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五十二章 友情
    自从张湖畔那天突然离去后,赵丽雅总觉得心神不宁,总是有种懊悔的感觉在心里徘徊,大厦购物,公园相依起舞,面对凶徒将自己毅然挡在身后的英姿,宴会上两人如胶似漆的亲密,离去前的落寞的背影,离开时的警告!跟张湖畔就这么短暂的相处,似乎给了赵丽雅太多的回忆。虽然这两天天天和少女时代的白马王子相处在一起,可是自己却无半点喜悦之情,甚至还有种不甚厌烦的感觉!

    看着身边空空的位置,赵丽雅心里不禁一阵惆怅,伤感!心里不禁轻叹:“你到底去哪了!那天晚上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太没有顾及你的感受!”

    其实又何止赵丽雅一个人为张湖畔操心,203寝室那般损友,虽然行使起酷刑来决不手软。但是张湖畔两天的失踪还是让他们担心不已,胖子胡志明平生第一次因为担心某人而减肥成功,本就瘦小的陈有米才两天时间就有点像非洲难民了,其他几位也好不到哪里!连同参加宴会那次的请假,张湖畔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到西部天堂上班了,柳熙珍这两天压根就没有露过笑脸,朱妍这两天也开始得罪了不少客人,而其他的人这两天根本就不敢惹这两位美女,甚至私底已经暗传两位美女的月事是同一天!

    史立魏现在当然已经知道了张湖畔的来历,一位来自山区的大一男生,在一家酒吧当服务生,至于宴会上发生的事情由于涉及到几位富家子弟面子问题,并没有传开,所以史立魏对于张湖畔的武当弟子身份竟然分毫不知!

    看着手下收集来的资料,史立魏真有点怀疑自己神经是否有点过渡紧张,或者赵丽雅的审美观有问题,旁边蔡锐也就是那位阴沉男子,不时的讥讽,都差点让史立魏打消找张湖畔麻烦的念头!不过这些富家子弟哪些不是欺软怕硬,占势欺人的主,既然张湖畔毫无背景可言,不凡就当作一场游戏好好的玩玩他吧!阴森,残忍地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可惜刚才手下来报告,张湖畔最近这两天都没有出现,让史立魏不禁感觉有点有力无处发的感觉!

    当张湖畔到宿舍时,已经是星期五的傍晚了!刚到宿舍门口就听到胡志明的焦急声音:“老幺,你还是先回家吧,看看你爸的伤势如何,老大一有消息我们会马上通知你的!”

    “我还是明天再回去吧,老大如果明天还没有回来,我们就报警!”陈友米迟疑了一会,然后毅然说道。

    接着寝室里其他几个人又纷纷说着张湖畔的事情,语气里充满了担心,忧虑!

    听着众人那些担心自己的话语,张湖畔感觉到原来竟然有这么多人关心自己,一股暖意从心底升了上来,固若金汤的道心竟然也会不受控制的一阵震荡!

    “我回来了!”张湖畔大喝一声,推门而入!

    众人惊讶的看着破门而入的张湖畔,个个面露喜色!可是马上他们就回意过来,个个如同豺狼虎豹,张牙舞爪,咬牙切齿的向张湖畔扑了过去!就连一直担心父亲的陈友米也不例外!

    “说这两天到哪里鬼混去了?”

    “我顶替你被老师点了两次的名字!嘿嘿你看这事要怎么处置啊老大?”

    “美女柳大姐叫你回电话,嘿嘿后果很有可能很凄惨,要不我把我的止痛药低价先卖给你!”

    “.…”

    “老大你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家一趟了!”见张湖畔回来了,陈友米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不禁想起了家里的来电,于是有点担心的说道。

    这时大家才从见到张湖畔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个个又面带愁容!见张湖畔一脸迷惑的样子,胡志明解释道:“早上陈友米家里来电话,听说他的爸爸被人打了,好像是为了承包果园的事情!”

    “肯定是那个马乡长的下流儿子干的好事!”陈友米咬牙切齿,眼露仇恨的目光,“以前乡里那座荒山没有人愿意承包,我爸爸整整花了六年才将那座荒山变成远近闻名的果园,家里的境况才渐渐变好,可这狗娘养的马齐竟然想强行夺走承包权!这次爸爸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妈妈在电话里支支吾吾死都不肯告诉我!”说着说着,陈友米声音变得有些哽咽,瘦小的身子开始搐动,泪水滑落了脸颊,是啊,人家是乡长的儿子,而自己家只不过是穷苦老百姓,怎么跟人家斗!想到伤心处,泪水不禁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在自己的好友面前好不掩饰的低声抽泣起来!

    顿时张湖畔被眼前这位在哭泣的瘦小身躯的主人深深感动,原来他是那么担心自己的父亲,可是他却为了自己生生压下自己那份极度担忧的心情。这是怎样的一份情意,虽然那只是一份来自凡人的真情,但它却远远超过了世间一切的财宝,它绝对不是地位贵贱,本领高低来衡量的,一个乞丐的真情和一位王子的真情在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同样是这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修真者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愤怒,也会感动!当张湖畔看到陈友米的痛哭时,有种为朋友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的冲动不受控制的涌上了心头,幸好,张湖畔还没有冲动到直接御剑杀向马家老少,知道世俗间的事有时候用世俗的手段解决来得更好!

    于是张湖畔轻轻的拍了拍陈友米抽搐的瘦弱肩膀,安慰道:“不要担心,伯父不会有事的!还记得上次来找我的老乡吗,他是安全局里的人,在安全局里还是有一些地位的,我请他帮帮忙!”

    抽泣中的陈友米听说张湖畔如此说,马上停止了抽泣,自己似乎也依稀记得前段时间有两位开着部队里的车的人来找张湖畔,那两人自己还记得相貌威武!应该也是个官!想到这,陈友米急忙拉住张湖畔的手,哀求道:“老大,你快打个电话,求求你那位老乡!”

    众人也都用焦急的眼神注视着张湖畔。张湖畔心里一阵苦笑,有必要这么紧张嘛,只要陈友米老爹没有断气,有自己在还怕有事情吗?至于陈家瑛那边,更是自己一个电话的问题,他还求之不得呢!

    不过在众人崔促的眼神下,张湖畔也知道大家都比较焦急,自己只要有一丝迟疑估计都会被五马分尸!急忙按着陈家瑛留给自己的电话拨了过去!

    以下是本书的投票地址,如果喜欢,请不吝多多投票支持,越多越好,谢啦!

    http:///mybook_votebook.asp?a_id=&b_id=136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