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一百四十五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巫神现身(上)
    第一百四十五章第一百四十六章巫神现身(上)

    “啊!”熊佰涛一声痛呼,手臂被咬之处鲜血淋淋,不过拉住熊丽薇的手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松。

    血腥之味在空中弥漫,强烈地刺激着金蚕,金蚕烦躁不安地向紫蜈蚣发起了了一阵猛烈的进攻。乌洒眼里闪过兴奋的目光,以乌洒的见识知道这是金蚕闻到宿主的鲜血,反噬现象的前奏,急忙指挥着紫蜈蚣避其锋芒,准备看着仇人被自己的本命蛊反噬而亡的痛快场面。

    金蚕不时传过来的急躁让熊佰涛越来越是绝望,现在将手臂处的鲜血擦干,然后急速用强大意念控制金蚕或许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此时熊丽薇的突然失态又如何能让熊佰涛集中意念。熊丽薇还是毫无意识的挣扎着要离开熊佰涛,看着孙女此时的模样,熊佰涛眼里流露出巨大的伤痛和绝望,熊丽薇从小双亲皆亡,和熊佰涛相依为命,可以说熊丽薇就是熊佰涛的命根子,虽然明知今天难逃死劫,但是熊佰涛决不允许宝贝孙女在自己眼皮底下受一点委屈。

    熊佰涛的手掌紧紧地抓住熊丽薇的手,目光一一地从乌洒两人的脸上扫过,眼里充满了仇恨,目光说不出的寒冷,似乎想竭力把眼前这两个仇人的模样刻在心底。碰上熊佰涛如此冷峻的目光,乌洒和降头师心底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不知道是降头师内心的这一个寒颤使他的灵降术出现了一丝破绽,还是至亲之人那种护犊深情唤起了熊丽薇的一丝神智,就在这一瞬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已经两眼呆滞的熊丽薇眼里似乎闪过了一丝亮光,也停住了走向降头师的脚步,呆呆地看着熊佰涛以及那被自己咬得鲜血直流的手臂。

    见孙女似乎恢复了些神智,熊佰涛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拼命地将孙女揽在怀里,不禁老泪纵横,眼里再也无视身边的两个强敌。

    “熊佰涛,你想和你的孙女死在一起吗?门都没有,我要让你的孙女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金蚕活活咬死!哈哈!”乌洒恶狠狠的叫嚷道。身边的降头师对于熊丽薇的一丝觉醒很是恼火,手指再次快速的变化,嘴里吐出奇怪的咒语。

    本来已经安静地靠在熊佰涛怀里的熊丽薇突然如发疯般的想要挣脱熊佰涛的双臂,熊佰涛无助的仰天长叹,再也顾不得对金蚕的控制,只是拚尽全身力气用双臂死死地抱住熊丽薇。

    “哈哈哈哈!”乌洒和降头师在一旁狂笑不已。熊佰涛此举正对他们的胃口,还有什么比眼前这幅景象更让他们兴奋的。只见本就一直烦躁不安,陷入极度嗜血状态的金蚕,一失去熊佰涛的控制后,再也顾不得与乌洒的紫蜈蚣搏斗,反而身子一扭,回头就向熊佰涛飞射而去。

    情况非常紧急,熊佰涛爷孙俩眼看将命丧黄泉,乌洒和降头师内心充满了胜利的喜悦。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奇怪的音符,一个斗大的金光大字猛然乍现,将那只金蚕牢牢地封印在空中。接着一个年轻人闪电般飞身入屋,张湖畔如天神般降临。张湖畔远远地就见到一道金光射向熊佰涛,他现在可是当今世界唯一继承了上古巫术之人,那道金光一闪,就立马知道是毒蛊之一金蚕蛊。对于熊佰涛,张湖畔只知道他是苗医,对于他的白巫身份却是一点不知,见金蚕蛊向熊佰涛飞去当然大急,也顾不得有任何保留,直接口吐上古降蛊巫咒,人也随声赶到。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火石电光之间,紧紧抱着孙女,准备奔赴黄泉的熊佰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突然发生的事情。而乌洒和降头师却是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诡异现象给惊呆了。

    张湖畔两眼一扫,见到熊佰涛和熊丽薇抱在一起,脸色顿变,熊丽薇呆滞的眼神怎么可能逃得过张湖畔的眼睛。心中不禁大怒,回头冷冷的盯了正在施法的降头师,说道:“如此雕虫小技,也敢出来为非作歹,哼!”

    张湖畔的这声冷哼中夹带着强大的精神意念攻向了正在施法的降头师,以降头师的精神力量又如何能抵挡得住。张湖畔那声轻哼如一声巨雷在降头师的脑子里响起,“轰”降头师的精神意念顿时被炸得七零八落,脸色变得苍白,一抹血从嘴角里流了下来,两眼恐惧的盯着张湖畔。惩罚了降头师后,张湖畔才微笑着转向熊佰涛和熊丽薇。

    熊佰涛本来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抱着熊丽薇默默等待金蚕来索命。然而金蚕的进攻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迅速,正在诧异间,却听到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抬眼竟看到了已经人间蒸发了一年多的张湖畔。

    然而,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眼前这个被一斗大古怪金字封牢的金蚕,降头师似乎受了伤,嘴角的血还在不住地下滴,而乌洒再也没有原先的得意,只是呆呆地愣在那里。熊佰涛这样一位活了七十多岁的老人,自认为见过不少大风大浪,面对眼前这瞬间逆转的局势,怎么也回不过神来。张湖畔在熊佰涛眼里可是凡人一个啊!可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又不能不令他相信,这是因为张湖畔的到来引起的。

    “爷爷!”熊丽薇的叫唤暂时唤回熊佰涛的神识,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般,急忙用双手抓着熊丽薇一双孱弱的肩膀,看到孙女依然灵动清澈的眼睛,不禁老泪纵横,惊喜地再次将熊丽薇抱在怀里,声音颤抖地说道:“乖孙女,乖孙女,你终于醒了,爷爷以为死之前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看着熊佰涛爷孙俩沉浸在重获新生的喜悦中,张湖畔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一丝感动,一丝人间真情在心底荡漾,不禁想起了远方自己牵挂的人。

    一直发呆的乌洒终于回过神来,见三人当前的注意力根本没有在自己身上,一丝阴险闪过眼角,干枯的手暗自划着古怪的字符。而此时稍微恢复一些正常的降头师,虽然眼里还是充满着恐惧,不过心底却开始升起一股复仇的情绪,张湖畔刚才那股精神攻击让降头师的精神力量损失不少。降头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符,快速咬破舌尖,暗自向乌洒递了个眼神,然后一口精血喷在字符上,嘴里急念怪咒,降头师竟然施展阴符降加血咒,此符乃是利用阴兵、煞神行事,以达到求术者本身之目的,而阴符降加血咒更是极大的加强了阴符咒的威力,只是如果此咒被破,降头师将被严重反噬。一见降头师喷血,乌洒也是轻喝一声。突然阴风大作,一股浓厚的阴煞之气弥漫开来,这正是降头师施展阴符降的效果,随着这股阴风,一道紫光闪电般射向张湖畔。

    他们两人私底下的手脚,就算以张湖畔本体的实力都可以一清二楚的觉察得到,更何况如今又多了一个强大的第二元神。只是降头术和蛊术都是巫术的一种,刚学会了上古巫术的张湖畔对如今世上的巫术倒也有番好奇,于是并没有立即阻止两人那番动作。只是当那股阴风汩汩,紫光闪过时,张湖畔眼里明显闪过一丝失望。这些巫术也未免太次了点,蛊术练到高明一点,蛊主与蛊物心心相通,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任何手势和语言,甚至蛊也可大可小,突隐突现,取人命于无形之中,在上古时代就是极其利害的仙人,有时都会不小心被蛊侵入体内。而阴符术,一看那股阴风和阴煞就知道无非是聚拢了一些孤魂野鬼,这些劣质的鬼魂根本还无法跟阴阳师的式神相提并论。看来如今的巫术自从蚩尤战败后,确实败落得一塌糊涂。

    “小心!”一听到乌洒那声熟悉的指挥蛊的声音,沉浸于喜悦之中的熊佰涛才突然意识到眼前还有两个敌人在虎视眈眈,急忙提醒张湖畔。

    熊佰涛充满关切的惊呼声,顿时让张湖畔感到一丝惭愧,就自己的一时好奇,打扰了爷孙俩。“ڜڮ”一个极其古怪的金光闪闪的字符从张湖畔的嘴里射向了紫蜈蚣,原本如凶神恶煞般的紫蜈蚣陷入跟金蚕一样的命运,被金字封牢,丝毫动弹不得。对付降头师招来的孤魂野鬼更是简单,张湖畔根本懒得出手,只是稍微有意识地放出一丝体内虎魄刀的气息。虎魄刀里不仅布置着上古凶阵,更是囚禁着蚩尤战虎强大无比的魂魄,对于那些孤魂野鬼,虎魄刀会毫不客气地将其吸入夺魂灭神阵当中,作为战虎魂魄的点心。所以那些孤魂野鬼刚一出现,立马就被虎魄刀的气息吓得四处逃窜,瞬间便无影无踪。

    为了此战,降头师可是下了极大的本钱,通过那张阴符,降头师将自己很大一部份的精神意念黏附在孤魂野鬼身上,想指挥他们向张湖畔进攻,没想到他们竟然不受控制地离去,顿时让降头师大感头晕,大脑如遭针刺一般,心神受到了巨大的撞击,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色变得跟死人一样苍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乌洒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正满脸恐怖,面如土色,心神不时传来紫蜈蚣的无助和恐惧,可是无论如何指挥紫蜈蚣始终无法脱离金字封印。本命蛊受人控制,跟他自己受人控制根本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控制之人通过折磨本命蛊更可以叫蛊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想起这样恐怖的事情,乌洒更是恐惧,再也顾不得太多,咬破舌尖,一口精血“扑”的一声向紫蜈蚣射去,可怜的乌洒绝望的发现,自己的精血在一接触金光就嗤的一声没了,紫蜈蚣依然没有任何挣扎的空间。

    熊丽薇其实也早就看到了张湖畔,只是那种时隔一年多后重逢的惊喜以及接下来迅速发展的局势,让她的小脑袋一时回不过神来。直到张湖畔游刃有余地解决了眼前这两个敌人后,熊丽薇才惊呼出声,“湖畔哥哥!”,接着一个婀娜的身姿脱离了熊佰涛的怀抱,像飞燕投巢般飞向张湖畔,几滴泪水飞落空中。

    搂着怀里正在低声抽泣的熊丽薇,张湖畔内心既感动又是暗自焦急和尴尬。这要是平时,两个好朋友经历这么长时间的生离死别后,蓦然相见时的那种真情流露,根本就不用去计较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令张湖畔感到焦急和尴尬的是,在深谷修炼时,他衣服早已经“粉身碎骨”了,如今张湖畔虽看似一身青衣,其实那只是张湖畔给自己布的一个普通的障眼法而已,本来想到熊家先偷件衣服再出来相见,却没有想到却碰上刚才的急事,让张湖畔一时来不及穿衣服。这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抱着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就算再怎么真情流露,估计也要暗自尴尬吧。幸好张湖畔本事高强,可以给自己瞬间布上了一层柔和的护体真气,一时激动的熊丽薇倒也没有注意到手触之处柔软滑顺,但是如果没有那层护体真气,估计熊丽薇的手就可以直接触摸到张湖畔光溜溜的身子了,就算熊丽薇再怎么激动,触摸到那光溜溜的身子也应该会有所觉察吧。

    突然一丝蚕破茧而出的撕裂声响起,那是非常细小的声音,接着熊佰涛低声痛哼一声,一丝血从嘴角挂了下来。一般养蛊之人的本命蛊的蛊卵都是留在养蛊之人的体内,对于极其痛恨之人所谓的下本命蛊就是将体内的蛊卵想尽办法下到仇人身上,然后由自己的本命蛊来控制蛊卵,让被下蛊之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要被下蛊之人体内的蛊卵破茧,被下蛊之人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那丝细微的声音响起,张湖畔脸色巨变,糟糕,没有想到熊佰涛竟然也是养蛊之人,那只金蚕竟然是熊佰涛的本命蛊,他体内的蛊卵似乎已经要破卵而出,这对于养蛊之人可是及其恐怖之事,成百上千的金蚕破卵而出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就算把熊佰涛整个人吸干估计都不够。

    在色变的同时,张湖畔也是极其的愤怒,直接锁住了乌洒两人的气机。见张湖畔突然脸色大变,熊丽薇一阵脸红,以为自己过分亲密的行为让张湖畔如此。却不知道此时自己最亲的人正处于生死一线之间,毕竟那丝细微的破茧声音和熊佰涛特意压抑的低声痛哼声,以熊丽薇常人之耳,再加上此时正处于见到张湖畔的惊喜之中,根本就不可能听到这些声音。

    张湖畔也顾不得熊丽薇的错愕和害羞,直接推开熊丽薇,一把拉过熊佰涛的手臂,直接动用第二元神,一丝丝真元力直接输入熊佰涛的体内,朝着金蚕蛊卵所藏之处奔去。

    “爷爷!”熊丽薇这才发现熊佰涛的嘴角挂着血滴,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没事,乖孙女!”见熊丽薇一脸焦急,眼泪直流,小手不停擦着自己的嘴角,熊佰涛一阵心痛,忍着体内的钻心痛苦,强带笑容安慰道。

    熊佰涛虽然强颜欢笑,但是嘴角一直滴流的鲜血,眼里的哀伤,又如何能让一直相依为命的孙女安心,一种直接告诉熊丽薇她爷爷将要死了,将要离开她了,强烈的不安和恐惧顿时笼罩在熊丽薇的身上。

    蛊卵破茧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是束手无策,虽然张湖畔医术高明,甚至刚才还施展了如此高深莫测的法术,但是熊佰涛压根就不相信自己还能得救。无限遗憾无限留恋的看了看正满脸哀伤和焦急的孙女,然后对正一脸严肃握着自己手臂的张湖畔说道:“湖畔老弟,真没有想到在临死之间还能见到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何许人,但是你是我老熊这辈子交的最好的朋友,我的孙女就麻烦你了!”

    “湖畔哥哥,你快救救爷爷,你的医术这么高明,你一定会有办法的!”熊佰涛对张湖畔说的话提醒了熊丽薇,这里还有一位比她爷爷医术更为高明的医生,急忙切切哀求道。

    只是此时的张湖畔却仍然一脸严肃,对祖孙俩的话根本就不予理睬。大罗金仙遇上这样的情况或许会束手无策,但是张湖畔毕竟传承了上古巫术,对于这样的情况自信还有解决的办法,只是这样的巫术还从未临床试验过,而且被施展的对象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丝毫马虎不得,所以张湖畔根本就不敢有一丁点放松。

    蛊卵就藏在熊佰涛的心脏周围,有数十只金蚕已经破卵而出,正在吸食着血管里的鲜血,离心脏只有一点点距离。如果让金蚕钻入心脏,就算是张湖畔也要束手无策了。张湖畔急忙集中意念,将第二元神的神念分成一丝丝,每一丝神念都夹带着一个上古巫术的法咒,像蚕丝一样将金蚕裹住,每一道神念裹上金蚕,金光一闪金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这边金蚕消失,那边却又有金蚕破卵而出,以第二元神强大的神念,也只能将它细分成数十股神念,更何况每股神念中还要夹杂着上古巫术的法咒,幸好张湖畔的第二元神已经有了养神境界,否则后果还真不堪设想。虽然有些高手也能够做到像张湖畔这样将神念分成一丝丝,然后一一将金蚕裹住,把它消灭掉,但是那种消灭跟直接杀了蛊主没有什么区别。想想看,成百上千的蛊在体内噼里啪啦的爆体,不说那些蛊毒,就是那爆体的威力,也会让蛊主经脉具裂,立刻丧命。而张湖畔则的神念中夹杂着上古巫术的法咒,可以无声无息的将蛊化为乌有。

    每一个金蚕的消灭,熊佰涛就感觉到一丝锥心的痛,虽然身上疼痛难当,但是现在根本就顾不了这么多,他担心的是金蚕一旦出体,自己身边的人都要遭殃。所以熊佰涛的脸色越来越焦急,急急想要推开张湖畔,可是张湖畔的手如铁扣般锁着自己,根本就脱不开,而且怎么叫张湖畔却也不答应。无奈地对着自己的孙女大喝道:“快点离开这里!”

    身为一个苗人,对于巫术和蛊多多少少总有些耳闻,虽然不是十二分清楚,但现在爷爷的这幅景象还是让熊丽薇隐约感觉到些什么。一旦意识到这一点,熊丽薇内心的恐惧无以复加,一个是自己至亲之人,一个是这辈子唯一的好朋友,如果真的如她所想的发生那种意外,那她的生活又有何意义呢?

    “不,爷爷,我要和你们在一起!”熊丽薇顾不得熊佰涛的怒喝,泪流满面地倒在熊佰涛的怀里。

    乌洒虽然痛恨熊佰涛,但是看着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不由得心里生出一丝羡慕。想想自己也马上要和熊佰涛一样被蛊虫咬死,突然万念俱灰。哎!至少熊佰涛还有朋友和亲人,黄泉路上有人相伴。而自己呢,从小到大就跟各种各样毒虫打交道,一心想着振兴黑巫师的地位,没想到却落得如此下场,失去亲人、失去人格不说,即便是黄泉路上也是孤零零地无人作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体内还是不时传来锥心的剧痛,但是却没有发生像传说中的万蛊嗜心的惨痛。而身边一直握着自己手臂的张湖畔,脸色却由红润转苍白再转青色,如今更是大汗淋漓。一丝希望从熊佰涛的心底升了上来,虽然不知道张湖畔对自己作了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位神秘的年轻人这次很有可能创造了奇迹。

    “终于结束了,有强大的第二元神真好!”本来一直为第二元神的强大担心,如今却因为第二元神救了自己救命恩人的一命,张湖畔终于由衷地感叹拥有强大第二元神的好处。“如果能再为第二元神找到合适的宿体就好了,这样自己就可以真正的分身成两人,一个养神中期一个元婴初期。也不会发生像刚才那样让第二元神控制本体来操作,而自己根本无法分心的事情。”

    “湖畔老弟,你救了我吗?”虽然体内如今平静如水,熊佰涛敢百分百肯定自己体内的蛊虫已经被消灭殆尽,但是这事情毕竟太过于匪夷所思,估计只有上古巫神才有如此本领,熊佰涛似乎还想再让张湖畔亲口来确认这件事,自己才能相信这事是真的。

    熊佰涛的话打断了张湖畔的一时走神,这才回想过来,自己是救人命来,怎么想到那些一点都不相干的事情去了。看了看一脸惊讶的熊佰涛和脸上还挂满泪珠的熊丽薇,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