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十五章 美女近在咫尺
    赵丽雅迅速扫了一眼教室,当看到张湖畔时,不禁愣了一下。那倒不是赵丽雅认出了张湖畔,实在是张湖畔的行为太不正常了,让赵丽雅有点受挫的感觉。女人是一种很矛盾的动物,当男人用色色的眼神打量她的时候,她会感觉眼前的男人很讨厌,很猥亵,但是一旦男人不关注她的时候,她又会感觉很失落,甚至感觉有点受到了羞辱。眼下的赵丽雅就有点这样的感觉,当她发现班里所有的男生都聚焦到她身上时,竟然意外的发现一位穿作十分老土,一看就是偏远地方出来的男生竟然正眼都不瞧她一眼。女人就是怪,张湖畔越是不理她,怕惹祸上身,她就越是往你那边靠。这不,假装看书的张湖畔竟然意外的闻道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坐嘛?”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张湖畔无奈的抬起头,向赵丽雅摇了摇头。张湖畔借着抬头的机会发现赵丽雅眼神里并没有流露出认识他的样子,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只是赵丽雅那种复杂的眼神,就连修炼到元婴期的张湖畔也无法看透。管她呢,只要她不认识自己就好,张湖畔心里暗暗说道。

    全教室发出了一片交织着惊讶、惋惜、嫉妒的哗然声。而作为当事人的张湖畔还没有开始感觉美女坐在身边所带来的幸福感,就先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射过来杀气十足,冷意非凡的眼神。

    作为修炼了百年的元婴期高手,张湖畔的自控能力明显比那些男生高出了一大截。虽然张湖畔已经确认了没有被认出来的危险,虽然赵雅丽坐在他身边让他的血液加快了循环,不过张湖畔还是一副翩翩君子的样子坐在那里目不斜视,如果那身老土的装扮可以让人联想到翩翩君子的话。

    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了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所有的学生,包括赵丽雅自己不禁都开始佩服张湖畔的定力,当然所有的人包括赵丽雅也都怀疑张湖畔的雄性激素的含量。但是当苏格兰美女出现时,张湖畔流露出的猪哥样子,又彻底的消除了大家的怀疑,也彻底的打击了赵雅丽的自信心,以至于接下来的英语课赵雅丽都在思索身边的这位老土男生。

    其实张湖畔又何曾不想和身边的美女搭讪,实在是因为以前的阴影还留在心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从未和陌生女孩打过招呼的张湖畔,又哪有胆子和身边的美女搭讪阿!当然如果连武当山下那次和女生的接触也算是和陌生女生打招呼的话,那么对张湖畔的要求未免有点太苛刻了。

    至于盯着苏格兰美女流露出猪哥样子,那原因就很多了。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苏格兰美女的原因。新蒂一袭粉红色吊带裙,乳沟若隐若现,丰满惹火的腰身,修长性感的丝袜美腿,妩媚的脸蛋,水汪汪的勾魂双眼,任何男人见了这样妖娆,风情,性感的女人都会多看两眼的。另一方面,我们的张湖畔同学实在是听不懂美女老师在讲什么,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女老师那诱人的身材上,当然张湖畔同学从小生长在孤山野谷里,从未见过如此暴露,如此妖娆妩媚的苏格兰美女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当然如今经过宋风谆谆教导的张湖畔已经知道了男女之间的事情,不再因为第一次见到女生血液循环加快而感到恐慌。而是非常享受如此异样感觉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而经过昨天几个色鬼投胎的室友彻夜经验交流,张湖畔内心已经暗自深深为自己保留了百年的童子之身感到极度的羞耻。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当张湖畔正舒心的享受着美女坐身旁,靓女眼前晃的美好生活时,下课的铃声响起了。所有男生都心有不干的叹了口气,依依不舍的送别了美女老师和靓女赵丽雅后,才慢腾腾的站起来离座。只有张湖畔一听到铃声响起,正眼也没有瞧赵丽雅一眼,就跟在美女老师身后第二个离开教室了,气得赵丽雅心里只骂张湖畔瞎了眼。

    其实这不怪张湖畔,一上午的课,张湖畔愣是没听懂半句话,就是欣赏了半天老师曼妙的身材和若隐若现的诱人乳沟,你说他能不着急吗!这不一下课他就迫不及待的往图书馆跑出,补习英语基础知识去了,哪还记得起赵丽雅阿!

    下午没有课,于是张湖畔在图书馆里一直学习到晚上图书馆关门,反正吃饭对于张湖畔来说是多此一举,除非那是美食佳肴,当然学校的食堂是不可能出现的,倒是有可能在青菜里多给你加条营养丰富的青虫。

    回到寝室,张湖畔明显感觉气氛不对,所有人都用热情崇拜的眼神盯着张湖畔。

    “怎么了?你们,我脸上长花了吗?”张湖畔不解的问道。

    “老四,我收回昨天我说的所有话!”陈友米用带着十二分的诚意说道。

    “别别,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湖畔更是不解的问道。

    “老四,这样你就他妈的实在不够意思了!到现在还在装,你他妈的就是泡妞的高手,真正的高手!”上铺的胡志明看张湖畔不上路,插话道。

    张湖畔听得目瞪口呆,咋去图书馆呆了半天就成泡妞高手了,而且还是真正的高手。

    见张湖畔还是不肯坦白,陈友米忍不住说道:“经过我们五人研究了一个下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赵丽雅会选择坐在如此土气的你身边,也终于知道了你原来是位不露相的高手。”

    “此话怎讲?”张湖畔听了,不禁也被吊起了好奇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