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元婴自爆
    第一百三十四章元婴自爆

    “阳煞血阴”魔功果然厉害,血海中的张湖畔顿觉如深陷修罗地狱,到处是血红一片,到处是冤魂绕体,无数凄厉的鬼魂向他迎面而来。粘稠的如血一般的液体不停地腐蚀着张湖畔的衣服。幸好七彩仙甲的保护,这腐蚀力极强的粘液还不能对张湖畔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然而,这只是暂时的,粘液正在不停的吞噬着七彩仙甲的光芒,七彩仙甲的光芒慢慢暗淡下来。也许过不了多久,连这最后的护身法宝也将解体,张湖畔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真的要命丧于此了。别无选择,张湖畔开始平静的放出体内的元婴,然而此举使得他再次吐血,但是眼神却更加坚定。张湖畔不是这样容易认输的人,即便要死,也要给对手重创,他要敌人付出沉重的代价。修道之人体内无比珍贵的元婴,在此时的张湖畔眼里,恰恰是最后的一件致命武器。

    修真界中,一些战败被俘的修真人士为了避免遭受更大的耻辱往往会采取自爆的方式,毁灭自己,同时重创敌人。张湖畔是元婴期的高手,自爆的威力更是不容小觑。当然,以凌道子现在所占的绝对优势,完全可以将张湖畔在自爆之前杀死。然而凌道子的心思远不止杀死张湖畔那么简单。他最想做的是慢慢折磨张湖畔,达到毁掉张湖畔的肉身,同时擒其元婴的目的。这也是凌道子在张湖畔遭受如此重创的情况下,仍然不轻易近身,而用血海围困之术的原因。他怕的就是张湖畔孤注一掷,绝地反击。

    一般而言,体内的元婴由于非不得已的原因被迫离体后很容易受控于他人之手,决不可能再有任何反击之力。但是天纵之材张三丰竟然别出心裁地另辟新径,创造出一招“元婴爆炎”的绝杀之技,此招可让元婴在离体之后,仍然可以发挥威力极大的爆炸。

    凌道子自认精明无比,尤其这由千名男童女童精血炼制而成的血魂珠,更是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在看到张湖畔放出体内元婴后,凌道子马上意识到张湖畔的意图,“嘿嘿,老道正怕你爆体,糟蹋了元婴,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痴心妄想来个元婴脱壳,想逃,门都没有。老道的血幡旗正少一强大的主魂,元婴啊,真是个好东西。”凌道子心里暗自开心不已,眼里流露出贪婪的眼神,血手顿时暴涨,伸向血雾之中。但是,他想错了!

    “哈!哈!”一把抓住张湖畔的元婴,凌道子得意得仰天大笑,“小子,我要你的魂魄日夜受炼狱的煎熬!”但是,话音刚落,凌道子马上感觉事情有变,手中的元婴竟然如同死物,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和灵魂的波动。

    正在疑惑间,突然,一个惊雷般的声音响起,“哈哈,妖道受死吧!”,原本死物一般的元婴突然金光微闪。

    “小子,你……”凌道子后面的话还没有讲完,手中的元婴突然爆炸开来了,顿时山崩地裂,以凌道子分神期的强悍肉身也无法抵挡如此威力的爆炸,瞬间被炸得血肉横飞。勉强逃出的元婴也是受创非浅,跌跌撞撞,不敢稍作停留,急速逃离了现场。贵州这个地方可是妖孽横行之地,如果让他们看到凌道子如此上层的元婴,肯定会食之而后快。

    强大的爆炸力仍然在继续,周围的岩石、树木被摧枯拉朽般被一扫而平。张湖畔本已经衰弱无比,七彩仙甲的保护力也在逐渐减弱。元婴爆炸后,七彩仙甲终于放出最后一阵的光芒,为保护张湖畔尽了最后一份力气。失去了七彩仙甲的保护,张湖畔的性命危在旦夕。正当张湖畔闭眼准备迎接死亡之际,突然,悬挂于脖子之上的八阪琼曲玉竟然在瞬间放出一阵剧烈的光芒,将张湖畔罩于光芒之中,元婴爆炸带动的威力与八阪琼曲玉发出的光芒猛烈的撞击在一起,响声更加剧烈。可怜的张湖畔早已昏死过去,在猛烈的撞击中,呼啸着飞离了原处,不知所踪。

    终于,一切归于寂静,只是爆炸之处却是满目疮痍,原本山石林立的山头由于爆炸而突然生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洞,而周围临近的几处小山峰则几乎被削去大半个山头。

    白虎、仙鹤、媚狐、枯叶……等一帮赶来的武当弟子和妖兽们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惊呆了,一丝丝熟悉的灵力还在这里徘徊,但是祖师爷却已经不知所踪了。枯木、枯叶等武当弟子实在无法想象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已经是养神境界的白虎目睹此景,又怎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硕大的泪水从这位森林之王的眼睛里流了下来,不可抑制的愤怒和悲伤笼罩涌上心头。

    突然,白光一闪,白虎消失在众人的眼界中。“主人!!”虎啸声悲悲切切,传扬千里,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引得媚狐及兽妖们不明就里,都被惊得瑟瑟发抖。

    众人纷纷朝虎啸之处飞奔而去,只见由白虎幻化而成的大汉,正双手捧着紫炎剑,双膝跪于地,仰天长啸,泪水如水柱般涌出。

    一种极度的不安爬上了众人的心头,似乎天即将塌下。

    “这是祖师爷的紫炎剑!”枯叶惊呼。也顾不得白虎的前辈身份,满脸焦急的抓着白虎的厚肩,急切地问道:“白虎前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有如此巨大的破坏,祖师爷的紫炎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主人,主人他去了!”白虎如此豪迈的高手几乎泣不成声地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白虎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枯叶内心震撼不已,红着双眼,不停的摇晃着虎躯,双手因为激动而青筋根根爆起,就算以白虎养神期的修为都略感疼痛,只是陷入极度悲伤的白虎却恨不得疼痛再来的剧烈一点。和张湖畔生活了百年,虽为主仆却早已远胜主仆,张湖畔收媚狐为徒的举动更是让白虎将张湖畔视为此生至亲至敬之人。没有想到,这个至亲至敬的张湖畔,就这样走了。感受着张湖畔遗留在此的丝丝仙灵之气,怎不叫白虎悲痛不已。

    “这是真的,这里的一切都是主人造成的,主人自爆了!”白虎艰难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

    “什么!”

    “.……”

    “主人!”

    “祖师爷!”

    悲切的声音响彻天地,所有的人都泣不成声地跪于地上,天性柔弱的媚狐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月亮爬上了山头,但是众人却仍然跪于地,久久不肯起来。

    “走吧!”终于,白虎收拾起悲痛的心情,沉痛地劝大家道。

    再悲痛也无法唤回祖师爷,无法换回那个深情厚谊的主人。无奈,武当弟子和妖兽们只能满脸悲切的站了起来。

    “随我们回玄武仙境吧!祖师爷在世时曾经说要把你们安排在玄武仙境修炼!”既然张湖畔不在了,只好由枯叶代表武当邀请这些媚狐。

    张湖畔准备带众媚狐回玄武仙境的决定,媚狐还不知道。枯叶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媚狐们又是悲从中来,大感张湖畔的大恩和厚爱,又是一阵哭哭啼啼。

    虽然是张湖畔生前的意思,到玄武仙境修炼确实也曾经是她们梦寐以求的事。但是在今天这样的时刻,媚狐们却纷纷摇起了头。胡晶晶眼带泪花,上前道:“谢谢道长的好意,只是我等众姐妹却不想离开武陵洞府,那是主人辛辛苦苦为我等布置的洞府,而且那里离这里近,我等也好时常来看望主人。”说道后面,胡晶晶几乎泣不成声。

    见众媚狐个个一脸坚决的样子,枯叶知道劝也无用,心里大感媚狐的重情重义。真诚的说道:“那好吧,武当和玄武仙境永远欢迎你们!”

    “谢谢,道长!”

    临去前,白虎在此处布置了一个大型的阵法,将此处隐逸。

    玄武仙境内,武当弟子聚在一起,宋风也在场,个个脸色沉重。

    “明德,传令武当弟子密切注意有否青城派的余孽在世俗,如果有发现,及时报告!”枯叶满脸杀气的对宋风说道。

    “是”宋风恭敬地回答道。迟疑了一会后,问道:“只是祖师爷在世俗还有些朋友,不知该如何通知祖师爷过世的事情?”

    枯叶沉默了一阵,说道:“暂时先跟祖师爷最亲密的一些人说,祖师爷闭关修炼了,太祖师还在世俗间,通知她回来吧,既然祖师爷已经不在,她也没有必要再在世间修炼了!”

    “是”众人又开始沉默了

    ……

    龙头大山,曾经青城派修炼之处,一位绝色女子长跪于地,哭得死去活来,身后站着的道士也是满脸悲切。

    这位女子正是闻悉噩耗的胡馨,站立身后的是陪同前来的枯叶。

    “太祖师,您已经整整在此哭了一宿了,祖师爷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如此悲切痛苦,我们还是回武当吧,武当还需要您带领呢?”枯叶恭敬的说道,现在张湖畔不在了,胡馨当然成为了武当辈分最高的弟子,也是理所当然的掌教。

    武当弟子丝毫没有因为张湖畔的离去,而丝毫轻视自己这位妖兽,这让胡馨很是感动,只是此时胡馨却丝毫没有心情去体会这份感动。张湖畔的离去让胡馨感觉到犹如天塌下来一般,似乎人生再无丝毫意义。

    “我从此以后都将在这里陪伴着师父,你回吧,武当就拜托你了!”胡馨坚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