丝丝五行之力从四面八方纷纷涌向唐小明,被缓缓吸入体内。

    “啧啧,拥有先天灵体之人对于灵气的吸收速度果然是不同寻常,这才是凡人境界,吸收的速度就已经可以比拟先天境界的高手了,假已时日的话估计很快就可以成为一位真正的修真高手。”看着刚刚才学会吸纳吐气,采集天地灵气的唐小明,已经表现得如此不凡,张湖畔双目神采奕奕。

    给唐小明布置好一切后,张湖畔回到自己房内,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北斗七星阵,自顾修炼起来。

    清晨,结束修炼的张湖畔再次返回阳台,发现唐小明仍然盘坐于阳台之中,头上隐约有白雾升腾,流光离彩,而脸色更是红润一片。心中再次啧啧称奇,先天灵天果然不同凡响,刚刚学会入定就可以入定四五个小时,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突破了任督二脉,成为了一位真正武林高手。对于唐小明,张湖畔并不打算过多的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帮他提升功力,因为唐小明的天赋注定了他能够比别人收到更快的修炼成果,如果自己再给他额外加速,怕唐小明根基不稳,对今后发展不利,所以张湖畔只是传给唐小明修炼方法,留了一点点的真元力在他体内。没有想到他就凭着自己给他留的那么一点真元力,硬是突破了任督二脉,看来此子今后的发展无可限量啊。

    体内是无比舒服的暖流在缓缓的运转,体外是沐浴在初升暖阳阳的阳光之下,唐小明感觉整个人飘飘然起来,似乎马上要随风飘去。微风拂面的声音,远处车子轮子摩擦街道的声音都清晰可辨。唐小明深吸一口气,将体内暖流全部运转储蓄与丹田之内,丹田顿时充盈无比。缓缓睁开眼睛,两道菁光从唐小明双眼一闪而逝。唐小明惊讶地看着眼前不一样精彩的世界,那是一种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奇妙感觉,甚至能够清除地看见远处高层公寓内一个美女在扭动着诱人的身姿,这种诱人的表演以前自己可是运用高倍清晰万远镜才有机会目睹的。盘膝坐了四五个小时,虽然关节有些酸痛,但是当唐小明起身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轻如燕,浑身充满了力量,现在如果葛力荣在自己的跟前,他绝对有把握一个拳头就把他搞定。

    “醒了!”一个声音传来,声音虽然不大,而且似乎很温和,但对于唐小明不次于惊天响雷,急忙沿着声音的方向寻去,只见那位神秘的大师正站在不远处的栏杆前,眺望着远方,整个人说不出来的飘逸,似乎与天地融为一体,又犹如巍巍高山不可仰视。

    唐小明心里不禁一颤,看向张湖畔的眼神充满了仰慕,终于明白了为何像林文冲等这样的黑道巨头也要对张湖畔恭恭敬敬,敬称他为大师,同时也明白了林文冲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为什么无一例外都充满了羡慕,因为仅仅与张湖畔相处了那么短的一点时间。自己就已经判若两人。

    脚步小心翼翼的朝张湖畔迈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请大师收我为徒吧!”如果在这之前一切都还仅仅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唐小明总算是亲身体验了一番张湖畔的鬼斧神工了,在这天底下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内如此翻天覆地地改造一个人的,在他唐小明的二十多年的人生阅历里,就只有张湖畔一个,他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张湖畔也不言语,双目仍然静静的眺望着远方。见张湖畔没有任何表态,唐小明也不敢有任何举动,依旧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

    半响张湖畔才缓缓转过身来,盯着跪在地上的唐小明,心里暗自思量。自己原本是做好了要收唐小明为徒的打算,只是刚才顾虑到身份没有开口,如今既然他自己开口恳求,自己也该顺水推舟就势收下他。不过这小子在世俗浪迹惯了,生性狂野,就怕他以后功力猛进,恃才傲物,桀骜不驯,为祸人间那就麻烦了。想到这里张湖畔脸色突然一寒,滔天的气势从张湖畔的身上压向唐小明。唐小明现在虽然已经脱胎换骨,但仍然被这股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瑟瑟发抖,正不知道为何大师突然发威,一个威严如天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收你为徒也并不是不可以,只是一入师门,终身不可背叛师们,不可违背师门法规,如若背叛师门,违背师门法规,我必不轻饶,哪怕你远遁千里也必将你抓拿严惩,你可听清楚了!”

    对于唐小明来说,最重要的是第一句话,这说明张湖畔同意了,自己真的拜入大师门下了。一个在社会最底层的小混混,能够得此殊荣,唐小明还有什么要求做不到的,更何况张湖畔的要求丝毫不过分。唐小明立刻磕头不止道:“我唐小明对天发誓,永不背叛师门,不违背师门法规,如若有违今日誓言,人神共诛,天打雷劈!”

    张湖畔见唐小明言语诚恳,也就收起了那股气势,挥了挥手,道:“起来吧!”

    张湖畔那股气势一收,唐小明顿觉如释重负,只是背后凉飕飕的汗液还在提示着他刚才那一刻的惊魂,规规矩矩的束手站在张湖畔的身后。

    “师父,我们的门派叫什么名字啊?”唐小明低声问道。

    “嗯,我们的门派叫武当!”张湖畔自豪地说道,虽然武当在修真界中目前还只是个小门小派,但是张湖畔却深深以自己身为武当弟子为豪,也有信心以后一定将武当门派发扬光大。

    “武当!!”唐小明一声惊呼,估计中国十几亿人中没有几个人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唐小明当然不例外。不过一直以来他也像大多数人一样认为武当的传说不过是被世人无限放大,被武打小说误导而已,从未想过武当真正有小说中描写的那么神奇。现在事实摆在他面前,也不容得他不信,不仅如此,在唐小明看来,张湖畔显示的力量似乎比武打小说中写的还要神奇。

    “师父,您说的是张三丰创立的那个武当吗?”唐小明小心求证道,别到时师父说的此武当非彼武当那就闹笑话了。

    “放肆,祖师的名字岂是你随便叫的!”张湖畔听唐小明竟然没大没小直呼张三丰的大名,不禁大怒。

    在以往,张三丰对于唐小明来说仅仅是小说人物,所以直呼姓名实在平常不过了,没想到竟然不经意惹得师父发怒,唐小明大惊。好不容易拜了这位牛人当师父,可别就这样吹了,而且张湖畔那威严的面容,让唐小明也是胆战心惊,急忙两腿一软跪了下去,哀求道:“徒儿不知冒犯祖师名号,请师父息怒!”

    张湖畔听唐小明一说,心里也是暗自苦笑,这个唐小明毕竟是世俗中人,自己一开始也没有说清楚,也怪不得他。

    “起来吧!这事本也怪不得你,只是你要记住,张真人是你的祖师爷,称呼上不可怠慢!”

    听张湖畔这么一说,唐小明才忐忑不安的站了起来,不过脑袋里却一直回不过神来,张三丰不是死了好几百年了吗,如果他是自己的师祖,那不就是师父的师父了,可是师父怎么看也才二十出头的人,怎么可能会拜张三丰为师呢?

    “师父,那个张真人真是弟子的师祖?”唐小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还有假!”张湖畔没好气地给了唐小明一个爆头。

    “可是,张真人他不是数百年前就驾鹤西去了吗?”这回唐小明是学乖了,“死”这个字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想了半天才终于从脑袋中少得可怜的几个成语中想出了“驾鹤西去”这个词,也真难为这位小混混了。

    “谁说师父他老人家数百年前就驾鹤西去了?”张湖畔又给了唐小明一个爆头。“他不过是数年前破碎虚空,飞升而去!”张湖畔想起张三丰不禁一阵蹉跎。

    “什么数年前,那他多少岁了?”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唐小明突然想起了什么,像见鬼一样盯着张湖畔,道:“师父您今年几岁了?”

    “为师今年一百零一岁!”张湖畔淡淡地说道。

    “什么?”唐小明这回是终于翻白眼了,嘴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念叨了半天后,唐小明突然回过神来,开心地笑了起来,第一次放肆兴奋地拉着张湖畔的手臂问道:“师父,那么说你是神仙了?我以后过了百年之后也可以像你一样了长生不老了?”

    如果换一个人,估计在百岁之际也就只能进入“气”的境界,容颜还是会老去,只有进入金丹期,容颜才能长保青春。只是像唐小明这样拥有先天灵天,又兼有自己教导,百年之后想要停留在“气”的境界都难啊,很有可能也跟自己一样百年之际就进入元婴,如果再加上自己高超的炼丹术和布阵手法,估计进入分神期也未尝不是没有可能,于是张湖畔点了点。

    天哪!这是真的吗?我唐小明竟然有一天也会像神仙一样长生不老!唐小明那颗心怎样也无法停止激烈的跳动,对张湖畔的崇拜之情那更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直到门口出现一个艳丽无比,身材超一流的美女惊讶的看着自己时,唐小明才开始恢复神智,不过心里却又开始了新的一段幻想,不会吧,莫非我唐小明祖上终于显灵了,刚拜了一个神仙一般的师父,又要开始一段与仙女一样的美女的艳遇。不过与美女臆想刚开始,张湖畔的一段话立马闪过脑海,脸色突变,急忙向张湖畔问道:“师父,门规里没有规定不近女色吧!”一边问着,心里一边在祈祷,千万不要不准近女色,我唐小明现在可是有了长生不老的盼头,如果不能近女色那该多惨啊!

    “准!”张湖畔的话犹如天籁之音让唐小明如沐春风,浑身舒服透了,神仙去泡妞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想想就让人兴奋向往。想着脚步情不自禁的向门口的超级美女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