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仙驾到
    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驾到

    虽然知道张湖畔非常厉害,心里也是对张湖畔崇拜有加,不过在宋玉琳的心里,张湖畔更多的是自己的男人这个概念,所以向化强和林文冲突然的来那么一下,倒是让宋玉琳感觉到特别的愕然。娇滴滴地一声“干爹!”,然后过去撒娇的拉着向化强的手臂。

    虽然一直把宋玉琳当成自己的女儿,可是如今看宋玉琳和“神仙”的亲密样子,向化强哪还敢承受宋玉琳如此称呼,那不是乱套了,神仙也得叫自己岳父大人了。向化强额头那是直冒汗啊,满脸尴尬的向张湖畔扯嘴笑了笑,轻轻地摆开了宋玉琳的拉着自己的手。

    “仙人请坐!”向化强也顾不得宋玉琳在旁边又是皱眉又是跺脚的,只管围绕在神仙身边殷勤地伺候着,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

    “向老,请别再仙人仙人的称呼了,我叫张湖畔,你也像玉琳一样直呼我的名字就好了。”张湖畔微笑着说道,向化强这个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黑帮老大此刻竟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也不管旁边还有四虎在旁,就这样神仙神仙地叫着,殷勤周到地亲力亲为伺候着。张湖畔虽然心生感动,但是也大感吃不消,一种不自在的感觉浮上心头。

    “这如何使得!仙人身份尊贵无比,仙人的名号岂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随口叫得!”向化强一脸惊慌,连连摆手。

    无奈,张湖畔只好道出自己只是一个修真人士,而不是神仙,并仔仔细细地把修真人士与神仙的区别向在场的众人做了说明,不过对于自己具体的身份并没有提起。众人终于知道张湖畔跟真正的神仙是有距离的,不过这样一位可以上天入地,几乎长生不死的人物,在他们心里与真正的神仙又有什么实质区别呢,因此对于张湖畔的敬仰之情丝毫不减。而张湖畔如此耐心地向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讲解这些世外之事,更让众人倍受感动,在恭敬之外,又平添了一份亲切。

    “大师,小的有个不情之请,请您收弟子为徒吧!”张湖畔的介绍真是太对向化强的胃口了,听得他是两眼发亮啊。想他向化强收古书,登名山,访高人,折腾多年,始终无果。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将要放弃的时候,竟然把这样一个世外高人送到他的面前。机不可失,向化强怎么可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恨不得马上认了这个师傅。

    张湖畔没料到向化强会有这种拜师的想法,这当然是坚决不行的。开玩笑,收了胡馨这个小狐狸已经够让张湖畔头疼不已了,现在要再收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那不是吃饱了撑着嘛,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犯不着啊!再说上次自己贸然收了一个胡馨,武当弟子没有人站出来让自己为难,这已经很让自己过意不去了。如果今天因为人家这一跪,又收了一个,那以后叫枯叶他们怎么活呀,三天两头来一个祖师,怎么吃得消啊。不行,收徒弟这事还是免谈。

    “向老,收徒这件事,我看还是免了!”张湖畔摇了摇头,随手将向化强托了起来。

    高人就在眼前,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向化强心里那个无奈啊!想起自己求仙路上的种种挫折与磨难,真是老泪纵横,一再地想要朝张湖畔跪下。旁边的四虎看着向化强这个样心都纠在一块了,也跟着暗暗落泪,巴不得张湖畔痛快地来一句“yes”,皆大欢喜。宋玉琳更是心痛不已,这张湖畔做得也太过分了吧。

    在床上的时候你侬我侬的,没想到现在干爹的这点要求都不肯满足。在宋玉琳看来,张湖畔这么厉害的人,收一个徒弟根本就是举手之劳,她哪知道张湖畔还要考虑武当那帮徒子徒孙们呢。

    见张湖畔还是一脸没商量的表情,宋玉琳再也不忍心袖手旁观,用眼角偷偷的瞪了张湖畔一眼,小手暗地摸上张湖畔的大腿,狠狠一扭,嘴上也是声情并茂的哀求道:“湖畔,你就答应了干爹的请求吧!”虽然听起来是恳求的意思,不过脸上却全都是威胁的味道。

    虽然张湖畔是铁定了心肠不收,可是宋玉琳的玉指、眼神却都还在威胁着,就算张湖畔修为再高也不敢对宋玉琳动粗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道:“向老,你先起来,虽然我不收你为徒,不过我却可以推荐你拜入当代武当掌门之下,他的修为还是不错的。”

    “您是说武当的青木道长吗?”向化强闻言两眼发光,武当山他当然去过,青木道长仙风道骨,那可真是高人风范啊。当年向化强也曾多次恳求青木收留门下,希望能在他那学到一丝半点修仙之术,可惜人家却死活不肯,如今张湖畔既然这么说,向化强当然开心了。

    “青木”张湖畔一愣,现在的掌门好像是那个宋风,不过管他呢,只要向老头不再拜自己为师,就算他说枯木,估计张湖畔都会毫不犹豫地替枯木做主了。

    “是、是”张湖畔急忙连声回答道,“到时我跟他打声招呼,肯定没有问题。”

    见张湖畔说得这么有信心,向化强当然非常高兴,已经开始想象跟如神仙般的青木学习修仙之道的美事了,却不知道青木跟张湖畔比起来差得可是十万八千里呢。

    既然向化强不再提拜师的事情,话题当然转向新义安。林文冲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张湖畔,听到和胜和竟然联合日本山口组对新义安进行全面狙击。张湖畔真是火冒三丈,沉着脸道:“我们中国人的地方何时轮到小日本来撒野,改天到日本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

    张湖畔的话真是说到四虎的心窝窝里去了。在他们的心里,如果新义安只是被和胜和给压下去了估计四虎还不会这么生气,这年头本就是老大轮流坐,可是当中却掺和进来一批日本人,而且日本人的目的很明确,是要来分割地盘的。这是他们绝不能容忍的,中国人自己的纷争为什么要日本人来介入,中国人的地盘怎么能容许日本人在这里为非作歹。虽然心里都恨得咬牙切齿的,但是无奈自己实力不够,没办法把日本鬼子从这个地盘上赶出去,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四虎们都充满期盼地盯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绝世高手,希望他马上就能替他们出头。

    向化强似乎也复苏了,脸上开始重现往日的龙头霸气。他是想赶紧把世俗的事情先了了,好快点回武当山修炼去。不过现在敌人的实力确实太强大了,新义安早已经没有了反扑的实力,哪怕他这个龙头老大重出江湖,恐怕也回天无术。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张湖畔身上了,所以他也把目光转向张湖畔,希望他能帮新义安出这口气,夺回失去的地盘。

    帮助宋玉琳的干爹,帮助新义安,赶走日本人本来就是此行的目的,张湖畔义不容辞。现在的问题就是要怎么做了。以自己这样的身份当然不能带着一帮古惑仔,抄着马刀一个堂口一个堂口的去抢回来。也不能叫武当弟子到香港来干这种枪地盘的事。在否定了一个个方案后,张湖畔还真的有点郁闷了。突然史蒂芬那张苍白的脸闪过了脑海,张湖畔顿时眼睛一亮,对呀!怎么把那些吸血鬼给忘了,还有狼人,暗黑魔法师,这些可都是冲锋陷阵的好手,最适合干这种抢地盘的事了。或者干脆再玩大点,把日本的黑道也给统一了,让那些日本鬼子也尝一尝外敌入侵的滋味。想到这里张湖畔似乎已经看到一大帮日本人鬼哭狼嚎的场面。

    “你那边有史蒂芬的电话吗?”张湖畔问宋玉琳。

    “有啊!”宋玉琳有点不解,心想大家都等着你出马呢,你却提史蒂芬干什么,不过疑惑归疑惑,还是乖乖的把电话告诉的张湖畔。

    “喂,哪位?”史蒂芬正在享受着杯中的鲜血,突然被电话打扰,有点不耐烦地问道。

    “张湖畔”张湖畔简简单单地报出自己的名号。

    “噼啪”手中的酒杯落地,史蒂芬浑身颤抖,狼狈不已。虽然知道主人的祖师爷就在香港,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张湖畔这位顶天的尊贵之人竟然会给自己打电话。

    激动、疑惑、害怕好几种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让这位活了好几百岁的史蒂芬都忘了接话,醒悟过来后更是冷汗淋淋,天哪我竟然让那么尊贵的人在电话那头等我。

    “尊主,请问您有什么吩咐?”清醒过来后的史蒂芬恭恭敬敬的问道,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以确保张湖畔能听清楚自己的话。尊主是青云规定的,收复的奴仆们对张湖畔的统一尊称。

    “我现在在南丫岛,鹿洲,你马上赶过来”

    “是、是”史蒂芬一放下电话,马上就跑到阳台,迅速直接变身成巨大的蝙蝠,朝南丫岛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