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新义安的龙头老大
    第一百一十九章新义安的龙头老大

    “山本兄,我是霸龙。”

    “哈哈,原来是霸龙兄啊,有何事?”

    “上次你不是提过你手下有几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吗?小弟想借用几天,不知山本兄你……。”

    “唉呀!这个……,霸龙兄啊,那几个老家伙可是我们山口组的客卿,我也……”对方似乎有点为难。

    “山本兄放心,以后屯门一带就是你山口组的地盘了,而且我们和胜和一定全力配合你们寻找那件东西。”预料之中,这狡猾的日本鬼在此时玩起了太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点诡计,张资龙马上承诺道。

    电话那头的山本大雄露出阴险的笑,“支那人果然是软骨头,嘿嘿!只要我山口组在香港站住脚跟,我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东西。到时那边的人一开心,说不定连我山本也要成仙了。”想到开心处,山本几乎难以自抑地要仰天大笑,幸好没忘了还在等着答案的张资龙,于是故作姿态,装着思考很久、勉为其难的样子,应承了下来。末了还不忘提醒一句:“说好了,得给我抓紧寻找那东西!”

    “妈的,不就是一块玉,日本人需要这么紧张吗?”挂下电话后,张资龙又开始悠然自得起来,我才不管日本人这点鸟事,只要帮我把向化强搞定了,爱怎么找随他们去。

    “进来吧!”里面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山本大雄暗自吃惊,自己也算是顶级高手了,没有想到还没有走近就被发现了。

    “两位前辈,果然真是宝刀未老,山本佩服之至啊。”山本恭维道。

    “哈哈哈哈”两老头得意的仰天大笑。

    “…….”

    南丫岛山上一处别墅,通向别墅的路口站着数名彪壮大汉,正警惕四处观看,别墅四周还隐藏着一些高手。别墅内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一身唐装,面无表情的站立在窗口,眺望着远处的大海,手中紧紧地捏着一c形润玉。精壮汉子的身后直直地站着三位精神的年轻人。正是和胜和“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向化强和手下的三虎,白虎林文冲未在其中。

    “向爷”,身后赫然多出一人。“文冲!”三虎蓦然转身,眼里满是喜悦。

    一直面无表情的向化强也转过了身,看着浑身血迹的林文冲,面露惊讶之色,道:“文冲,你是否遇到了什么高人,似乎功力提高了很多。”

    “是的向爷,本来文冲以为再也见不到您和众位兄弟了,多亏遇见一位神仙般的人物……”林文冲将在西贡郊外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

    众人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只有向化强却是越听越是面露喜色,嘴里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神仙存在。”说着,也不再理睬林文冲,眼光不觉又盯住手中那块润玉上,内心暗自疑惑道:“这块玉到底有何秘密,是否真如传说中的藏着修仙的秘密,为何我一握住这块玉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想着,对传说中神仙的世界更是向往。

    黑虎是四虎中的老大,见向化强重新恢复面无表情的神态,向林文冲使了个眼色。

    “向爷,现在新义安所有的场地都已经被和胜和和可恶的日本鬼接受了,我们的兄弟们不得不纷纷转入地下或者逃往大陆和台湾,正等着向爷您一句话呢。”林文冲有点焦急的说道,其他三虎也立马随声附和,焦急地齐声叫道:“向爷,您再不出马,我们新义安就完了!”

    如果没有林文冲在西贡郊外的奇遇,听了这些事情呼唤后,估计向化强会考虑重出江湖,不过现在却更坚定了修仙之道。

    “尘世如浮云,就随它去吧!”向化强徐徐转过身来,向四虎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让兄弟们都散了吧,我意已决。”

    “向爷,您要三思啊!”四虎满脸悲切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新义安虽然在97香港回归后受到政府的打压,但是仍然保有数千成员的实力,社中四虎、十杰都是能到打能拼之辈,而龙头向化强更是接近先天境界的高手,绝对不至于会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只是向化强在帮会受到打击后,开始有点心灰意冷,又恰逢得了一块奇玉,竟然鬼迷心窍沉迷于虚无缥缈的修仙之道,再不管帮派之事。香港黑帮之间向来纷争不断,向化强不管不顾帮内事物,使得新义安群龙无首,也给了其他帮派可乘之机,新义安开始迅速地败落。这次受到和胜和与山口组的联合打击,新义安帮众更是如乌合之众,人心涣散,才最终导致惨败。

    “向爷,您去意已绝,可是您有没有考虑过宋小姐,她以后在华丽娱乐该如何自处?”林文冲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

    正走向密室的向化强猛然转过了身,一股庞大的气势尽展无疑,除了功力大涨的林文冲面色如常外,其余三虎皆感惶恐。

    “我已步步退让,他霸龙还想怎么样?难道还无耻到要对宋玉琳下手不成!”向化强怒道。

    向化强已经无嗔无欲很长时间了,见他终于发怒,往日龙头的威望仍在,其余三虎不禁面露喜色,暗自纷纷向林文冲送去称赞眼神,“小子,太有才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向爷膝下无儿无女,自认宋玉琳为干女儿后,把她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向爷不考虑自己,不考虑帮内弟兄,但决不会对宋玉琳不管不顾。就算向爷再迷那虚无缥缈之事,估计也得尘缘了尽再说。

    “霸龙也许不会这样做,可是向爷不要忘了张崇峻那个小子,他可是一直对宋小姐心怀不轨,以前有向爷您压着,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少了您的威慑,我看他很快就会向宋小姐动手的!”林文冲刚才无非是一时情急,突然拿宋玉琳说事,以为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如今越讲越觉有理,自己也不禁吓出一声冷汗,担心不已,对于宋玉琳他也是好感倍加的。

    “这个畜牲,他敢!”向化强毕竟也是黑道中混了这么多年,对黑道中人的为人处事了如指掌,知道张崇峻很有可能会如此行,不禁大怒。手掌猛地拍向身边的檀木桌子,顿时一个桌角硬生生被拍断了下来。

    四虎心里大震,看来老爷子虽然一心修道,功力却丝毫未见退步,甚至更胜从前。

    “说起来,今天好像还是宋丫头的生日,我这个做爹的却都忘了!”沉迷于修炼仙道太久了,连宝贝女儿的生日都忘掉了,向化强终于想起在这个世上还有个需要照顾的女儿。

    林文冲的话似乎击中了向化强内心的唯一一处软肋,顿时父女之情、兄弟之谊一一浮现,整个人不由得颤抖起来。想想自己这么多年为修道成仙所付出的努力,读过那么多的修炼书籍,拜过那么多修道明山,却始终鲜有斩获。突然之间,向化强对多年来坚持的信念感到迷茫。

    见向化强沉默不语,表情很是痛苦,四虎内心虽在窃窃自喜,却也倍感惭愧。都是因为自己的没用,难当重任,才使得整个新义安的兴衰荣耻都系于向化强一人身上。要这样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再次为了自己这些年轻人打拚天下,如何不叫他们惭愧。

    “容我再想想!”向化强有点无奈地离去。

    黑夜中,一群黑衣人手抄铁棍,浩浩荡荡的朝宋玉琳的公寓走去,吓得偶然经过的路人纷纷逃窜。

    “妈的,看我怎么玩死那个骚货,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砍不死那小子,我要让张湖畔那小子亲眼看着我玩宋玉琳,哈哈哈哈!兄弟们给我快点!”张崇峻满脸的狰狞和得意,似乎已经看到宋玉琳在自己跨下承欢,张湖畔悲痛欲绝的在旁边看着。

    “八嘎!”山本一郎眼露凶光,朝身后身穿黑色衣袍的忍者挥了挥手。

    公寓楼内,两个真心相爱的男女相拥在床上。

    “畔,我好开心,因为人家成了你的人了!”宋玉琳带点撒娇地说道。

    “真是个傻丫头!”张湖畔轻轻刮了一下宋玉琳的小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