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书屋 > 修真小说 >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 第九章 武当掌门
    当一群老头子惊喜地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自己长时间无法突破的境界时,张湖畔已经停止了讲课。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白胡子老头泪流满面地样子,心里也不禁暗暗感叹,修道路上的艰辛!

    终于那悲喜交加的场面,那让人心酸的场面,平静了下来。我想任何人看了一群几百岁的老头在那里流眼泪都会辛酸的。众道士几乎像商量过似的,按着辈分大小,整齐的排列在张湖畔的跟前,恭敬的深深的向张湖畔鞠了个躬。如果刚才拿到仙丹宝贝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话,那么现在的感激那就是发自灵魂的最深处。刚才张湖畔只不过是给人鱼,那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而如今他是授人渔,那是终身享用不尽的本事。

    此时,张湖畔默默地接受了武当弟子的大礼,心里感概万分,为这些缺少先人指导的武当弟子感到心酸。其实张湖畔并不了解,其实武当弟子已经是很幸福了,张三丰等前辈毫不吝惜的传流下很多经书和法器。只不过他们缺少了一位真正高手指导而已。而其他门派,那些徒子徒孙更是悲惨,基本上是师傅领入门,修行在个人,除了一些天资过人的弟子会受到特别的指点,一般的人都只能修炼一些最基础的道术。这也是为什么武当派以区区700年左右的历史,就可以跻身那些已经传承了上万年古老修真派的行列,虽然只是处于中下流水平,可那也已经是奇迹了。

    行过大礼后,青木恭敬的走到张湖畔的跟前,然后“砰砰砰”几个大响头,然后说到:“弟子青木,拜见老祖宗!”

    张湖畔用拂袖轻轻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将青木轻轻的托了起来。然后张湖畔有点好奇的打量起了眼前这位目前武当派面向世俗的掌门人,清瘦的个子,雪白的胡须和眉毛,光滑的皮肤,竟然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气质,果然不愧为武当派的掌门人。

    虽然张湖畔的眼光很柔和,但是目光扫过青木,却让青木竟然有种赤身裸体暴露在张湖畔面前的感觉,说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拗。不过毕竟是武当派的当今掌门,如今的社会这么复杂,哪怕青木没有什么接触,可在张湖畔和这些道士面前那就成了社交界的高手。眼珠一转,极富华丽和创造力的阿谀奉承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虽然如果现在有位现代人在此的话,肯定会把青木贬的一无是处,一定会骂青木竟然会用如此落后低俗的词句。不过在如菜鸟的张湖畔的耳里,听起来却如天籁之音,优美无比。而那些老道士听了青木拍马屁的话,都有想拿块豆腐撞死算了的想法。特别是看到张湖畔一高兴竟然给了青木三粒仙丹,三把成色非常好的仙剑时,都产生了让青木给他们举办一个补习班,加强一下这方面学习的念头。

    “青木啊!贫道想下山入世修炼,你看看这几天能不能给我讲讲世俗的一些常识?”张湖畔微笑的向青木问道。

    青木非常想回答好的,那样的话从眼前这位武当辈份最大的前辈那里肯定可以拿到更多的好处。不过青木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今的社会变化非常大,早已经不是青木四十年前知道的样子了,虽然诱惑很大,但青木也不敢做出欺师瞒祖的事情。只好老老实实的禀告道:“老祖宗,弟子也已经数十年不曾下山了,如今世道如何也不大清楚,不过弟子的二弟子明德经常在世俗走动,不如弟子让他来给您讲解如何?”

    “那也好!你明天就带他过来吧,以后几天我每天早上讲道,下午就让明德给我讲一些世俗中的事吧,你顺便也将其他几位青字辈的武当弟子带过来听听吧!就这样大家散了吧,顺便好好领悟今天所讲的天道!”

    于是各自都回自己的房间修炼,而青木也高高兴兴的回遇chun宫去了。到了自己的房间,青木打发伺候他的小道士去把宋风叫到了跟前。看着眼前这位飘逸清瘦,很懂人情世故的二弟子,青木第一次生出要传位给宋风的想法。以前他一直看不惯宋风过分热衷于世俗的事情,把大好的修炼时间浪费掉,如今大弟子明悟都快要达到先天境界了,差踏入修真界只有一步之遥,而宋风却还一直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平,毫无进展。不过刚才他却第一次感觉到懂一些人情世故的好处,这不仙丹,仙器拿的比师傅师祖他们好的多,从他们羡慕,不,应该是嫉妒的眼神里就可以知道那差距不是一点点的!本来自己如果最近在人世间走动走动的话,就可以多点时间和祖宗在一起了,那样的话,仙丹,仙器还不大大的有!也不知道自己的二弟子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有幸去教导祖宗的世俗事情。想到这,青木眼前似乎看到了仙气腾腾堆积如山的仙丹和仙家宝贝,那宋风这小子的仙途不是无量吗!顿时青木看宋风的眼神如看稀世珍宝一样闪闪发光,用异常温柔的声音对宋风说道:“明德啊!师父对你如何?”

    “师傅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师傅,我早已经冻死街头!”宋风虽然对师父今天的反常感到有点奇怪,不过想起青木对自己的恩情,还是满怀感动的回答道。

    “那如果你有什么宝贝会不会与师父分享呢!”青木听了宋风的回答心里也暗暗得意自己收了一个好徒弟,继续温柔的问道。如果现在有小朋友在的话,一定会大声说“狼外婆”,因为如今的青木早已不再仙风道骨了,倒有点像某种狡猾贪婪的动物。

    可惜,宋风又如何会怀疑从小将他养大又教导他武术的师父呢!“当然会!”宋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过常年与现代社会接触,宋风的反应和洞察力是非常惊人的,对于师父今天反常的提问和态度,突然意识到是不是有人在师父面前摆弄是非,虽然他一直与其他武当弟子和睦相处,但是也不能排除有人嫉妒他常年可以下山活动。于是宋风有点迟疑的小心的问道“师父,是不是有人跟您说我在世俗得到宝贝之类的话啊!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弟子如果在世俗得到任何宝贝一定会汇报师傅的!”

    “没有、没有师父怎么会怀疑你呢!”百岁青木的脸竟然也焕起了些许红晕,这让宋风百思不得其解。

    “我的意思,如果你最近有机会得到一些宝贝,能不能让为师挑选两件?”说完,青木竟然紧张的盯着宋风。

    可怜的宋风虽然在世俗打滚了数十年,也算是久经沙场,狡猾成精了,不过就算再给他一个脑袋,也不会相信在自己身上马上将会有奇迹发现,天上会砸下宝贝。更何况是能让在世俗人眼里已经属于神仙一流的师傅称为宝贝的东西,那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一辈子能得到一件都是上世修来的福气,更何况是两件,已经人老成精的宋风自然知道师父如今是非常紧张的等待他的回答。心里虽然奇怪师傅今天的异常表现,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人到了100岁后也有一个更年期。不过师傅毕竟是他最尊敬的人,所以尽管有些反常,他还是毫不犹疑的回答道:“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弟子一定听从师傅的吩咐!”