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三十一章 超凡入圣的厨艺(上)
    这一叉开话题,还真让柳熙珍回忆起了往事,于是柳熙珍徐徐的将她的一些往事道了出来。

    柳熙珍的母亲在她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是父亲把她拉扯大的。柳熙珍的父亲曾经也是杭州小有名气企业的老总,同时他也是位武林外家高手,“奔雷手”柳志毅曾经在黑白两道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可惜在柳熙珍回国没有多久也因病去世了,孤儿寡母的柳熙珍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叔叔伯伯们将家产瓜分却无可奈何,只留下了西湖边的那幢别墅。靠着自己的拼搏,柳熙珍才创下了如今微薄的场面。由于柳志毅曾经是一位很讲义气的江湖人,黑道的人还是比较卖他的面子,虽然他过世了,但是她女儿开的酒吧却一直没有人来闹事和收保护费,否则柳熙珍一人如何能将酒吧经营的下去。至于国外发生的事,以及柳霏霏的亲生父亲,柳熙珍却没有提起,张湖畔虽然很想知道,不过也不好相闻。

    或许是回忆起已故父亲的缘故,柳熙珍变得特别的脆弱,泪水不经意间滑落了她白皙的俏脸。看着平时一副女强人样子的柳熙珍,如今却看起来是如此的脆弱,张湖畔不禁感到特别的酸楚,爱怜的将柳熙珍揽在怀里。

    靠在张湖畔宽广结实的肩膀,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男子气息,柳熙珍感觉到特别的舒服和踏实,犹如回到了儿时父亲的怀抱一样,那样的温暖,安全。柳熙珍忧伤纷乱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再去想一些烦恼的事,只是静静的眺望着水波荡漾的西湖,以及那如蚂蚁般来来往往的人流。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偎依着,谁也不愿打破这美妙的和谐。不过美好的事物总是不尽如人意,几个不知风趣的年轻人吵吵闹闹的也蹬上了这处地方,打断了两人心照不宣的温存。

    “知道为什么叫你今天陪我吗?”柳熙珍轻声问道。

    “不知道。”

    “猜猜嘛!”柳熙珍竟然撒娇的说道。

    虽然来世俗没有多长时间,对于世俗的一些节日张湖畔早已经了解。既然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不明而语今天应该是柳熙珍的特别节日。

    “天哪,今天是我们美丽无比柳熙珍小姐的生日啊!”张湖畔夸张的叫道。

    张湖畔夸张的声音引起了刚才上来几位年轻人的侧目,虽然柳熙珍早已经不是少女了,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大声的称为美女,还是害羞不已,生气地跺了跺脚,玉手狠狠的扭了张湖畔一下,虽然张湖畔有护身仙气,不过对于美女的青睐,他当然不敢弄虚作假了,奋不顾身的毅然以凡人的血肉之躯去承受玉手的蹂躏,当然是痛得吱牙咧齿,哇哇乱叫。

    看着张湖畔抚着被自己扭过的手臂哇哇乱跳,柳熙珍开心的咯咯乱笑。对着张湖畔低声狠狠的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口无遮拦。”

    张湖畔一脸无辜,委屈得说道:“说你美难道有错吗?”

    看着张湖畔一副苦瓜脸,柳熙珍扑哧一声,忍不住又抿嘴笑了起来。这一笑真是说不尽的妩媚,道不尽的风情,看得张湖畔竟然忘记了疼痛只是傻傻的盯着柳熙珍,然后傻傻的说道:“真美!”。

    这回柳熙珍倒没有扭张湖畔,只是红霞飞上了俏面,转过身子不再理张湖畔了,不过心里倒是泛起一阵甜蜜和幸福。

    “糟糕!我没有准备礼物!”张湖畔一声惊呼。

    见张湖畔一副懊恼和紧张的样子,柳熙珍又感到一阵温暖,她可以真切的感觉到身边这位大男孩是发自肺腑的希望给她送上礼物,而不像很多男人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和身子而特意的讨好她。

    “那得罚!”

    女人天生就是不讲理的动物,张湖畔心里想,你又没有告诉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怎么会知道呢,真是不讲理!当然张湖畔不会将心里想的话说出来,而是以十二万分的真诚,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应该的,熙珍姐无论怎么罚我都接受,谁叫我把熙珍姐的生日给忘了呢!你今天就是要我耍猴给你看,我都认了,只要你开心就行!”

    “还看不出来,你几时也学得和胡志明他们一样嘴巴流蜜了,得了,我也知道这不怨你,我没有告诉你今天是我的生日!”柳熙珍给了张湖畔一个风情万种嗔怪的眼神。

    张湖畔虽然心里非常赞同柳熙珍的说法,不过嘴上可一点都不敢大意,连声说道:“还是怪我没有关心熙珍姐你的生日!”

    看着张湖畔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柳熙珍扑哧一声禁不住又笑了出来,假装愠怒道:“好了,少给我学胡志明他们那一套,那一套对姐我不管用,我今天也不罚你就赏你陪我逛逛街,吃吃饭吧!”

    虽然张湖畔并不赞同所有女人认为陪美女逛街,吃饭是一种赏赐的观点,不过还是装作一副感激不尽,受宠若惊的样子。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点钟,虽然天气有点寒意,不过爬山还是让长久不运动的柳熙珍流了一身的汗。女人没有几个没有洁癖的,柳熙珍也不例外,见运动的差不多,拉着张湖畔的手准备回家先洗个澡,然后出去吃饭逛街。

    其实张三丰还有一个外号叫酒颠道士,可见他是一位好酒如命的家伙,虽然他后来修道有成,不过这个爱好一直没有改过来,好酒必好吃,张三丰也不例外。作为张三丰的弟子,张湖畔当然旁无责代的兼职起了厨师这一工种,虽然不敢说厨艺超凡入圣,但至少不会输给宫廷御厨,这可是吃过不少皇家菜的张三丰亲口评价的,可见张湖畔厨艺的高超。

    今天是柳熙珍的生日,张湖畔突然有种想为她烧炖饭菜的念头,假如他知道就是因为他这一时的冲到,导致了今后成为柳熙珍家庭御用厨师的话,估计以下的话他是一定不会说出口的,毕竟烧了一百来年的饭菜,偶尔再尝试着烧一两顿还无所谓,可是如果还要重抄就业那就有点可怕了。

    “如果熙珍姐不介意我手艺差的话,今天中午就让小弟为你准备一席如何!”张湖畔虽然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不过还是非常谦虚的说到。

    “什么你还会烧菜?”柳熙珍像看外星人一样绕着张湖畔夸张地看了一圈。

    “我会烧菜很奇怪吗,不吃拉倒!”作为被师父夸奖为所有弟子中,菜烧得最好的张湖畔见柳熙珍不信的样子,自尊心似乎受到了伤害,有点恼羞成怒的说道。

    “呵呵,我信,我们马上去买菜,我家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开锅了,太好了,今天竟然可以在家里吃饭了!走,快走啊,我们去超市大采购去!”柳熙珍兴奋得小脸都红了,刚才还喊走不动,现在竟然健步如飞。

    看着快速走到前面的柳熙珍开心的像个小姑娘一样,不停的向张湖畔招手,示意他快点跟上,张湖畔摇了摇,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女人真是难以理解的动物,不就一顿饭嘛,至于这样吗?

    还没等张湖畔想清楚,等得极不耐烦的柳熙珍,快步的回身,拉起张湖畔飞身向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