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九十七章 大哥的见面礼
    第九十七章大哥的见面礼

    酒足饭饱之后,云峰老道问道:“老弟来昆仑仙境有何贵干?老哥我在这里还是有点熟人的,说不定可以帮上点忙。”云峰这句话倒是一点都不吹牛,甚至还非常谦虚,苍灵宗不仅是炼器界的老大,在修真界中虽然不如昆仑来的强大,但也绝对算是修真界中的超一流门派。

    对于修真人士而言,仙丹可以提高修为,而仙家法宝则同样可以起到增强攻击和防御功效,甚至有些超级仙家法宝更是可以帮助修炼之人汇聚天地灵气,加快修炼的速度。修炼之人毕生都在追求一种更强大的力量,所以这些能够快速提高力量的法宝当然深受广大修真之士的青睐和追捧。

    天道探秘的成立,最大的获利者除了昆仑、蜀山、天道宗外,估计就是一些炼丹和炼器门派了。说得低俗一点,天道探秘是为这些炼丹和炼器的门派提供了一个出售产品的绝佳途径,因为大多数人到此的目的非常明白,无非是来寻购仙丹和一些仙家法宝的。由此可想而知苍灵宗作为炼器第一大门派在天道探秘所扮演的是何等重要角色。

    正如俗世一样,越是技术含量高的物品,附加值会相应地很高,因此也总是能获取暴利。所以一把只需要耗费数十斤太乙精金打造的飞剑,往往可以换来一些完全不等价的稀世矿物,至少也可以换个数百来斤的太乙精金。通过这样的超高利润率,苍灵宗在天道探秘积聚了大量的财富。而作为天道探秘中数一数二“大商号”的主要掌控者之一的云峰,排除他本身惊世骇俗的本事外,在天道探秘的身份也是尊贵无比的。

    看着新认大哥一副真诚关心的表情,张湖畔不禁一阵感动,但是“龙魄血精”之事实在过于重要,稍有不慎甚至可能在修真界中引起巨大的动荡。所以张湖畔还是撒了个谎道:“久闻天道探秘大名,以前一直在武当山修炼,未曾来过,此次特意来此一看,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淘到点宝贝。”

    “嗯,不过以为兄之见,以你目前的修为应该专心在洞府修炼,不可过多逗留这些场地。”云峰道长关心的说道。

    云峰道长发自肺腑的关心,不禁让张湖畔感到一阵惭愧,不敢再在修为上有所隐瞒,微红着脸说道:“呵呵,小弟给自己施了个小小的法术,所以看来只有酿丹期的修为。”

    “哦”云峰一阵惊奇,以云峰的修为当然可以一眼看穿张湖畔的大致年纪,以张湖畔百岁的年纪修炼到酿丹中期在修真界一流门派中也已经算是不错,更何况张湖畔出自二三流的修真门派,能如此年轻修炼到酿丹中期已经算是非常出色了,其实云峰早已经暗自佩服张湖畔的天赋了,没有想到自己这位新认的小弟竟然语不惊人死不休,修为还不止酿丹期。

    云峰微开法眼探视了一下,顿时呆住了,脸上满是惊骇的表情,天哪,这小子也太强了一点,竟然以百岁年纪修炼到了元婴期了。想当年自己在三百岁之际步入元婴期,就被门派长老视为奇才,没有想到自己心血来潮认的一位小弟竟然夸张到在百岁之际就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了。这让云峰立刻对张湖畔另眼相看,心里为自己兄弟能有这样的成就暗自高兴,当然也为自己慧眼识英雄的行为沾沾自喜。

    “元婴期的修为,是该出来活动活动,见见世面了。”既然张湖畔已经达到了元婴期的修为,云峰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不过云峰马上皱了皱眉毛,他发现修为达到了元婴期的张湖畔竟然连护体仙衣、仙甲都没有一件,估计张湖畔连件像样的飞剑、法器也不大可能有了。虽然知道二三流门派贫穷,可是怎么说元婴期也算是修真高手了,怎么可以寒碜到这种地步呢。却没有考虑到武当成为修真门派从头到尾也不到七百年,张三丰一生沉迷于武道修真,基本很少涉及炼丹、炼器,虽然玄武仙境中有不少上等材料,但却从来没有好好利用过。更何况张湖畔一出山就入世,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些问题,倒也并不是寒碜到一件护体仙衣也炼制不出来。

    张湖畔怎么说也是云峰道长的兄弟,而云峰道长可是大名鼎鼎的炼器第一高手,张湖畔丢的起这个脸,云峰丢不起这个脸啊。云峰二话不说,当场就从储物戒中,接二连三取出数件仙衣,数把上等飞剑。顿时两人所在之处是宝光闪闪,灵气四溢。

    “老弟啊,这次没有想到会和你结为兄弟,也没有特意为你准备法宝,这些法器也算是修真界中不错的法宝了,你将就着先用着,改天我亲自为你量身打造一两件法宝。”这些法器放在修真界中,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上等法器,如果现在有修真人士看到这么多上等法器一溜的悬浮在空中,一定会当场抓狂,两眼发光。不过在身为炼器大师的云峰眼里,却绝对不算是什么上等法器,不过是自己闲着无聊时随手炼制的一些次等法宝。张湖畔可是云峰道长这辈子认的第一位兄弟,怎么说都要精心为张湖畔打造一两件上等法器才说得过去,拿这些自己眼里的次等品法宝送给兄弟作见面礼,就算以云峰的厚脸皮也不禁一阵脸红。

    而此时的张湖畔早已经目瞪口呆了,就算以他武当掌门的高贵身份,看着宝光四溢,满是灵气的法宝悬浮在眼前,也不禁口水直流,两眼发光。心里暗自道:“他妈的,大哥果然不愧为炼器第一大师,随手拿出的法宝都是这么高级,看看这光泽,看看这材质,天哪,每件法宝上面竟然刻了至少三十六个阵法。发了,这次真的发了,就算让我天天烧饭做菜都值了。”

    想到这,张湖畔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云峰道长,似乎站在眼前的不是云峰而是一堆法宝,一位财神爷。如果不是云峰道长太不讲卫生,估计他绝对不介意给他来个拥抱加热吻。

    看着张湖畔面色僵硬,两眼呆呆的盯着自己,心虚的云峰误会了,厚脸更红了。看看人家张老弟,一见面就是精心烹饪佳肴,调制美酒给自己享用。而自己呢,身为炼器界第一高手,竟然送这些练手之器给人家当见面礼,这说得过去吗?传出去我云峰以后还要在修真界中混吗?于是云峰道长一股脑又取出了一些上等法器,并且连连声称自己一定尽快打造真正的上等法器给张湖畔。

    张湖畔又是一阵眼眩,总算明白了回来怎么回事,生怕云峰道长事后后悔,闪电般的将空中悬浮着的所有法器,一股脑全部装进了乾坤戒中,防贼似的瞬间扫视了一下周围,这才放下了心来。看来,武当上下对待宝贝的毛病是一样的,弟子如此,祖师爷如此,就是不知道张三丰老祖宗如何。

    张湖畔本就好学之人,既然有幸和炼器高手结成兄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取经的好机会。于是准备一件一件法宝取出来请教这位新结识的大哥。首先拿出的是一把通体金黄,三尺见长的飞剑。张湖畔用神识探视了一下,发现这把剑的材质几乎已经非常完美,至少让张湖畔运用灵力进行原子分子重新排列最多也就只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当然如果等境界达到分神期,可以稍微对电子层进行一些修改的话,张湖畔倒有信心在材质打造方面超过这把金色飞剑。不过在阵法上面,张湖畔可就望尘莫及了,飞剑上面刻制的阵法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张湖畔对阵法的了解,张湖畔只能大致清楚阵法数量,以及一些阵法的攻防类型。

    本来云峰也正准备向张湖畔介绍这些法宝的使用方法、优缺点,可是没有想到张湖畔竟然一股脑的将法宝收入储物戒中,让他终于明白过来张湖畔刚才眼神的意思,不禁微感肉痛,就算那些仅仅是他随手炼制的法器,可放在修真界还是众人哄抢的法宝啊。多少次门内弟子向他索要都舍不得送人,刚才只是一心想着兄弟这两个字的分量,竟然忘了张湖畔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像样的法器,,(当然他不知道张湖畔还有一件乾坤戒,否则他不会这么想,乾坤戒毕竟还是一件上等的法器)。挑肥拣瘦只是富余之人才有的行为,像张湖畔这样一穷二白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去挑剔呢。不过明白归明白,云峰倒还不会脸皮厚到把送出去的东西收回来,更何况云峰确实非常喜欢张湖畔,否则刚才他也不会这么看重兄弟这两个字了,以至于犯糊涂。

    “这把叫黄峰剑,采用上等太乙金精,添入万年黄鱼鳞片炼制而成,此剑在水中有避水珠之功效,使带剑之人在浅水处可滴水不沾,在水中作战更能发挥此剑威力。在此剑中布有三十六阵法,尤于“水玄阵”最为厉害,能同时极大增强此剑在水中的防御攻击之力。”云峰徐徐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